保育

聯署要求泛民全力拉布.反對三堆一爐

廣告
聯署要求泛民全力拉布.反對三堆一爐

廣告

(原圖:環保署)

新一屆立法會會期,上月底在雨傘運動的熱浪中展開。這意味著更廣泛全面的民主運動,在街頭佔領之外,也要將戰線擴大到議會內抗爭到底。

在新一屆會期開始至今短短半個月,泛民議員仍未能團結一致,配合佔領運動全面啟動議會不合作運動,發揮議員應有之責,盡最大的努力質詢政府之餘,亦就不明就裏的糊塗議案作出反對及否決。既然政府已無合法性,我們認為泛民應全力拉布,聲援佔領。

反對保皇黨變本加厲的議會

在財委會審議三堆一爐爛方案上,政府以為用「時間無多」的策略,可以令市民和泛民議員屈服。但從上屆的新界東北計劃及政改事情上,醒覺了的市民已見盡政府下三流的技倆。原封不動的爛方案,打著「垃圾圍城」之謊言,脅逼市民就範,但箇中關於垃圾回收具體方案、源頭減廢的有效措施如何評估、招標程序的公平性、營運模式會否比港鐵更寡頭壟斷無皇管、具國際公認標準的空氣污染管制是否有相關法例配合執行、交通及環境影響評估條例訂立等等,一概欠市民清楚交代,這比要求市民「袋住先」更不堪。

如此爛方案,在財委會保皇黨的張宇人當主席下,強力限制議員及官員發言時間上更勝吳亮星,導致一連串根本的技術問題未有合理的提問時間,官員連人肉錄音機的重複也沒有機會。保皇黨壟斷議會搞到烏煙瘴氣,於今尤烈。

政府以謊言製造恐慌極反智

政府一直以一個假的統計方法所得出來的假數字:2011年48%回收率,向工務小組、環保團體及相關的政府部門,宣傳興建焚化爐的急迫性。但當張超雄議員於2014年10月31日立法會財委會追問環境局回收率數據漏洞時,環境局的回應只是「我們新上場,2011年數據有問題,2012年是39%。」當張超雄再追問39%的數字從何而來時,環境局官員居然完全沒法回答。由此可見,政府在源頭減廢的事情上作出了連自己都說不出由來的誤導,令到議案呈交財委會前的環境事務委員會會議、工務小組會議的把關形同虛設。在這嚴重行政失當上,議案理應終止待續,發回重新研究,不應繼續在不合理的發言規定上審理並強行通過。

比較其他先進國家,在建設焚化設施前,亦先訂立好一系列都市固體廢物的回收方案,不會如政府現在的爛方案,過度傾斜於堆填及焚化這些末端處理方法,放軟手腳逃避要做好減廢和回收之責。澳州首都坎培拉在2010-2011年度的整體回收率是75%。敢問香港政府,為何能以48﹪這「作大」了的回收率,又或十年後2022可達55﹪的夢幻承諾,來論證自己在減廢和回收上已盡了努力,必須擴建堆填和興建可能不止一台的焚化爐來處理垃圾?市民大眾皆知,做好源頭減廢和回收,要較一味末端處理更環保,更可持續發展。政府不做,卻要推三堆一爐,強行通過以造成既定事實,其中涉及興建及營運動輒十億至數百億的利益,以及有利於大財團免於承擔減廢回收之責如何?

不合作運動,就在眼前

不合作運動不是被動地計劃,然後等待撤離廣場後才啟動的無可奈何運動。不合作運動的目的,應是與佔領同步且互相加力地發生,是一個透過行動據理力爭,藉以暴露種種制度不公與荒謬,進而以否決阻止敗壞政策繼續發生的行動。政府以831人大落閘來威逼市民「袋住先」;同樣地,在處理垃圾問題上,政府重複這種低下技倆,以種種技術性語言偽裝泡製出「垃圾圍城」急逼之說,堵截社會大眾要就至關重要議題的陳情說理問到底。為此,我們要求泛民議員,必須抗爭到底,全力拉布,反對三堆一爐議案撥款通過。

發起團體:
土地正義聯盟
青年重奪未來
保衛香港自由聯盟
(增加中)

參與聯署:
http://goo.gl/8wI1wZ

參考文章:
daniel tam:三堆一爐倒行逆施,大話連篇,必須反對到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