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代董建華答學聯

廣告
代董建華答學聯

廣告

致學聯各路英雄好漢:

敝生看到諸位英雄對董副政協一再發信,深感他貴人善忙可能無時間親自執筆回應,亦可能是懶得理你,所以在下斗膽越俎代庖,希望代他回信,藉此與各位開啓理性對話。現下轉錄高臺原文,方便讀者跟隨各位的想法:

學聯重申觀點只是因為政府從無回應港人對真普選的訴求,無意圖要求中央撤回人大決議,無意志回應市民訴求,處事手法無助重建市民信任。香港人追求真普選、捍衛基本權利是我們基本立場;為何政府可以維護特權,港人捍衛平權卻不被接受,屢屢為當局否定?

如果中央政府如董建華先生所言,充分掌握香港各方面意見,為何會催生雨傘運動,多達數十萬人公民抗命,願意承擔刑責,期望以犧牲抗衡831決議?政制改革至今,這麼多香港市民認為聲音不被重視,意見被排斥在外,顯然證明現行一國兩制的運行,被港府、中聯辦及本地財團壟斷和扭曲,決策側重既得利益集團,拒絕尊重港人意見。

「充分掌握」如果是代表繼續偏聽,拒絕重新檢視決議,無疑是告知港人一國兩制將步入寒冬。情況如此,香港人只會更堅守價值,捍衛一國兩制,拒絕坐視一國兩制惡化。

另外,單純呼籲市民退場,無助解決當下政制爭論。唯有重新審視人大決定,方能治標治本解決問題,否則香港長遠仍然無法解決政府缺乏認受性及政策傾斜的問題,抗爭將延續未來。

最後,北上與官員對話,不正是董先生所言合法理性的方法途徑?董先生的回覆,從未明言是否協助安排學生與中央官員會面。如果董先生希望建設更好香港,解決當下問題,謹望董先生清晰解惑,直言是否。

敝生讀畢全文,實在不知各路英雄到底在說什麽春秋大義,好像下面這兩句:

「因為政府從無回應港人對真普選的訴求,無意圖要求中央撤回人大決議,無意志回應市民訴求,處事手法無助重建市民信任…」「…單純呼籲市民退場,無助解決當下政制爭論。唯有重新審視人大決定,方能治標治本解決問題…」

前面說「無意圖要求中央撤回人大決議」,後面又說「唯有重新審視人大決定」,各位乃係堂堂大學生員,煩請告訴我到底要不要撤回人大決議,還是衹有「重新審視」就足夠,不用改變該項決定?

至於「如果中央政府如董建華先生所言,充分掌握香港各方面意見,為何會催生雨傘運動」,不知各位可有想過,中央可能是深思熟慮之下才做出如此決定,不然他們早就給香港和中國民主選舉了,還需等你開聲,等你「抗爭」?

「捍衛基本權利是我們基本立場;為何政府可以維護特權,港人捍衛平權卻不被接受…」

我得再問各位到底在說什麽春秋大義。捍衛基本權利一般是指人權和其他法定權利,政府不是人,何來「維護特權」?維護了誰人的特權?特權是指某些人比他人額外多出了一些權利,例如衹有擁有多少財產的男性才可以開車,那就是特權。就算是人大決定下的政改方案也沒有特權的問題,因爲凡是合資格的候選人都可以按照程序參選,選委同不同意提名就是另一回事了。所以你衹能說這并非公平的選舉,但不能説是「維護特權」。再者,平權一詞就是指平等權利,你的要求本身就是「平等權利」,到底要如何捍衛它?

恕在下愚昧,我再三細想後,認爲你是在要求「公開和公平的選舉」,想說的是現框架下的選舉并不容許公衆提名候選人,因而限制了選擇。如此,爲什麽你不直接說明,而要含糊不清的說「特權」和「平權」?

至於董副政協爲何不協助你們上京,其實我應反問爲什麽你要他幫你上京?更重要的是,爲什麽你認爲他有這個能力安排你跟領導人會面?你以爲董伯伯是誰?在中央眼中,他不過是個無關重要的小人物,爲什麽你們不找中聯辦,它是中央政府在香港的代表機關,又或者直接到北京國家信訪局,它們才是處理此事的適當機關。我附上信訪局的地址,以協助你們將聲音反應到中央,到京是請到下列地址找「來訪接待司」:北京市西城區月壇南街8號。

另外,聽聞學聯多位都是中大政政系的背景,雖然它正式名稱不是「政治科學」,我想各位也至少上過一兩門政治基本課。我的問題是,爲何你們對政治的認識如此薄弱,教你們政治的到底是誰?你們對中國的政治環境沒有充分的認識,就算讓你們跟領導人會面你們還可以說什麽?我想,還是不要浪費國家領導人和你們的時間,有這等閑功夫還不如多讀兩本書充實自己好了。

啊,忘了你們是在罷課,難怪。

最後,在發公開信前最好找幾個人覆核一下信的内容,語理邏輯時候通順,立場是否一致,不然未到社區就已經笑死街坊。請謹記。

叩首、敬禮

山中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九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