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金鐘道上班的白領

一名最普通的中環白領,人生最勇武的是曾用拖鞋打死蟑螂。928著實哭了一整個晚上。然後第二天上班,上司第一句話是:你今天穿了大家樂的制服嗎? 網誌

政經

冰桶式登記選民之三:腰骨挺直!

冰桶式登記選民之三:腰骨挺直!
廣告

廣告

「腰骨挺直,則無人能馴服。」 (A man can’t ride your back unless it’s bent) ──馬丁路德金

一開始構想冰桶登記時候,目標是將年輕世代的聲音,量化成權力階層明白的數據,讓政府的決策者知道,場可以清,但民心是清不了。人同此心,除了筆者之外,網上各方網友亦開始了呼籲,而我們的活動,似乎已經受到關注。最近周融先生及他的大聯盟就公開表示,在簽名行動之後,將推動全港選民登記(註1)。呼籲年輕一代登記,也許誤打誤撞,又碰上了建制的一條軟肋。我們宜借東風,以周先生的力量,將豋記選舉的行動升級。

香港的世代鴻溝,不單觀念、文化有分別,就連收取知識,亦很不同。筆者身邊,就有長輩不理解,獨立媒體網需要有多少的認同,才會在FB得到的39萬個讚。他甚至認為,因為大公報有發刊實體報紙,所以影響力必定較獨媒大。這位長輩,學歷比同時代的人高,年紀跟我們一眾高官及議員差不多;所以長輩不明白的事情,建制諸公、諸女士亦可能完全不明白。老美俗語有云:看不見,則不存在 (out of sight; out of mind);也許,決策者根本看不到年輕一代的聲音,是做成今天的政治景況的其中一個遠因。

自雨傘運動伊始,建制內的溫和派就一直勸告「我們聽到了」,彷彿在運動開始之前,他們根本聽不到年輕人的聲音。又或者,這就是「鬼拍後尾枕」。原來我們人數雖眾,但發聲方法一直不對,故此決策階層根本聽不到,令政策長期偏離年輕人的需要。從這個角度看,這一次運動已達成了最少一項成果:我們發聲了,而且建制不能再裝成聽不到。

但是聽到了,不等如聽懂。要深化運動,我們就要用他們承認的、關心的方法,持續表態,並且幫助他們聽懂,我們的訴求到底是什麼;我們需要在他們的視線範圍內,「篤眼篤鼻」。如果我們再度沉默,只會又回到那個「看不見,則不存在」的狀態。

雨傘運動的每一次小成功,由旺角關帝廟、獅山掛幡、直幡遍地開花、一直到習總紙板及習總漫畫,都有相同的背景,就是我們又一次用新的方法「篤眼篤鼻」。練乙錚先生最近寫過,這些社運藝術,就是明証,社運終於接地生根(註2)。每一次,我們都是以不同的方式,訴說著同一個訴求。訴求的方法,鏗鏘有力,社會各界都迴避不了,只能繼續「聽到了」。即日拆幡,偷走習總紙板,都是有人心虛的表現。每一個行動,都加深了整場運動的存在感。

公民抗命,師承自甘地及馬丁路德金。甘地1915年自南非回到印度,爭取了32年,印度才獨立。就算自1942年的退出印度運動算起,亦花了6年。在美國,由1955年的蒙哥馬利巴士運動到1964年通過民權法案,中間亦經過了9年。在這麼漫長的時間,不可能每一刻都公民抗命。但重點是,在平靜時候,並不代表不施加壓力。而且,美國黑人,在1964年後,運動並未完結。爭取了平權的框架後,他們還需要一項一項地爭取實體的政策改變,一步一步的扭轉社會的文化。到了44年之後,美國才選出第一位黑人總統。

雨傘運動,將來是會寫進史書的。但是不論框架會否改變、如何改變,年輕一代還是需要長時間地爭取一項一項的政策改變。尤其是假如框架真的能爭取到讓步,我們年輕一代更要把握機會,在優化後的體制裏,發出最大的聲音。

馬丁路德金曾說過:「腰骨挺直,則無人能馴服。」運動的下一波,將會是比拼靭力。在表面回歸平常之後,我們更要保持清醒,在工作、學業、生活外,一步一步地推進民主。只要我們時時刻刻保持腰骨挺直,堅持發聲,則一切無畏無懼。

這一刻,黃營還未受到打壓,是因為人數夠多,士氣夠高。將來會否被打壓,則在乎我們能否將我們的看法及決心,持續地「篤眼篤鼻」。佔領運動乃尚方寶劍,假如決策者漠視民意,巿民在關鍵時候,能請出寶劍,警惡懲奸。但尚方寶劍,只有在決策者一直意識到它的存在,才有震攝力。大國定期軍演,就是向其他國家示威,「篤眼篤鼻」,以達致震攝的效果。我們亦能效法,在佔領以外,時刻挺直腰骨,則令建制中人瞭解到,黃營將會一直存在。只有如此,建制才會尊重黃營是持份者,不能隨意打壓。

所以這一刻,請登記做選民。

選民登記,能於以下網站做網上登記或下載免郵費的登記表格。
http://www.voterregistration.gov.hk/chi/home.htm

筆者其餘文章:
冰桶挑戰式的選民登記
冰桶式登記選民之二:改變貨架上的選擇

註1:文滙報《推動選民登記 踢走亂港政客》2014-11-04
註2:信報《佔中不收科.守土出藝術.黨爺鬥田少》2014-10-30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