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歷史證明,雞蛋是可壓倒高牆

廣告
歷史證明,雞蛋是可壓倒高牆

廣告

昨天是德國柏林圍牆倒下廿五周年的紀念日,上世紀六十年代德國尚分為東德、西德兩個政府,在獨裁統治下,東德政府大失民心,人民嚮往西德的民主與自由世界而紛紛逃亡,當時六個東德人中就有一個跑掉,大量的逃亡潮動搖了東德國家根基,為了阻止人民繼續逃亡,東德政府在1961年8月開始在柏林建造一列長達155公里的圍牆,它不單是一度高牆,還把沿著圍牆的160米範圍劃作禁區,禁區內設有高台探射燈哨崗、警犬區、電網機槍陣和一道反車輛的深沟,全日有荷槍實彈的士兵把守,無人可越雷池半步!

在這座高牆聳立的28年間,估計有245名逃亡者死於此,可見人類為了自由寧可賠上生命也在所不惜。縱使柏林圍牆戒備森嚴,但始終阻隔不了人們追求自由和民主的決心,1989年11月9日新東德政府想放鬆對人民的旅遊限制,由於當時統一社會黨中央政治局委員君特·沙博夫斯基誤解上級命令,錯誤地宣佈柏林圍牆即刻開放,導致翌日數以萬計的東德人走上街頭,拆毀圍牆,整個德國陷入極度興奮狀態。東德邊防軍由於抵受不了大量要求出境的人流壓力,終於取消了要有申請才可出入境的限制,讓所有東德人自由出入。11個月後,兩德終於統一,德國人不費一槍便將東德極權政府推倒、把高高的柏林圍牆拆下!

其實香港也有一道無形的「柏林圍牆」,當香港人渴望2017年要有真普選之際,發覺原來香港與真正的民主世界距離很遠,阻礙港人取得真普選的是一道由特區政府設下的高牆,牆的主體建築是一條長1,200人的選委會人鏈,牢牢地阻隔香港七百多萬人由自己去挑選特首人選,在高牆的外圍有來自功能組別的保皇黨建制派邊防大軍,當特區政府發生政制危機或管治威信破產時,就會撲出來護主,而黑警、愛字頭和藍絲帶人士尤如特區政府的惡犬,向和平示威者不斷動粗和恐嚇,見人便咬;加上親政府傳媒策動的攻勢,像機槍陣一樣向泛民或抗爭人士口誅筆伐、抺黑或以歪曲事實方式,打擊市民對抗爭者的支持;最後特區政府設下一道反民主政制前進發展的深沟,利用法律制度來限死香港民主政制的發展,以其桎梏香港的民主自由,永不出頭。

面對這道高牆的阻隔,可幸香港年青的一代沒有氣餒,他們用時間去佔領空間,以和平示威產生的道德感召力,使更多港人出來支持抗爭運動,令當權者增加很大的管治成本,這是一種雞蛋陷高牆的方式,也是港人唯一可以和當權者抗衡的方法,雖然我們不知道這座高牆何時倒下,但我們相信人類始終都喜歡追求自由和民主的生活,雞蛋終有一天可以壓倒高牆,德國如是,香港也不例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