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印Tee始祖雙妹嘜 : 我們的「疾風知勁草」

廣告
印Tee始祖雙妹嘜 : 我們的「疾風知勁草」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金鐘中信大廈的迴旋處,有兩位九十後女生長期留守,差不多一個月前這裏開始不時出現人龍,都是為了她們設計的一個奪目「雨傘革命」圖案。九月尾時,《時代》以 umbrella revolution 為封面標題,修讀城大創意媒體的 Koyi 和 Joey 靈機一觸,隨手在畫冊畫了「雨傘革命」這個圖案, 身邊朋友很喜歡這個設計,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於是自製汗衣給佔領現場的朋友,成為印 Tee 始祖,帶起潮流,引起的迴響是始料不及,「當見到整個金鐘到處都有人着住件衫,真係好開心。」一啖砂糖一啖屎,Koyi 和 Joey 興奮的話音未落,電話傳來習總梁特會面對話的消息。

訪談當天,習近平以「疾風知勁草」形容梁振英「靠得住」,上京後的梁振英打了強心針,將會更放膽應對佔領運動,旺角和中信大廈定會首當其衝。自9.28催淚彈後一直堅守中信大廈迴旋處的雙妹嘜未曾退縮 :「你噴胡椒噴霧我唔驚,你放催淚彈我唔驚,就算呢一刻話要開槍,我都唔驚。」

這四十多天,她們經歷過9.26重奪公民廣場,經歷過9.28催淚彈,經歷過建立佔領區,看到香港人無論跌倒多少次都會爬起來,「香港人係好誇張,根本咩都唔會驚。前幾日落好大雨,露宿係好痛苦,但我見到就算點落雨都趕唔走班人。」這就是真正的「疾風知勁草」。

10799516_10152861150419288_417119759_n

「疾風知勁草」比喻只有經過嚴峻的考驗,才知道最後強者。十月中時,干諾道中佔領區的石屎地上種出數棵金邊虎尾蘭,其中一棵旁邊寫着「疾風知勁草,香港加油!」這種植物生命力強,堅韌不拔,它甚至會不屑花盆太小,在成長期間爬出花盆,那種強悍教人嘖嘖稱奇,就如過往四十多天的香港人。

Koyi 和Joey 也是其中一棵「勁草」,9.28的催淚彈趕不走她們,反而令她們紮根在金鐘印Tee,成本就是印Tee的網和漿,強調「自己的Tee自己印」,「我們堅持要現場的朋友自己體驗整個過程,這是一種互動,不是被動,過程中可以跟不同的人聊天,於是認識了很多在這個運動上目標一致的朋友。」

十月和十一月是大學生的死亡月,期中考和死線都集中在這兩個月份,Koyi 和Joey 也不例外,這個印 Tee 活動令她們更加忙得不可開交,「的確太忙,真係做死自己,我們本身要返學返工跳舞温書,現在還加一項,印Tee。」除了絲網「自己的 Tee 自己印」,當初還有燙印 Tee 和袋,怎料設計太受歡迎,一來就有幾百人落訂,設計太敏感,她們找不到廠家接訂單,硬着頭皮逐件親手燙印,工作量大,結果有一次累得深夜在金鐘趕工時睡着。

雙妹嘜當初甚麼都不懂,由找網模,找漿,找人從內地運貨,直到乾脆自己北上,除了累和忙,已沒有其他形容詞可以形容當時狀況。「但當見到四處都有人着我們的設計,當見到他們自己成功印Tee的開心樣,就會覺得幾辛苦都值得。」即使累和忙,Koyi 和 Joey 視這是為這個運動打氣,賺到的是比起金錢和利益更重要的一切。

10799775_10152861150404288_1892794787_n

她們的設計圖案受歡迎,但從來都沒有打算藉此賺錢,「這裏的人都好 warm,我們不要捐款,他們就送飯送湯送水果給我們。」Koyi 指着筆者的手機,「嗱,你貼在電話的雨傘革命貼紙,就係剛開始時有人放低錢給我們,我們沒有用過,就用來印貼紙派返給大家。」這裏從來不是金錢上的交流,藉着作品去跟更多人溝通,這是吸引她們堅持下去的理由。

同一件 Tee,兩個主角,兩個截然不同的家庭。如果 Koyi 來自最近香港典型世代之爭的家庭,Joey 的父母則是黄絲子女的夢想。

「媽媽知道我印Tee,但一直唔知我在金鐘瞓,我諗佢都唔想知。」Koyi 跟家人的取態不一,吵架爭執,於是乾脆一直避談有關佔領運動的話題,母親並不是藍絲帶,認同民主理念但不認同佔領運動的手法,訪談的前一天,Koyi 坐下來跟母親長談,「媽媽其實覺得我印Tee這個意念好新穎,但唔會鼓勵我,令我有飄飄然嘅感覺,變相有更大動力繼續下去。」

「哈哈,我父母好鼓勵我,係好令人感動的兩個人。」Joey 的父母和 Koyi 的狀況截然不同。9.26重奪公民廣場當日,Joey 原本約了父母,她卻身在現場放鴿子,怎料父親跟她只說了一句 : 「你放心去吧,如果你畀人拉咗,記得 whatsapp我去警署接你。」9.28發射第一枚催淚彈後,她的母親竟然跟她說 : 「只要你覺得對,你就去做,就算真係開槍都唔緊要,我唔怕無咗個女。」Joey 的父母會跟女兒一起去旺角,一起去金鐘,更會主動提出要女兒的雨傘革命Tee,「當見到身邊唔少朋友同父母嗌曬交,而自己父母認同我一直以來做嘅野,真係好幸福好感動。」Joey 父母的每一句都令她更無憂地走上最前線,是她的最強後盾,令她堅持下去的動力。

10805370_10152861150509288_984430477_n

清場行動山雨欲來,但一直長守中信大廈的雙妹嘜無畏無懼,Koyi坦言這段日子真的很累,但卻沒有離開的條件,「我們出來佔領四十幾日,付出了這麼多但沒有成果,政府完全無視我們,我唔係話要立即落實真普選,但起碼要有個時間表。這次佔領行動好似除了喚醒了好多人之外,我見唔到有其他實質成果,點走?」

「如果到時有事,我相信hard core的人會出來幫忙,當初9.28出來的人一定會出返嚟!」Joey 樂觀笑言,接近50天以來,她看到香港人最美的一面,不相信冷冰冰的政權,但相信温暖的人性。

訪談完結之際,記者的電話響起,傳來方大同的 《Wonderful Tonight》,身為頭號粉絲的Koyi聽到音樂後,突然像觸動神經線地大叫 : 「啊!一定係方大同!」看着眼前兩位坐在滑板上的少女手舞足蹈,年輕人放棄原本無憂無慮的校園生活,走到最前線,喚醒了一代人,但喚不醒權力。聽着音樂,但願這晚不是最後的 wonderful tonight。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