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許聞才

一名大學生,主修歷史與政治。偏愛香港史,但自覺視野局限,一直抓緊機會,去認識更多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和事。 網誌

社運

可怕的維穩思維

可怕的維穩思維
廣告

廣告

「搞亂香港就唔啱!」這一句說話,代表著很多人的心聲。記得我第一次聽到一位崇尚中國文化的上司表示,六四鎮壓是必要的,否則中國將會四分五裂時,我和同事都為之愕然。直到今天,有人說再不鎮壓雨傘運動,恢復秩序,香港將成為亞洲的烏克蘭。這種令人不安的想法,卻是不少人不敢明言的心底話。這種消極的維穩思維漸漸演變成一套牢固的價值觀,影響著社會不同階層的人,更成為有利政權統治的工具。

在香港,某程度上穩定就是維持現行制度有效地運作。除了中國文化中的權威性人格外,近代中國長期的政治動盪令人們極為渴求穩定,更合理地鞏固獨裁政權。政治鬥爭不但逼使人們來港避難,更影響香港發生多場亂事,如雙十暴動和六七暴動。自此之後,「政治」一詞漸漸令人聯想到混亂。加上在港英政府營造的順民政治下,人們遠離政治。七、八十年代經濟起飛,香港人開始感到自豪。正如上一輩所述:「返鄉下都威D!」很多人憑努力在現行制度下生活飽足,對港英時期建立的法治自由等價值視為當然,自然視抗爭為不必要。爭取民主雖能抗衡核心價值進一步被侵蝕,但同時也威脅到中共對香港的控制。維穩的思維自然傾向順從中央,日後再有商有量,最重要的是安安穩穩地繼續賺錢。

很多人認為中國善用香港的法治和金融體制,進行互惠互利的經濟活動,是對香港的施捨,可見這個制度和文化的可悲之處。對於公民抗命和佔領行動,他們除了強調影響民生和社會安寧,背後還怕得罪中央政府,隨時「閂水喉」教訓香港,影響生計。面對「風水輪流轉」產生的自卑感,很多人開始視中國的經濟貢獻為一切。難怪沒有經濟貢獻的界別能選特首,就是反映拜金體制下的包容。隨著中國與香港的接觸愈來愈多,文化衝突亦愈見明顯。自由行帶來經濟效益,我們要包容去遷就過量旅客帶來的不便。中國強大而充滿商機,學校要強制學生使用較為「有用」的普通話和簡體字。所以,有篩選的普選最合乎國家利益,我們都要「袋住先」。為了適應大陸的一切,我們最後還剩下什麼可以遷就呢?核心價值?只怕有人會嘲諷這些價值並不能「當飯食」。

在愛國思維的灌輸下,人們應該擁護當今政權,使其千秋萬世,以制衡外國勢力借民主思想動搖國家安全。在中國人學習的中史,中國永遠是被西方國家欺負的悲情國家,現在成為世界經濟大國,實在吐氣揚眉。政局混亂和內耗,的確是中國在二十世紀面對的問題。可怕的是,「有心人」為了去政治化(Depoliticization),誇大一切動搖中共統治的政治行為,是引導中國走回頭路,重燃政治鬥爭。凡是熱衷於表達反對聲音的,通常被認定為「搞事者」。而製造外敵去轉移視線已是世界歷史上非常普遍的手段,不難理解為何有人指出只要信,就會有外國勢力的證據。要留意的是,今次參與佔領的人不乏以往「政治中立」的人士。有人不斷強調美國以不同形式介入運動,的確動搖了一些認為政治黑暗,不想香港成為世界政治角力場的「中間派」群眾。總言之,西方帝國主義亡中國之心不死,鞏固中共政權是讓中國在世界立足的唯一辦法,就是中共一直灌輸的觀念。

或許,我們表達的不單是「我要真普選」,更重要的是,我們絕不認同這種歪曲的維穩價值觀。有人指摘我們不切實際,未懂得貢獻社會就追求理想,還犧牲了他人的便利。是的,我們從小就學習不能自視過高,不是其他人去適應你,而是你去適應社會。但如果追求實際,是要放棄求學以來所領悟的是非觀、風骨和難得在中國領土上守住的核心價值,這種迎合金主政權而堆砌出的「繁榮穩定」,必定是一種可怕的現狀(Status quo)。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