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陳校長,你錯了,還錯得徹底

廣告
陳校長,你錯了,還錯得徹底

廣告

浸會大學校長陳新滋上週六出席該校畢業禮時,見雨傘如見鬼魅,學生上台展示黃雨傘時,竟遭到無禮對待,「其中一人按校長陳新滋指示即時收遮,但因為拒棄掉雨傘,陳新滋竟惱羞成怒,拒向他頒證書、拒與他握手、拒跟他合照,並趕其下台。」《蘋果日報》(2014年11月16日)

佔領運動已踏入第五十天,舉世皆知,香港人亦在不同地方展示他們的信念,「我要真普選」的標語掛在你我不遠處。擔着雨傘的照片,無論是惡搞的習近平原型紙板,還是彭定康牛津舉傘的從容之態,總之,掛上黃絲帶、貼上「真普選」貼紙及撐起雨傘,都已是政治常態了,難道陳校長剛從火星回來嗎?過去一個多月,亦有不同大學的學生上台表態了,又有何特別?竟因此而掀動你老人家的情緒,還特意在典禮後說「請同學大家要注意,你自己都要自重」。

陳校長,你錯了!同學都非常自重,只帶了一把黃雨傘上台,只輕輕一撐,便又走到台下,於你絲毫沒有損失,他們有當你是防暴警察,張傘向着你「攻擊」嗎?沒有。他們有一邊舉傘,一邊向你吐口水嗎?也沒有。那麼,同學如何不自重了?就是因為他們尊重典禮,尊重自己,尊重你老人家,才帶着傘上台,好為自己日後的難忘回憶,加上一把曾經歷催淚彈和胡椒噴霧洗禮的黃色雨傘。這難道有錯嗎?你可知道他們帶着傘上台要有多少勇氣啊?並不是所有人都贊成的,甚至連他們的父母也反對,他們卻寧願冒被罵被算脹的風險,也要表達自己的信念,而你卻以為用「校長」的權力可以剝奪他們表態的權利,並以不頒証書作威脅,究竟誰才是不自重呢?

陳校長,你又錯了!典禮本來是很莊重的……直至在最高權力座位上的人,以粗暴的方式要無權無勢的學生丟掉雨傘的一刻,典禮便變成一場鬧劇了。因為,這場典禮的主角,不是十年寒窗苦讀的學生,入場的嘉賓,不是見證學生經過三年的大學學習生活後,懂得獨立思考,有承擔有勇氣,而是每一個人都戰戰兢兢,在所謂「嚴肅」的典禮前,盡力做好他們那配角的角色,為的是成就一套叫「典禮」的樣板戲,好讓那些權貴可以安穩地坐在台上接受觀眾的歡呼,而閣下則可以以主人家的身份,接受嘉賓的讚賞。可是,時代不同了,學生不是書獃子,正正是大學的教育令他們開竅,他們或許覺得台灣人在球場看台撐起黃色雨傘,大喊「香港加油」的場面「莊嚴而偉大」,卻感到不被尊重的大學畢業禮「虛偽而渺小」呢!

陳校長,你更錯了!據報,你在「上台致辭時引用梁啟超的《自勵》詩,表示為了社會公義不介意遭到攻擊,於是以『獻身甘作萬矢的』作比喻。另一方面,他又認為學生『十年以後當思我』,自會明白學校的做法。」《852郵報》陳校長是否以為時光倒流了四五十年,好像現在的大學生一般,赤手空拳去扺住面前的催淚彈、胡椒噴霧和伸縮警棍嗎?否則怎會以「的」喻己,張開的雨傘又如何能與「萬矢」類比呢?須知道梁啟超是革命人士,他口中的每句詩都與朝廷對着幹,這種身份的錯置,又怎能盲目地引為己用呢?旁人不察,聽後還以為你此刻的心情猶如戴耀廷教授呢,小心小心!至於「十年之後當思我」倒也沒錯吧,經此一役,何止十年,我輩浸會人,定當永誌不忘閣下繼幾年前許諾爭地失敗後辭職後,到今天彰顯正義豪氣干雲千萬人吾往矣的氣概,皆以「拋物線方式」把浸會的名聲再次帶起來。

最後,你說今天可以帶傘進場,難保他朝帶旗,還要是八旗子弟,便會帶很多很多的旗進場,成何體統云云。先不論何謂「八旗」,陳校長,平庸如我,也知道這種推論是沒意思的,因為每件事的成因與結果,都要放在一種「社會脈絡」(social context)作分析的,單單說會如何如何壞下去,只是某些政界人士唬嚇人的技倆,想不到校長你也挪用過來。也許,社會真正和諧,日後不會再有人拿着傘子進場,相反,形勢惡化下去,會有炸(詐)彈出現也說不定,誰可以推測得準確,是吧,陳校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