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兩民主義救雨傘

兩民主義救雨傘
廣告

廣告

雨傘運動陷入樽頸。很多人不甘心在沒有直接收穫下撤退,同時,要升級又難。

公投求突破?

於是有人提議公投。以香港議會權力之小,特別是議員權力超小,同時主流泛民又如此不濟,在此情況下,議會鬥爭最多只屬防守陣地,而難成進攻陣地。如果佔領街頭難以迫使中央政府讓步,則公投也不會做得到。其實,正正因為議會政治的局限,才有雨傘運動啊。其次,把陣地從街頭移向投票箱,其實更無把握:凡是一場巨大群眾運動,它雖然刺激普羅市民進入運動,但它也必然把更多沉默而保守的群眾推向反面,一有機會投票,就可能大量投票反對。1968年五月法國革命,學生罷課,繼之以一千萬工人罷工,成為運動升級的關鍵。但是六月的國會大選,竟然是戴高樂大勝。

當然,策略之所以為策略,在其必然隨機應變,所以少有絕對合適或絕對不合適可言。但可斷言的是,即使上述策略可行,也不應該是主要對策。

運動自可繼續要求特區政府向中央爭取撤回人大決議,但那原非特區政府權力所能為之,繼續與政府在此角力,像向和尚借梳。同時,繼續佔領而無突破,會繼續消耗運動,很快彼盈我竭,結果也是達不到目標的。

主要對策,是另一種升級,是正式讓民生議題列入雨傘運動,讓普羅市民正式參與運動。

提升為民主民生運動

最典型的普羅升級,當然是罷工。罷工的威力,毋庸多言。1905年沙俄,卡邦神父舉行的遊行被鎮壓之後,激發了很多示威,但是直到彼得堡工人大罷工,才迫使沙皇屈服,召開立憲會議。反觀這次運動,罷工早已號召過,但是響應不如理想。因為無數打工族還不覺得有需要為真普選而罷工:「真普選就帶來就業和民生保障?太天真了吧。」

罷工不易,然而,已經有很多普羅市民出來撐雨傘運動,這在旺角特別明顯。所以,雖然罷工暫難,卻不表示不能朝普羅方向去提高運動。事實上,最近一些團體已經在嘗試,例如鼓動公屋居民月底交租,配合不合作運動。但要真正發展為普羅大眾的民主運動,需要雨傘運動升級,從單議題的齋普選,發展為民主民生並舉的運動。

上訪北京之後,學生,工會以及各社運團體可以考慮帶頭擬定一個民主民生並舉的方案,作為與政府展開新談判的基礎。主要內容為:政府如果能夠答應,雨傘運動長期佔領添馬公園/政總外圍也不會派警察清場,同時答應立即就標準工時每週四十,集體談判權以及全民退保(或者其他社運已略有共識的要求,例如廢核)立法,他們可以先撤離旺角,待以上要求落實後,再撤離夏慤道(不願撤的由他)。你們官商,不是常常說佔領街道影響民生嗎?如果你們那麼重視民生,就應該答應我們。

特區政府答應的機會也不大。但到時如果繼續佔領,就會得到更多普羅市民的支持或至少諒解,同時孤立特區政府:所有上述要求,都是你們權力範圍以內,如果你們依然不答應,是不為也,非不能也。能為而不為,責在政府。這時被動的就是政府,而不是運動。

這個過程,其實更是運動的自我教育,鞏固運動,讓大家更清楚路向。

向特區政府要什麼?

有人會說,這不是放棄原有目標嗎?不,那只是在下一次對話中暫時不提,不等於在稍後,當罷工形勢出現時,不能再次提上議程。

暫時不再迫特區政府答應爭取撤銷人大決議,改為迫其答應能力範圍以內之事,籍此培養更大力量,以便不久捲土重來,這種策略調整也許值得研究。這樣變陣,表面上好像後退一步,實是為遠跳而小退。為普選也為民生而罷工,顯然只比為齋普選而罷工,對普羅市民更有吸引力。凡是在過去幾個星期去過旺角的社運朋友,都會感受到群眾有強烈呼聲要求民生保障。

既然學聯、工會及社運團體在許多場合都贊成過以上民生要求,那麼正式拿來作為雨傘運動的要求,與普選並列,是順理成章。繼續把這個共同聲音埋沒,才是問題。因為民主運動本來就不能被縮小到只剩下齋普選。中外民主運動從來都與民生改善並駕齊驅,因為勞動人民只有在民生改善中,才有時間有金錢去參政議政。那麼多人去旺角而不去金鐘,部分原因正是不少街坊付不起那麼多交通費。

對於真普選目標,如果當初不首先拼力爭取,就是失敗主義;但經過了一個多月佔領,很多人已經疲累之時,則調整策略恰恰是為重新上路。極右本土派常常嘲笑那是「階段性勝利論」。其實,值得嘲笑的恰恰是他們那種「要麽一戰功成,要麽回家睡覺」的謬論。

或者有人會顧慮,這會令運動分裂;不少中產只想齋普選,不想支持民生議題,他們會離開運動。

普選當飯食,民生即民主

但完全可以做到運動分而不裂。想為齋普選而繼續佔領,就讓他們佔好了。或者不妨想像會出現這樣的狀況:金鐘是齋普選佔領區,而旺角是民主與民生並舉的佔領區。誰更有力量,就由實踐來說明好了。

值得真正深思的,反而是如何爭取小商戶。我之前在《旺角攻防戰升級版》一文有過提議,現在不妨結合這篇文章,重提一次。我們可以擴充上述民生要求,包括一條「要求政府改革稅制及財經政策,優惠微型企業,同時提供低息貸款,及立法切實保護微型企業免受財閥壓迫」。

長毛力推聯合之需要,這是對的,不過,要有牢固的聯合,需要一條結合學生,普羅市民以及小商戶的實際利益的廣泛民主聯合陣線。這樣的陣線才長久。

財閥以及親財閥上流中產,自然更加反對,但民主運動從來不靠他們。失去他們是好事不是壞事。以為商界整體可以成為佔領運動的重要參與者,根本是三子的幻想。

但願工會、學生和各種社運團體能夠挺身而出,走出一條真正的基層民主路線,在雨傘運動陷於樽頸之際,尋求突破。

2014年11月8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