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婉容

全職麥田捕手,在懸崖邊書寫國際事務﹑中東研究,還有背包路上種種風景。偶爾回歸本性書寫文藝。文字見於《明報》星期日生活及各報章雜誌。 網頁:sherrychan.net; FB專頁:www.facebook.com/sherrychanyy 網誌

國際

關於柏林圍牆和自由

關於柏林圍牆和自由
廣告

廣告

德甲球會多蒙特球迷在一場賽事中舉起「Refugees Welcome」的標語,表明反對種族主義。在歐洲右翼政黨乘金融危機和歐債危機崛起(聽聽匈牙利右翼政黨Jobbik的排猶和反移民言論,你會以為自己身在1939年的德國;英國UKIP不遑多讓,而北歐右翼抬頭亦早就不是新聞),排外和反猶﹑反移民的民粹論述得到愈來愈多支持之際,這樣的舉動實在難得。德國是個曾被極右意識形態控制,為世界製造了血淚歷史的國家,然而今日建立的早已超越了起點太多,樂觀而言,歷史看來仍是會進步的。

當年柏林圍牆倒下,東西德終於重新成為一個國家,當然是歷史中振奮人心的一刻,然而最重要的是,東德人民掙脫枷鎖,是否真的奔往了自由?東德共產政權專制,箝制人民自由,是否又代表「自由世界」就是烏托邦,一點問題也沒有?德國今天自然是世上其中一個最進步,最自由的國家,有免費大學教育,完善的醫療和社會福利系統,貧富差距遠窄於遵行新自由主義那套論述的地方,如美國和香港。然而近年默克爾遵行緊縮政策,迷信收支平衡,不肯在基建上花錢刺激經濟;於是這些經濟危機在整個歐洲都形成了惡性循環,人們在這個downward spiral裡,就開始把憤怒和無助轉嫁到移民和難民身上。

近年德國右翼開始抬頭,反多元文化﹑反民主和仇外的聲音漸漸從邊緣移到網上,影響了不少年輕人。柏林圍牆倒下已經二十五年,然而那不過是一個開始,而非終結。寧相信抗爭不相信烏托邦,對人性有理解,有體諒與寬容,才有自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