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抗命時代的日常」:第五十八曰之明星/梁朝偉

「抗命時代的日常」:第五十八曰之明星/梁朝偉
廣告

廣告

文:何式凝

一早是城大的陳教授到訪,我和明哥的對話,已有四百多人報名,所以要商討一下細節。他還說會買早歺過來,誰知我只得到一份程聚表和一堆技術性問題。我的老同學,好眼瞓呀!幸好又遇到村民送來 coffee。

然後是中大的彭教授到訪,談到另一連串的問題:「夏村的運作如何?為什麼沒有更有代表性的組織?這樣建立起來的社區,跟整個運動有什麼關係,社會人士如果能多理解,運動又會如何?」起初時也談得有點辛苦,漸漸地也明白了這些問題的重要性,希望這個討論,有助她在英國的會議。

又如常的飛去上課和見學生。Pengli 十一月底要交博士論文,我照顧得很少,十分耐疚,可是今天的她,比以前的她更積極,功課又做得很好,容光煥發。原來是跟梁朝偉有關。

Pengli 說:「我每天早上七點半就回到學校,然後由 Graduate School 一直爬上太平山。精神狀態改善了很多,每天爬山都想到更多,覺得昨天寫得不夠好。」還有:「我每天都見到梁朝偉,他也是天天爬山。有時,他會跟我說早晨。」我當然追問了細節,大家笑了一歺。我問:「那麼同學有沒有跟你去?」她說:「所有人聽到是梁朝偉,都說要跟我去 ... 不過,就算是約好了,結果也起不了床。」

知道梁朝偉和Pengli 都天天爬山,心很舒服。只可嘆連梁朝偉也不能令其他的粉絲早點起床。正如明哥說:「我只不過是一個明星。」明星能做到的也很有限,所以也必須操練自己的身體和靈魂。而且我相信,明星在上山落山時踫到志同道合的粉絲,他也會受到鼓舞。

又飛去開會,預備星期天下午四時的雨傘運動未來論壇。一直下雨,一直擔心晚上的活動,但結果我們仍然決定了在銅鑼灣冒著雨做了 「十點鐘張 Sir」,效果還好,工作人員很辛苦,十分抱歉呀,以後還是不要這麽堅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