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台灣一場勞工抗爭給我們什麼啟示?

台灣一場勞工抗爭給我們什麼啟示?
廣告

廣告

文:沙

今週一清晨,在台北,有約四十名工人堵路追遺散費,圍堵官員公寓出入口,附近住戶因不滿清夢遭擾,向工人潑水。

又是堵路,又有人從高處拋擲東西,驟看是否和香港近日狀況有點相似?

再細看下面這篇報導,這班工人已由2012年12月抗爭至今,快兩年了。

2003年華隆頭份廠結業時,承諾分10年支付遣散費退休金,結果到2012年,一毫子也沒有支付,支票全部彈票。於是結業時約一千工人當中的300人組成自救會,持續抗爭。

更過份的是,在台灣,公司清盤,有抵押權的銀行、財團等可優先分配,工人排最尾,

抗爭多時,這班工人,爭取到獲優先分配權的銀行聲稱可捐番少少,讓被拖欠遺散費工人可領回六成的遺散費退休金;然而工人仍繼續爭取,為的已不單是要求討回全額退休金的個人爭取,而是要求改善勞工法例,不再偏幫銀行、財團,而是出了血汗的工人在公司清盤時,應該優先取回被拖欠的薪金遺散費等,或是以政府另設的基金墊付。

這班堅持兩年持續抗爭的台灣工人,故然令人佩服;

回到香港,佔領運動爭取真普選超過一個月,是否也值得我們想想,台灣有真普選,為何勞工的待遇還是那麼差?單以公司清盤工人被拖遺散費的勞工保障而言,似乎比香港還要差?
(雖然香港的也不見得很好,少了遺散費爭議,除了是「破產欠薪補償基金」可支付部份遺散費,很大原因是遺散費和強積金對沖後,很多時候已所餘無幾……)

對打工階層的草根市民,普選似乎也不是靈丹?那麼除了普選以外,我們還需要什麼?

========================
爭取代位求償
華隆自救會晨襲江宜樺宅邸

轉自: 苦勞網

徐沛然 苦勞網記者

責任主編:陳逸婷

今日(11/3)凌晨6時,華隆自救會成員約40名,突襲行政院長江宜樺住處陳情。自救會圍堵公寓出入口,並高喊口號要求江宜樺出面承諾代位求償,以及保障員工能領取全額退休金、資遣費。警方於7時左右開始架離群眾,並於7時30分將路面淨空。

凌晨6點,天仍未全光,警方已迅速接獲報案,派員包圍自救會成員。(攝影:徐沛然)

華隆自救會曾於10月20日佔領勞動部大廳8小時,但訴求並未獲得正面回應。勞動部長陳雄文當時表示,勞動部只是「公親」,如進行代位求償將「公親變事主」,因此不可行。而陳雄文亦表示,勞動部已經取得銀行團同意捐款,屆時自救會員工將可獲得6成的退休金和資遣費。

華隆自救會秘書謝毅弘表示,目前爭議除了應儘速修改《勞基法》28條,讓員工的薪資、退休金與資遣費債權提升到最優先順位外,政府也應該要負起責 任,以代位求償方式,先行墊付華隆員工應得的退休金與資遣費,再向資方求償。華隆自救會不接受打折方案。謝毅弘指出,因勞動部遲未接受自救會訴求,因此今 天自救會才動員前來江宜樺家,希望上級單位的行政院能擔起責任。

自救會成員黃綢表示,自己在華隆工作40年,沒想到最後或落得退休金、資遣費都沒有著落的處境。自救會成員黎香蘭則哽咽地說,政府不應該縱容資方,勞動部要出面解決。

警方於現場舉牌兩次,要求解散未果後,即動員優勢警力將自救會成員一一架離,前後歷時約30分鐘。自救會秘書黃永喬表示,行政院若不願意出面處理,自救會後續將繼續發動抗爭。

附近住戶因不滿清夢遭擾,從陽台向自救會成員潑水。(攝影:徐沛然)

為避免影響居民出入,警方很快就動手驅離自救會成員。(攝影:徐沛然)

【相關報導】

2012/12/19 苦勞報導〈退休金分期跳票 華隆退休員工北上陳情〉
2014/08/08 苦勞報導〈修勞基法 勞動部無主 討退休金 華隆工人無助〉
2014/08/21 苦勞報導〈勞動部新官上任 勞工三把火 華隆自救會開出抗議第一槍〉
2014/09/03 苦勞報導〈華隆要勞動部出裁判費 突襲北車 揚言臥軌〉
2014/09/11 苦勞報導〈華隆案 勞動部允出裁判費 仍拒代償 自救會:政府應負責 〉
2014/10/15 苦勞報導〈華隆自救會拒勞動部打折解套 〉
2014/10/20 苦勞報導〈華隆工人拒打折方案 突襲佔領勞動部大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