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編輯室周記:雨傘下的獨媒

廣告
編輯室周記:雨傘下的獨媒

廣告

原圖見

雨傘運動至今超過一個月,為文之際。坊間廣傳警方準備在星期四清場,結果難料。然而無論如何,「香港已經不再一樣」。

香港的媒體生態亦然。

筆者上週應教協民主教室的邀請,到金鐘佔領區談雨傘下的新媒體,談著談著,其實發現力不從心,我們還沒有好好整理運動以來媒體生態的變化,甚至是獨媒自己本身的變化。雖然在教室上「講到亂曬」,不過聽眾都興趣滿滿,熱烈提出問題,本文嘗試系統一點,寫下運動以來的一點想法及經歷。

網絡媒體關注度激增

最明顯的變化,是各個網絡小媒體在facebook的關注度,有爆炸性上升。截至今日(11月12日),〈香港獨立媒體網〉專頁運動爆發前,專頁讚好數為18萬,目前則為39萬。讚好上升幅度大增的另外兩個媒體為〈熱血時報〉及〈SocRec社會記錄協會〉,分別由約6萬及5萬上升至26萬及18萬。學民思潮創辦,延續主場新聞包裝新聞運作模式的〈破折號〉亦有近10萬讚好。(某些主流媒體facebook守專頁,也有不少的升幅,如〈蘋果日報〉、〈明報即時新聞〉等)

較為簡化的解釋原因,自是因為這些媒體「撐佔中」,當然這不能完全解釋一些同樣是「撐佔中」但讚好數並無大增的網絡媒體,綜合上述幾個網絡媒體運作模式,不難發現一些共通點。

一)即時報導運作模式成熟。三個媒體無一不是專長於大型遊行集會的即時報導,在運動爆發前早已熟習這種運作模式。現場記者在現場以電話拍攝,報料或直接在專頁刊出。〈獨媒〉、〈熱血〉及〈破折號〉均會以「炒台」及「炒稿」,即收看各大電視台直播cap圖及整理其他媒體的報導。因為沒有主流網上媒體多層編審的秩序,並綜合了面書、前線記者、電視即時的資訊。無論速度、內容及完整性均比其他媒體快、多及高。

二)以即時為主的生產模式。報紙始終是報紙,前線記者須考慮翌日出紙的內容,即時新聞的重要性較次,至少是與大稿同樣重要。然網絡媒體極少「keep古」,「有野即刻出」是網絡的原則。市民渴求運動發展的最新消息,網媒生產模式很能配合這個需求。

三)facebook「霸權」。市民特別是年輕一代,愈來愈少每日固定觀看某一份特定的報章,轉以facebook作為主要接收資訊的平台。網絡媒體無一不是依賴facebook,吸引讀者到網站瀏覽。即便有自己的網站,包括〈獨媒〉在內,很多內容甚至只能在facebook專頁上才能看到。習慣於如何在facebook令更多人看到內容及如何「配圖出字」(好聽一點是面書推廣技巧,難聽一點則是「呃LIKE」),是網媒在facebook上的優勢。

網媒,其實好豆泥

雖然市民對網絡的認識是多了,亦更習慣閱讀網媒,但網媒們的「硬實力」仍是相當「豆泥」,與facebook中展現出來的氣勢及影響力,完全不成正比。筆者在此略談〈獨媒〉所面對的問題。

一)人手。目前只有兩位專職,負責組織義工編採新聞並管理網站和facebook內容,其中一位更是在十月中才加入。9月22日大專罷課開始,〈獨媒〉編輯部將人手分配成兩更,由早上約十時開始至晚上十二時,跟進罷課新聞。學聯及學民思潮發起「重奪公民廣場」當晚起,編輯部須二十四小時運作,將每更由八小時延長至十二小時或更多,筆者在運動初期曾連續三日不曾走出辦公室的大門。

運動展開約一星期後,編輯及記者團隊的精神體力其實已是強弩之末,因此〈獨媒〉在運動中期至今,很多時都「跟甩」,無辦法如運動爆發時緊貼最新消息。沒有財力聘請全職員工,根本不能保證新聞的生產日程,義工亦常常流失,亦要重新培訓新義工。

二)網絡攻擊。警方發射催淚彈的同時,估計是來自內地的網軍亦同時「開工」。〈獨媒〉網站在9月28日被完全攻停,網站要暫時離線搶救,直至三日後才重新有限度運作。在這期間,協助〈獨媒〉的網絡公司幾乎用上所有工程師應付攻擊,部份技術人員甚至收到黑客的恐嚇,〈獨媒〉需要大幅增加維護網站的開支。大規模的攻擊直至近期才有所減緩。

三)內容。〈獨媒〉近年一直以來的方向均是,投放更多人手及資源去生產自己的內容。何謂自己的內容?便是自己記者採訪的內容,盡量減少「炒台」及「炒稿」。為何重要?因為如網媒只是依賴「兩炒」,某些主流媒體沒有報導或有報導但不詳細的新聞,我們便會同樣錯過。專注「兩炒」是網絡常見的內容生產方式:以最低成本換取最多內容及LIKE的方法,但這樣並不健康。

因此我們堅持向自己生產報導這個方向發展。然而一些現場採訪技巧及深入調查報導的能力,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訓練出來。

未來

如何應對?老實說,〈獨媒〉仍未好好整理今次運動所帶來的變化。

感謝在運動期間向〈獨媒〉提供文章、圖片及線索的所有讀者,這個經驗十分有趣,體現了「人人都是公民記者」的力量,希望稍後能另文再談。運動期間我們並無籌款,但每日都會收到數額不等的捐款,非常感謝。

本星期六,我們會舉行「網絡公民大獎」頒獎禮,大獎早在今年初開始籌備,望能推動香港公民記者的發展。雨傘運動的經驗,公民記者的參與已超乎我們想像,當然,我們希望延續下去。當日會有講座,談〈新媒體 新可能〉,大家有興趣也可以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