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馬克鍾

八十後廢青,現職白領。深信溝通、思考與閱讀才能在荒謬的社會中保持清醒。 網誌

社運

回應陳新滋校長的「十年以後當思我」

回應陳新滋校長的「十年以後當思我」
廣告

廣告

本來沒想到想過寫關於陳校長,因他沒有中大沈校長般角色鮮明。但近日陳校長人氣急升,終於充滿話題性,當然需要湊湊熱鬧,吃吃花生。為公平一點,先引用一下浸會大學對陳校長的簡介 ——

陳教授多年的研究成果,令他擁有二十二項美國專利和十八項中國專利。他著有六部有關化學的專著,發表超過五百篇研究論文,獲得引用超過一萬一千次。這些成果讓陳教授得到國際科學界的高度認同,因而獲得包括中國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日本有機合成化學會「Lectureship Award」和日本科學振興會邀請學人獎等國家及國際獎項。陳教授於二零零一年榮膺中國科學院院士。

從簡介中,可見陳校長對科學界有不少貢獻,不可不察!

科學,不是一門墨守成規的範疇,對科學有重大貢獻的,每每都是察常人之不可察,具有深刻的洞察力,這才能發現不同現象和發明各種科技成果。但陳校長有科學之才,卻不見得有校長之明。

近來,浸大兩天的畢業典禮都有學生自發撐傘上台,表達對真普選的訴求和對雨傘運動的支持,更有畢業生「跪贈雨傘」,希望陳校長接收。

我想起了六四,一九八九年四月廿二日,三名學生在天安門廣場前跪下呈上訴求書。我想起了928,今年九月二十八,警方發射僱淚彈清場,有市民跪在防暴警察前質問為何發射催淚彈。我想起了龍和道清場,有示威者在添馬公園跪下希望阻擋防暴警察前進。今天,我看見了「跪贈雨傘」,也讓我想起權貴的醜陋。

陳校長用「十年以後當思我」希望學生能夠更成熟的做每一件事,更全面去看事情。「十年以後當思我」,十年過去了,陳校長,你的思想進步了嗎?我唔係你心入面條蟲,點知你點諗?不過,肯定的是,你職位高了,更當起政協來,也許,眼角也高了,由上以下俯視人民,已經忘了村民點諗。陳校長用「十年以後當思我」訓勉學生,其實都係想講「我食鹽多過你食米」姐。

國家本是人民的,政府該是服務社會的,而結業禮是學生的。不知從何時開始,國家不再是人民的,市民需要絕對服從政府。而畢業生,僅僅在畢業禮那天,已被腐朽守舊的規矩所限制。陳校長指畢業禮神聖,神聖在大家都倒模般倒出來?陳校長指學生要以不影響他人的方式表達訴求,而陳校長可知政府終日無視社會訴求?當抗爭已經去到無關政府的畢業禮時,你該當有科學家的洞察力,明白政府問題的嚴重性,而不是要大學畢業生做回一隻填鴨!陳廠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