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體育

「不單是支持學生,而是要為香港人站出來!」——專訪港足球員陳肇鈞

「不單是支持學生,而是要為香港人站出來!」——專訪港足球員陳肇鈞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不單是支持學生,而是要為香港人站出來,這是一個全民運動,因為香港是屬於大家。」香港足球代表隊在早前亞運會晉級十六強,廿一歲的陳肇鈞表現出色,在回港後更立即到金鐘佔領區參與佔領行動。獨媒專訪了這位既是大學生又是職業球員的陳肇鈞,大談對香港足球及雨傘運動的看法和感受。

陳肇鈞:我不是 opinion leader

行政長官梁振英早前表示,體育界和宗教界沒有經濟貢獻,一石激起千重浪。村長話你地無貢獻,村民又點諗?陳肇鈞認為梁是「亂咁講」,「我唔知道他根據甚麼去講啦,例如國際七人欖球賽,體育盛事點會無帶來經濟效益?希望特首講之前要搞清楚一些事實先。」

運動員講政治是忌諱,香港足球員講政治更彷彿是大忌中的大忌,但率直,真性情,這個就是陳肇鈞。他強調自己從來都不是愛出風頭的人,或許是因為大學生的身分,加上亞運表現出色,令更多媒體關注他的一言一行。「其實球會內很多人講,因為今次真係關乎香港前途。」

batch_IMG_0261

九十後大學生足球員 邊讀邊踢不容易

家人對他成為職業足球員表示支持,「當初入行係因為自己有興趣。」及後在巴西訓練後回港,加入地區球隊深水埗,和一班兄弟追夢,包括李嘉耀、劉卓軒等人。但不少年輕球員中途轉行,如洪政業已轉作紀律部隊。「足球員甚實不是預期中咁好玩。」但陳肇鈞認為,其他人半途而廢對他沒有太大影響。

九十後無學位怎可以在香港社會立足?陳肇鈞絕對明白,他現時就讀港大運動科學系三年級,但他強調不會做相關的工作。「對呢啲真係沒有興趣,目前只想專注足球。」不過,陳肇鈞強調不會「hea」讀,並且會盡力修畢學位。陳肇鈞現時邊讀邊踢:「因為有時候會分不清身份,尤其思想上。球圈相對較粗暴,校園則較學術,有時候會感到很累。」

足球員成名早,無以為繼和早熟早殘的比比皆是。奧雲、羅賓奴、阿祖安奴和安達臣等等,甚至現時效力葡甲的歐陽耀沖也曾被評雷聲大雨點小。陳肇鈞在14歲時曾到巴西甲組球會甘美奧受訓,他坦言那邊的球員競爭較大,所以球員的態度也非常認真,現時效力利物浦中場盧卡斯更是當時訓練營中的同窗。在巴西受訓期間,他認為最大得著是「不再裙腳」。「之前無咁獨立,係巴西期間就要洗衫煮飯。」

香港足球何去何從?

香港足球近年持續低迷,零九年東亞運奪得金牌後一度出現小陽春。但五年過去,還是一籌莫展。陳肇鈞認為開放賭業,吸引球迷入場不失為一個好方法。足球作為最多受眾的運動,英超、西甲和歐聯深受港人歡迎,但就偏偏無人入場睇本地足球。

將軍澳足球中心工程一拖再拖,現時更面臨難產。缺乏場地的問題,依然是香港足球的死症。陳肇鈞表示:「曾經試過沒有場地就不練了,跑兩個圈就算,」他認為,政府在支援及政策上可以做得更好。「好簡單,康文署可以更妥善編配球場,但咁多年都無咁做,政府到底做緊咩?」

batch_IMG_0268

為香港搏盡

被問到最難忘的賽事,陳肇鈞笑言,最深印象的都是港隊賽事,如三年前對俄羅斯頭磓入球及近日在亞運會中對烏茲別克的入球。「嗯,我希望可以繼續進步。」

港隊教練金判坤來自韓國,一向給人較嚴格的感覺,更曾對球員表示要有die for Hong Kong的心為港隊上陣。陳肇鈞坦言,絕對感受到他的滿腔熱誠:「他會由上至下去執我地,要求我們盡善盡美,一絲也不能鬆懈。」他亦不諱言特別愛踢港隊的比賽,因為代表的是七百萬港人,所以份外落力。

青年重奪未來

佔中發起人陳健民早前曾撰文,表示特區政府何苦與一代人為敵?九十後的陳肇鈞認為,特區政府得罪的不止這一代人,更是得罪了全香港人。他透露父親前冠軍騎師陳栢鴻也由中立成了佔中支持者。

陳肇鈞對香港的未來感到悲觀,他直言身邊的朋友更在考慮移民:「現在好少人想要下一代,生仔成了貴族權利。香港人再不走出來,就會有滅族之嫌。」他強調不是歧視內地人,但當局政策傾斜令香港社會引起矛盾。「香港屬於大家的。要有真普選就要就走出來。」

甚麼令他如此關心時事和政治?原來是大學課堂中的 Common Core 令他矛塞頓開,「我有鼓勵朋友去佔領,因為現在已經不再是警察打人、梁施政失當甚至保皇黨亂港的問題,是全香港人要面對的關口。」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