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劍青

本土研究社成員,經營民間地理思想,關注城市空間問題。 網誌

保育

三堆一爐的都市病理學

三堆一爐的都市病理學
廣告

廣告

因某種不能言說的政治原因,當一個已發展城市無端百事於21世紀再次經歷瘋狂加速開發與徹底改造,將必先盡其勞動、花光其財、生靈損壞、地土無光;然後始見大白象基建年年超支、隧道飽和、街道擠擁;新界無界、離島無島。如今民心生變若暴,城市形神蕩然無全,完全是自然可解。

那我們亦會明白,為何三個堆填區及一個焚化爐的廢立,對香港的命運有多重要。為何我們突然需要擴充遠超我們百倍需要的焚化垃圾崗?或者倒過來說,假若政府沒有能力處理未來接踵而至近萬億改造香港基建工程的垃圾,物理上又如何可能更高速興建高鐵、港珠澳、豪宅區、水貨城、新口岸來打通及塞滿2020年的新香港? 現實上又如何收拾地產霸權瘋狂捏取人民血汗後遺下大量的建築殘渣? 地又如何再瓜分下去?

有入必有出,城市是有機的軀體,「三堆一爐」就是有關Ecological Assimulation的消化代謝問題,即一個城市自毀時如何進行排泄的都市病理學難題。有些專業人士為官府說項,以為贊成興建「三堆一爐」,就能直接解決城市垃圾問題,完全無視城市肌理生態,實在愚昧至極。

當一個城市有入無出,或者亂入急出,中醫角度叫「消化不良」,科學一點來說,這叫做「過度發展」。過度發展的問題,具體表現於持續發展下生活質素仍不斷下降、底層居住環境日益困苦、舊社區因發展利益出現「不正常死亡」,愈來愈多非為滿足真實需要的發展等。但是,香港人很可能要在2047年之前,經歷這樣長達30多年的腸胃炎的絕境,暴食暴痾不能止,腸穿肚爛,腹疼至死。

還有能力自救的香港人,可以參考以下療法:

入不能出 從而反芻積毒
 
用盡任何辦法,讓特區政府在立法會拿不到那305億「三堆一爐」撥款,垃圾消化無法預期,定必大挫興建超支基建的狂妄,回收政策立竿見影,即時見效。

斷食 剖腹取壞物 通血氣
 
用盡任何辦法,否決現時任何掏空香港的大型基建項目,將資源善用於民生、醫療及興建公屋,讓城市回復生機。

作為城市研究者,理解三堆一爐性命猶關。積極調理,香港小命可保;置身事外,我城則無可救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