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抱歉,守護通識,不只是為了黃絲帶的自由

廣告
抱歉,守護通識,不只是為了黃絲帶的自由

廣告

圖:蘋果日報

去年梁美芬「鬥噏辯論」(當奴語),挑起通識科戰火。最近特衰政府諉過於人,又傳刪減通識政治部份,如將法治與社會政治參與歸入生活素質,又有教界紅人明明係通識專家卻用教評會執委銜頭評通識科政治化(平日高人樣忽然蕩然無存),又說教育局新教師課程刪減社會政治參與的教材示例,繼而葉劉進入特首跑馬仔mode抨擊通識,好地地一個學科忽爾成為政治風波,叫同工頻撲不堪。

又撞正考試局公佈考試報告,兩份親民主派報章(當中一份久唔久會和諧下)大幅引述考評報告的「法治不只是守法」同「政府欠公信力」嘲諷政府,甚至登上A1頭條大做文章(考試報告上頭條大抵史上首次,考試局應感安慰)。諷刺的是,考試當日被指罵和諧了林兆彬有關將689掉入垃圾筒的漫畫的題目,也忽然變成萬人擁戴的批評政府利器。然而當形勢一片大好時,我卻暗自擔憂。不是甚麼通識更明張目膽(treegun語)變成反中亂港藉口所以要擔憂明哲保身,而確實係怕公眾又誤解通識科的價值與專業之所在。當下我們既一方面反對政府政治打壓,另一方面卻彷彿成為民主派的政治武器。頗欠公允。

故此掃興也得提醒一句,很抱歉,守護通識,不只是守護黃絲帶的自由,而是讓學生有選擇黃絲帶抑或藍絲帶的自由。

走筆至此,料想有看倌激動鬧我河蟹教學生撐警察七俠五義,實情是,教育的成功,應該係學生也可面對同學一片撐佔領浪潮中堅守信念反佔領。我總覺得,假如最終只有讓學生深明大義撐民主一條路,而未經學生獨立思考,那所謂教育必然係失敗的。

一個通識科老師要做甚麼?比如,我地經常好興奮地以為,撐雨傘運動的中學生一定係深明大義撐民主。然而習慣面對中學生,我卻經常思索,學生係真係支持,抑或為呃like(馬大侯副校長語)還是單純的義憤填膺?誠然,我從不否認學生的真心與熱情,以至敬重。然確實不能否認,到此一遊的、趕潮流的、覺黃絲帶係靚裝飾的,也確實大有人在。故此,近一個月我間唔中會問黃絲帶學生,831人大決議到底是甚麼?同理,反佔領者,又知唔知831人大決議?知唔知功能組別?知唔知《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當然唔少人答唔出。是否不知道就不可以撐佔領?又唔係,但唔理想囉。

如此這般,需要政治知識的教育、需要疏理事件因果脈絡。很迂腐地說,他們去參與運動不算教育的成功,他們深入理解而決定參與運動改變香港,才是教育的成功。比如我每年會問學生,「民主建港協進聯盟」係民主派定建制派?回應相信唔使我講了。

守護通識,不是只片面地支持民主,而係保障學生有深入思考與選擇立場的自由。支持民主,更應是經深思熟慮之後的堅定信念。

又,假如學生思考後最後反對民主點算?我又成日同學生講,「唔通你撐功能組別我就肥咗你咩。」通識的信念,係即使學生撐功能組別、精英主義(卻往往是很基層的學生)、反對佔中,只要疏理出他的觀點與理據,也可得分。就如即使他們知道法治不只是守法而是以法達義,卻依然認為佔領者違反法治精神,那也無礙。多元的社會,自也有親建制的自由(是否有做奴隸的自由的哲學討論暫不講了吧)。尊重個體的判斷,是專業也是民主也是無奈。

大家與其一頭熱因政治局勢關注通識,其實更應多關心政府就通識科的資源、師訓、教界紅人,以至梁粉考試局主席言論。當下尊貴議員俾你見到嘅只係醜人,魔鬼總在細節和後台。又,一頭熱撐通識以為通識必然教學生撐民主時,也請關注專業判斷,與及提問教學所帶來的後果不一定如其所願。釋放專業空間,不受政治影響,才是理想。奈何政府點解總要迫我唔可以專心教書?

參考:
文憑試通識卷滿分答案 政府欠管治威信
通識文憑考生執法「守法」當法治 考局指概念薄弱 教師︰須掌握背後精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