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給所有謾罵我們的人:是甚麼逼我們走上公民抗命這條路?

給所有謾罵我們的人:是甚麼逼我們走上公民抗命這條路?
廣告

廣告

相信每一個人在孩童時代都對這個五彩斑斕的世界充滿好奇和嚮往。希冀着可以快點長大,想變得像身邊的大人們一樣擁有強大的力量。那時候的夢想是希望可以守護世界,就像卡通片裡的主角們一樣,把這個世界所有的不公和黑暗統統趕跑。那時候的我們單純的相信每一個人都是善良美好的。然後我們懷着單純美好的心看這個世界,嘗試去理解所有的人。

直到步入求學階段,這樣的想法一點點被侵蝕。而徹底顛覆這個思想的是在中學時期,那時因為退選一門附加選修科而遭到該科科任老師的刻意為難和針對。一句學校政策定咗就係訂咗,無得改,要按程序嚟。然後我們被逼按部就班,一步一步按學校要求退選的步驟呈交家長信和退選理由書。怎知等到的是被該科老師叫去對話,在沒有第三者的交流環境聊天後,得到的既然是一張侮辱師長的大過通知書。被其告知若想讓其取消記過,要呈交道歉信而且向其道歉。對著這樣一項根本就是莫須有的罪名,真的覺得很無力,明明都無大聲講過一句話,明明都沒有講過任何粗俗的言語,怎麼就被安置上了這樣一個罪名。

之後,雙方不斷理論,對方真的可以利用老師這一身份做到理橫折曲這個地步。只記得那時又哭又笑了無數回,明明覺得委屈但又抑制不住想諷刺的笑。然後一個人躲在角落默默發洩壓抑不住的情緒。那時候開始懂得了權力原來真的可以如此玩弄一個人。也開始懂得不要再輕易相信擁有權力的人,要懂得保護自己,因為這個社會太光怪陸離,一不小心便會墮入深淵。

現在的雨傘運動的形成不也是因為這樣一個原因嗎?一句人大決定咗就係決定咗,扼殺了無數人的夢。但當我們按照你們講法,更進一步要找人大理論時,又嘲笑我們學生不自量力。怎麼你們這些官員不想想,是什麼逼我們走到這樣一個境界?你以為聽到學聯那些學生決定上京,我們不會害怕嗎?我們只是在一個盛世提出一個如此微不足道的要求,但過程中卻可能頭破血流,付出生命。其實聽到那個消息真的好憎,好憎那些置身之外還不斷謾罵的人。我們才20歲出頭,明明正值花季,是人生最燦爛的時刻,理當肆意揮霍青春的時候,無憂無慮的時候。究竟是甚麼逼得我們有家不住?要走出來街頭風餐露宿,還要承受不知何時遭受清場那種時時緊逼的精神壓力。

那是因為你們這些自以為是,又自認為道義凜然的大人們。口口聲聲說我們違法佔領街道,阻礙經濟發展。罵我們激進任性,不理他人。那試問,是誰逼我們走上這條路?曾經我們也有過這樣的想法:我支持佔中,但不會親身去做,因為那是公民抗命,而我們賭不起未來。但現在,我們毅然放下一切走上街頭,冒著被黑社會和警察暴打的風險,冒著隨時被起訴坐監失去自由的風險。為的只是追求回我們從小以為有,但已經蕩然無存的公義和民主。本應該是如此渺小的願望,只是最基本的要求。卻連爭取這麼基本的要求都要用這樣你們權貴眼中所謂任性的抗命方法去爭取都未必擁有的時候。我們頓悟了出來抗命導致的不是前途盡會,繼續默不作聲下去才是。你們!你們這些當權者,責罵者,是否應該好好反思,是什麼把我們逼上這樣一條路?當我們用常規方法想和你們提出我們這些要求的時候,你們有理會過嗎?

是你們令這個社會變得如此不堪,警察可以縱容黑社會打人,也可以執行私刑而安然無事。或者你們的子女都不在香港,可以心安理得地推行洗腦教育,亦都可以肆意破壞法紀,然後置身事外。

但,我們不可以,我們不能殘忍地讓我們的子女再生活在這樣的香港,但也不願離開。有些事,我們現在不做,以後就再也無機會了。這樣黑暗的香港,我們經歷過就夠了。我們真的不想再有機會讓我們的下一代走上這樣一條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