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肥仔敏@牛津

英國牛津大學政治學講師, 研討政治哲學及倫理學 (朋友叫我肥仔) 網誌

媒體

擱置判斷、再度清場(假中立 1)

擱置判斷、再度清場(假中立 1)
廣告

廣告

前言:做個推斷,以下問題在未來數年仍會討論;記者追問、市民憤怒、勞苦的警員不得不思考。(上篇。每篇可獨立。)

上篇(即本文),「擱置判斷」,指出中立的麻木、警察面臨清場責任

中篇,「許sir中伏」,批許sir淪爲政治公關的事實,並談政治性判斷、政治可能性

下篇,「特首跑馬仔、民主袋住先」,談葉劉王晶之愛國,及民主權之實踐

盡忠職守,政治暗角,悲劇性

「七俠五義」:筆者有好友是督察,亦有好友是警察世家,知道警察最近太難做,睡沒睡好。有好友說, 那位黃警司在同袍之間人緣甚佳、能力超卓。七警起舞,反黑組多年嫉惡如仇的 sentiment 一洩如注,雖談不上七俠五義,但下場如此黯然,筆者仍覺惋惜。

曾建超挨打,爲民主自由,與警交鋒,釀成「暗角」事件。猶如上演希臘悲劇衆人被諸神玩弄,又似《西綫無戰事》電影中主角與敵對一個法國士兵在彈坑狹路相逢,奮力刺中對方,然後猛然醒覺大家本是平常人,被命運擺佈。日光之下,政治暗角。若有特首推你去死,你們盡忠職守,還能怎樣?

特首多番慰勞警員,提到自己從小住警察宿舍,深知警察辛勞,這警隊不解之緣,怎不令人覺得「我們」坐在同一條船?再曉以大義,指警隊乃「社會秩序最後一道防綫」。筆者想到,社會秩序最後一道防綫,應屬公平開放的政制及市民的良知,不過特首還是對的,當然是最後一道防綫——執法隊伍,必是任何不義政權的最後一道防綫,更是特首寶座與權杖最後一道防綫

冷靜的警員問:剛才只是筆者您個人的政治立場,警察中立啊,盡忠職守,難道你要我辭職?佔路者分明破壞社會秩序——難道沒犯法?難道我辭職不養家不養自己?合理,但再想想。

警方面臨的問題:傷或死

警員之專業:那天旺角黑夜大家可看到:對黑道中人老中青絕不客氣,嫉惡如仇,故尚未可說其「警黑聯手」、「警賊一家」。誠然,盡責警員應該聽從上司指示,但這「應該」,值得稍作深思。中央「不出兵、不妥協」,清場之任務,落在香港警察身上。抗爭者散了又聚,擾人的問題來了:從嫉惡如仇,到見「草木皆黑」,黑棍亂舞,難道不把警察自己染黑(旺角至少發生兩次)?若上司(或特首)要你再用催淚彈(100個?),你用嗎?要你用橡膠子彈,你開槍嗎?你決定。

有沒有中立的空間?有,擱置判斷——但在結果上卻沒道德中立或政治中立可言。爲甚麽?若用上催淚彈加膠子彈,你就是暴力清場,決定的固然是當權者,但你下的狠手,香港人一輩子都會記住,你的兒女亦記住,若有人死,你便是劊子手。警員最終要問自己,非由記者提問:你們的人生能否中立?像八九年清場的解放軍那樣中立;坦克車、步槍、警棍、胡椒噴霧,全是中立的,可曾聼過它們説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