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傘落澳門︰香港雨傘運動對澳門的啟發

廣告
傘落澳門︰香港雨傘運動對澳門的啟發

廣告

圖︰愛瞞日報官方專頁Macau Concealers

日前應新澳門學社之邀,擔任論壇嘉賓,就「雨傘運動如火如荼 澳門政改何去何從」一題討論。以下為我於準備論壇時的一些想法整理,希望能在此分享、指教。

1. 「佔領」關注度

2013年1月,香港社會因戴耀廷教授一篇名為《公民抗命的最大殺傷力武器》的文章而開始討論起「佔領」這題目。當時,我的腦海中亦開始有了「佔領在澳門」的想像,但令人想不到的是,首先跟我談起這問題的,竟然是一個香港朋友。

當然,由香港朋友問起此問題這事,有其偶然性,即某一特定朋友因其個人因素而特別關注此內容;但同時,亦確實有其應然性,只因兩地群眾對政治、時事之敏感度不同,這固然與港澳的社會背景、歷史因素有關,但更重要的,是教育制度中對公民意識的形塑︰得力於通識教育的開展與推動,香港年輕人與澳門年輕人相比,確實有明顯超越。

2. 「真普選=搞亂?」

繼獅子山上出現「我要真普選」大型直幡後,這現象不斷在香港各區上演。11月4日,澳門大學伍宜孫圖書館外出現三米長,寫有「澳門又要真普選」的中葡文直幡,雖然直幡於一小時內被拆除,但已引起各界關注。香港朋友對此的留言多是︰「澳門學生很勇敢、」「澳門終於踏出第一步!」,但在同日晚上,在另一個個轉載同一消息的專頁中,澳門人的留言卻是︰「唔好搞亂澳門」、「要搞返香港搞」、「無聊」等等。

需要指出的是,「佔領」與「真普選」是兩個不同而且獨立的概念,也就是說,你可以支持「真普選」但反對「佔領」。雨傘運動利用「佔領」這手段以達致「爭取真普選」這目的,不等於「真普選」只能透過「佔領」來爭取,兩個概念沒有必然關係,應該予以區分,但從上述留言,可以看出留言者將「佔領」與「真普選」兩者作出綑綁。

3.「黑金特首」論

留言中同時出現另一現象,會認為依照澳門的現況,假如真的推行一人一票的真普選,就必定會因澳門嚴重的賄選情況而選出個「黑金特首」,亦因為這樣,所以澳門不要「真普選」。

事實是,一人一票的真普選當然不是靈丹妙藥,但卻是一個相對先進的制度,那麼,上述的爭論就可理解成「爭取一個相對先進的制度中仍然有可能選上不好的人」與「維持一個相對落後的制度裏期盼能遇上一個好的人」之別;或許容我用一個生活化的例子去完善我的觀點︰我們不可以因為自己今天不會游泳而拒絕興建一個泳池,而是應該把泳池建好了,再戴著水泡,一步一步去學,最後學會游泳。

同時,退一萬步來說,就算一人一票真普選後,真的選出個「黑金特首」,他亦必然要聽從民意,回應訴求,不然在下一屆選舉中,選民自然會用手上的一票對他予以懲罰。

4.澳門為何需要真普選?

2012年通過的「+2+2+100」政改方案,其實沒有實則打破或改變特首選委會中的「小圈子」情況,更令「小圈子」裏一直為人所詬病的利益輸送、官商勾結、瓜分澳門人土地更為嚴重,加之自「反離補」一役中,立法會議員對民情諮詢、轉達的實際效用亦明顯受質疑。在這樣的情況下,真普選確有其實際需要。

5.我對「佔領在澳門」的意願

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澳門人,我其實亦不希望看到澳門社會最後要走上「佔領」這一步,同時,就目前狀況來看,這種激進的街頭運動方式未必適合澳門社會。但正如我所言,「佔領」並非爭取「真普選」的唯一手段,唯望在這條路以外,澳門人能走出自己的「普選路」。

論壇後,得另外三位嘉賓和在場人士的啟發,又長了不少知識,另文再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