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朱偉聰

大專生,大專政改關注組發言人、廿一世紀少年成員、前學民思潮成員。因為反國教而開始參與社運,縱使身處黑暗時代,依然繼續無懼前行。 網誌

社運

佔領運動的後續

佔領運動的後續
廣告

廣告

圖:Sarah Chan

昨晚在旺角的小麗民主教室談了些關於運動走向的東西。希望跟各位分享和討論。

運動超過一個月,有人認為要把運動激化,例如衝擊某些地方,製造更多壓力給政府。我認同佔領者要行動,但我不認同在這時候有更多衝擊,反而應做一些轉化的工作,就像有些大專同學和市民過去一星期的洗樓工作。

衝擊、進一步佔領的目的和策略是非常重要的。首先,大家要知道衝擊只是一種手段,背後的目的是希望加大對政府的壓力而不是為衝而衝。其次就是策略問題,就似早前有人呼籲重新佔領旺角的大十字路口,但重新佔領的意義是甚麼呢?佔領後能否有足夠人手防守?在我看來,我不建議現階段再衝,尤其民意開始反彈,再發生大規模警民衝突只會更加失分。亦有論者謂衝擊時群眾受傷就可以令政府失分和使市民重新支持運動,但問題是怎能以戰友的受傷換來一日無謂的頭條呢?

至於轉化行動,就似旺角和銅鑼灣的佔領行動都是令附近民居和商戶帶來很大影響,佔領者應趁近來佔領區開始穩定時組織起來,跟街坊和商戶『傾計』,了解他們的近況,對於佔領的看法,甚至嘗試把民生和民主結連一起,使他們也了解我們佔領者的看法。透過多次的洗樓和傾計,梳理佔領者和附近社區的關係,使得佔領區能繼續維持下去,甚至有新的支持力量。

一場的群眾運動,絕不能單靠某些政治明星,領袖的魅力來推進運動,尤其是現時的樽頸位,所以辭職公投配合大規模的落區更是必不可少。在不同的社區中支持真普選的朋友仍然為數不少,但他們或許礙於工作的關係未能到佔領區。故此我們落區除了有之前所述的目的外,更是希望他們透過變相公投表態,讓這次運動可以去到另一個高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