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井悠

八十後網民,熱愛文字,旅遊,關注社會時事。業餘兼任獨立雜誌編輯。一個平凡人,偶爾也會投機,但靈魂自有高尚之處。 網誌

教育

誰是通識罪魁禍首!?通識教育之我見

誰是通識罪魁禍首!?通識教育之我見
廣告

廣告

對於近日有關言論指通識教育是佔中元兇,是鼓動學生公民抗命,顛覆中國的思想教育。有評論人士提出,通識教育切割了社會的歷史、時事等方面,令學生的認知是片面的,孤立的,導致某些人士可伺機騎劫,學生的思想價值觀被綁架。筆者認為這根本是在自打嘴巴。

說到歷史方面,實在不得不提及取消中國歷史科的責任所在,罪魁禍首就是特區政府,令學生不了解中國歷史的也是特區政府,但元兇是否就是特區政府,還是另有其人?筆者認為值得商榷。

首先,我們必須了解通識教育的背景。在Wikipedia大致的描述如下:近代的通識教育源自19世紀,當時有不少歐美學者有感現代大學學科過於專業,知識被嚴重割裂,於是創造出通識教育,目的是培養學生融會貫通的獨立思考能力,成為完整的人。後期在香港各大大學逐漸引入,並於2009年開始的新高中學制中將通識教育列為必修科。但值得留意一點的是,香港學生在中學修讀的通識教育在英國並不獲得承認。

由此可見,通識教育涉及多方面的知識,歷史更是必不可少,尤其當香港回歸中國之後,更加需要加深了解中國歷史,從而做出正確的判斷。可是,筆者不禁反問一句,中史應如何編撰呢?從秦朝說起,是同時將大一統的偉業和焚書坑儒的極權行為放進歷史書中嗎?學生了解後應如何辨別這段自相矛盾的歷史!?還有,1959年至1961年三年大饑荒,1966年至1976年的文革,1989年學運......這些敏感的新中國歷史是否編撰?編撰人怎樣定義?是新中國建立面對的內憂外患,還是一場殘害人民的政治鬥爭?社會是否具有足夠開放的平台給予探討?教協是否具有足夠的政治智慧及勇氣處理?

歷史本來就是一門涉及甚廣的學科,對於極權國家更是十分敏感的學科。香港不像大陸,不可能將歷史科編撰成中央集權的宣傳工具。在信息公開透明的香港,如果要編撰歷史,就必定有很多學者、有心人、專家可以隨意討論。一旦推出,學生加深了解,自由辯論,隨時翻閱史料,逐漸培養出真正獨立思考的人格。這樣,就大大增加了學生演變成反共力量的危險性。特區政府實在無法擔當這個罪名。推出全面的通識教育,則可能面臨危機,但不推出通識教育,又被指不與世界接軌,於是,在兩難局面中只能推出不全面的通識教育,廢除中史。

如果中央並沒有明示或者暗示,而只是特區政府自己製造白色恐怖,因為他們很清楚,在沒有足夠自由的空間之下,討論歷史等同一條死路。這應該是規模最大,影響最深的一場自我審查,既可悲亦可笑!筆者認為,如果香港連不全面的通識教育都缺乏,就真正孤立於國際社會了。

未來會否就通識教育進行改革,無從得知。然而,無論制度怎樣變化,請各位謹記歷史的重要性,它的重要性不在於認識之後自我製造恐懼或者憤怒等負面情緒,而是應該建立全面客觀的認知。大家可以跳出書本找尋更廣闊的知識領域,理性地作出判斷與及改變。

井悠
2014.11.1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