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金鐘道上班的白領

一名最普通的中環白領,人生最勇武的是曾用拖鞋打死蟑螂。928著實哭了一整個晚上。然後第二天上班,上司第一句話是:你今天穿了大家樂的制服嗎? 網誌

政經

誰是「屋內奴」

誰是「屋內奴」
廣告

廣告

美國民權運動的時候,亦有很多人反對馬丁路德金的公民抗命,覺得他們是滋事份子。反對者當中,甚至包括其他教會的牧師,都攻擊馬丁路德金誤用了自己的牧師職位,迷惑群眾。馬丁路德金一次被捕後,寫了《從伯明翰監獄寄出的信》(Letter From Birmingham Jail),詳細討論他的運動哲學。其中有一段,他解譯了為什麼黑人們不能再等:

從痛苦的經驗中,我們知道自由從來都不是欺壓者主動給予的;自由必定是受壓迫者爭取回來的。坦白說,我從未參與過一場直接行動,在其他沒有受欺壓者看來,是「正當時候」。我聽了很多次「等待」,而這句話對每個黑人來說,都已經耳熟能詳。這種「等待」,差不多永遠等於「永不」。等待一詞,成了有鎮靜作用的沙利度胺;雖能暫時放鬆壓力,但卻會造成不幸的畸形胎兒。我們必需看清,先代法學家已經說過:「正義,延遲太久,就是拒絕。」

在美國本土,跟馬丁路德金齊名的還有一位麥爾坎X(Malcolm X)。馬丁路德金領導的是溫和路線,而麥爾坎X就領導激進路線。他的激進由名字已經看得到。他拒絕使用出生時的姓氏利托,就是因為他覺得該姓氏是白人奴隸主強取給他的袓先。既然袓先的歷史已經被歪曲到找不到源頭,那倒不如就用X做姓氏算了。

主流的泛民,包括佔中三子,每每自言師法馬丁路德金,但卻絕少提及麥爾坎X。這就已經是偏溫和的取態。雖然自從廿年前剛接觸到兩位黑人領袖的生平後,筆者一直都是絕對的溫和派,但亦不能不指出,香港沒有師法麥爾坎X,本身已經是整個社會的福份了。

當然,麥爾坎X亦非只有熱血。跟馬丁路德金一樣,他也是一流的演講家。關於他的主張,以下幾段節錄自他最著名的一篇演講。

世界上有兩類黑人,一舊一新。你們大部份都認識舊的一類。在史書裏,奴隸制度時期他們就是湯姆叔叔;他是名「屋內奴」(house negro)。奴隸制度中,有兩類黑奴:「屋內奴」跟「田野奴」(field negro)。

屋內奴一般住在主人附近。他們穿的像主人;有時穿的是主人的舊衣。他們吃的是主人吃完的剩餸。還有他們住在主人的屋裏,雖然一般只是住在地庫或屋頂,但是仍然他住在主人的屋裏。

所以屋內奴的意識,跟主人的意識一致。當主人說:「我們有很好的食物」,屋內奴亦說:「對,我們有很好的食物。」當主人說:「我們的家不錯」,屋內奴亦說:「對,我們的家不錯。」當主人生病時,屋內奴竟然會說:「老板,什麼事情了?我們生病嗎?」主人的痛就是他們的痛;而且主人生病,屋內奴的感受比自己生病更深。如果主人的房子發生火災,這類黑奴比主人更勇敢去滅火。

但是還有另一類留在田間的黑奴。屋內奴是小數。大多數的黑奴是田野奴。當主人生病,田野奴希望他去死。如果發生火災,田野奴會祈禱,希望一陣強風將火勢蔓延。

屋內奴的言論,各位是否覺得似曾相識?有興趣瞭解麥爾坎X的讀者,我建議自他的自傳開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