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白田村連環毒殺19狗案 義工批調查馬虎

廣告
白田村連環毒殺19狗案 義工批調查馬虎

廣告

圖:倖存的葉姓狗主的狗狗。

(獨媒特約報導)沙田白田村19頭狗隻3星期內集體倒斃,沉冤未雪。年屆60的義工何伯堅兩年來花光積蓄、妻子的退休金,甚至借下銀行巨款,風雨不改,每天揪著3、4公斤的狗糧、麵包皮徒步登山,只求該村山頭內40多頭的狗兒基本溫飽,可是人的債,卻要動物還。在我們強烈譴責冷血兇徒的同時,別忘了問,到底,為甚麼這種虐殺悲劇彷彿永無息止地在這城市發生?

自上月21日起,沙田白田村發生連環毒殺狗隻事件,前日(11月14日)報案人兼狗義工何先生指遇害狗隻估計至少19頭,而經警方聯同愛護動物協會兩星期調查後,推斷死因是由於狗隻集體誤食由食環署放置的毒鼠餌所致,並於日前在村內張貼告示。但何先生接受訪問,卻認為警方和愛協調查馬虎草率,理由無稽,間接縱容疑犯逍遙法外,令遇害狗隻至今沉寃未雪。

螢幕快照 2014-11-16 12.30.28 AM
圖:報案人兼狗義工何先生。

集體誤服食環毒鼠餌解說無稽

「咁多年嚟,食環署都係咁樣放毒老鼠藥!無可能到今日先發生集體誤食!」何先生認為警方調查非常草率,質疑狗隻遇害前怎會主動爭相吃下「色香味」欠奉的毒鼠餌,而署方沒有於村內張貼警告字眼。他更強調如不主動報案,事件定必不了了之,即使是次刑事偵察隊(CID)介入調查,卻沒有替他立案及錄取口供,對於警方和愛協的調查過程和結果,他表示非常失望。

記者摸黑跟隨何先生登上石級,沿路也遇數頭狗隻自由於村內行走。「小黃、小白(遇害狗隻姓名),返來喇!返來同朋友仔玩喇!」何先生一邊上香一邊呼喚 。當好些人認為,餵飼流浪貓狗的義工是貓癡狗癡,只會終日盲目為貓狗抱不平,討公道,事實卻告訴我們:沒有人天生就是狗義工!

狗主放養狗隻 曾與鄰毗起衝突

何先生實非狗主,但為何偏偏卻與這山頭的40多頭狗隻拉上關係?原來,約在兩年前,他於附近的河邊清洗車輛時,碰巧在附近遇見一頭染有烏繩蟲病的狗隻出沒,期間追蹤牠至此村,赫然發現大量遭遺棄和放養的狗隻自由在村內行走,多半是營養不良,其中包括涉案的葉姓狗主。「狗主葉先生每早7點就放行屋內超過23隻狗係村入面四圍走,大小便,有次試過咬傷隔離鄰居。」何先生不諱言,相信狗主早與鄰毗結怨,令附近的街坊「忍無可忍」。而早於年前,己有一頭狗隻中毒身亡,死時痛苦掙扎所留下的痕跡,至今仍留在燈柱上。月入不足9,000多的何先生慨歎:「我成日都諗住中六合彩,中左頭獎既話,我一定攞筆錢幫佢地。」

八十年代公屋政政策爆棄養潮

政府在七、八十年代於沙田區推行公營房屋政策,於原有白田村的附近興建美林邨(原名為「梅林邨」),於1981年正式入伙,因公屋的契約列明租戶不能飼養貓狗,據何先生引述當時村內不少居民遺棄自養的貓狗在原址,而該批遇害的狗隻的母親,則來自山下的居民轉贈,作為保安用途,惟葉姓狗主長久以來疏於照顧,亦未替牠們進行絕育,以致不斷繁衍,釀成村內居民與狗隻衝突。

失實的調查、失責的狗主、失衡的政策,人的債,不僅要義工還、還要動物填命來還,公平嗎? 這輩子,作為人的我們,到底,還要牠們還多少年的債?

未命名1
圖:經警方聯同愛護動物協會兩星期調查後,推斷死因是狗隻集體誤食由食環署放置的毒鼠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