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雨傘運動分享會浸大站:每人也是民主推動者

廣告
雨傘運動分享會浸大站:每人也是民主推動者

廣告

圖:(左起)浸大學生會副會長王瀚樑、學聯常委羅冠聰、浸大政治及國際關係系副教授黃偉國、立法會議員陳家洛。

(獨媒特約報導)各大院校舉行雨傘運動分享會,昨日(11月6日)浸會大學場次嘉賓有學聯常委羅冠聰、立法會議員陳家洛及浸大政治及國際關係系副教授黃偉國。會上陳家洛及黃偉國均主張各人都有責任親身參與社會事務,不可再以旁觀者心態觀察事情發展。羅冠聰則向在場人士解釋學聯上京的決定,指並非魯莽行事。

黃偉國指出,運動影響了全香港的人,不論是支持者、反對者、警方,甚至是幼稚園的小朋友,無論運動結果如何,政府都不能再如以往一般漠視市民意見。

陳家洛認為在這個命運自決的年代,沒有人可以決定他人的未來,即使對手以收集民意數字來脅迫佔領者,但在極權的制度下爭取自由,不是人數多少的問題,而是一個良知、道德決擇的問題。陳又認為所有人都不應把責任「外判」,而是有擔當地發表個人意見,如同學上京面對種種挑戰。作為老師、朋友,他雖然擔心學生的安全,但認為市民仍可以主動聲援他們,要求中央面對香港人的訴求。他強調要團結,不論公投或上京,都不應隔岸觀火,沒有人知道終結如何,但若有人不滿意,便應想想如何能改變。他說抗爭者亦應該克服對同路人的不信任,平起平坐地商討。

主持人浸大學生會副會長、學聯常委王瀚樑亦言,每個人都承受很大壓力和抹黑,很感激有多名可信任的戰友,並肩作戰,又認為透過運動看到泛民議員不是如想像般「離地」。

10749532_10205293898297299_1261105087_n-crop

學聯上京是好是壞?

羅冠聰就學聯上京並無做好事先溝通一事致歉,又指運動不帶顛覆性、不是要求某個政權消失,而真普選在現行框架中是可行的,中國早已承諾一國兩制的大前提是香港可有民主,故抗爭者正正是捍衛一國兩制的實現。學聯希望透過上京直接表達訴求,「甚麼都不做就不可能有任何成果,不是見到希望才做,而是堅持才見到希望」,正如這一個月以來發生過的事,都是把不可能變成可能。羅又指學聯在傳媒的報導下,安全問題或未太大。

黃偉國亦認為沒有人可預知中央的處理手法,但認為中央未必會太過「醜陋」地對待上京者。他又認為讓一班十多二十歲的同學面對如此大的變局,市民不應未經了解便肆意指責,又指沒有人能於現時判斷對錯。

陳家洛亦提出,有人會選擇離開,亦有人選擇投降、認命,但亦有人選擇繼續發聲、抗爭,哪怕是以溫和或激進的手段,我們都應該繼續支持那些捍衛香港核心價值的人。他又指不同於建制派人士,民主是用很多時間去處理不同意見,耐性才是重要,如果貶低、邊緣化隊友,只會使分裂多於團結,抗爭者應「戒急容忍」。

有同學問及上京資金的來源,羅冠聰指未有定案,但大多會是來自學聯自身,又稱學聯有銀行戶口讓市民捐錢,至今亦受到不少市民捐款。另外羅解釋學聯架構由常委(各大學學生生會中的一代表)及秘書處(由去屆學聯常委擔任)組成,故下屆學聯會有一批原本班底留守,又或待運動方向上軌道才退場,又或以其他形式支持。

10805427_10205293899057318_1657401462_n-crop

如何面對反對者?

有同學問及如何爭取反對人士支持,黃偉國認為社會有部分人即使不支持運動﹐但他們會用常理推測誰是誰非,關鍵的不是多少人支持,而是他們的想法。他又說暫時未聽到一個反對運動的人是有理據地反對。但他認同泛民在地區的文宣工作有不足,應多落區宣傳,讓市民更了解,又指應先重奪區議會,就算該區沒有心水候選人,亦可以投空白票,以帶出自已的聲音。

陳家洛則認為抗爭者可以用基本證據,抵抗謠言,可以與反對人士互相討論。陳又覺得眾人不應單單當一個評論家,而是作為一個參與者,推進民主進程。他說民主運動不是消費運動,不應以消費者的角度去看,應真正提出實際的解決方法,否則不會幫到任何人。他又認為要建立未來香港願景藍圖,指大家有評論問題的能力,但未來要有的是解決問題的能力。

王瀚樑亦認為藍絲帶並非如此不能理諭,經過溝通或可發現雙方亦有共通之處,他方或只因受主流媒體影響。他認為要相信人和社會是可以改變的,這次運動中,亦見到很多人都改變了,變得更關心社會。

10718966_10205293899537330_802119780_n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