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洪昭隆

中學公民教育及歷史科科主任;Roundtable Education 研究員 網誌

政經

通識教育是新高中的公民教育課

通識教育是新高中的公民教育課
廣告

廣告

近日由於社會政治氣氛熾熱,連帶新高中學制的中期檢討也備受各界關注。當中通識教育改革的路向爭議聲音不斷,有極端說法甚至以政治理由鼓吹廢除通識教育科或大幅度減少社會政治參與的內容。面對種種批評,本文期望社會各界回歸教育專業,重新檢視通識教育在新高中公民教育層面的功能。

公民教育作為教改四大關鍵項目

德育及公民教育作為課程改革的四大關鍵項目,其課程的目標在《基礎教育課程指引–各盡所能.發揮所長》(2002) 及《新修訂德育及公民教育課程架構》(2008) 中寫得相當明確。就是學校應該先著重培育學生堅毅、尊重他人、責任感、國民身份認同和和承擔精神等五種首要的價值觀,按學生真正的需要,訂定對他們的期望,並提供全方位的學習機會。

課程文件提倡在推動上述課程的時候,以生活事件的教學方式,內容需涵蓋學生個人發展、生活經歷及社會問題。在第四學習階段時,對高中生的主要學習期望,包括認同法治和人權;具備敏銳的觸覺和批判思維以辨識社會議題蘊含的價值取向;以理性、多角度認識祖國現今面對的挑戰和機遇;及培育國民身份認同。而新高中通識教育科,以議題為本,著重當代及時事議題,培養學生多角度及批判思維能力的學習模式,正配合高中公民教育的所需。

修正舊學制的缺漏

推動教育改革,顧名思意就是希望改革舊學制的不足。從筆者的在學和教學經驗之中,以應試為主導的會考、高考兩試舊學制時期,沒有考試壓力,又提倡以跨學科形式推展的公民教育,的確成為了犧牲品。學者謝均才曾撰文指出,極大部份的本港高中學生,都缺乏在正規課程接觸公民教育的機會。由於學生選科分途,在學科之中,真正具有較具體公民教育內涵的科目如歷史、經濟及公共事務、通識教育科等選修學生人數,在舊學制之中,總不敵理、商科各主流大科。何況是有不少學校更會將周會、班主任節用作補課、測考,更進一步削弱了高中生在公民教育範疇的學習機會。

除了課時以外推動高中的公民教育,另一個關鍵的問題是缺乏曾受訓的教師和資源。吳迅榮及梁恩榮在2004年的一項初中公民教育的研究便顯示,75%以上的公民教育的教師從未接受或接受少於十小時的培訓;而85%以上受訪的學校遇上缺乏受訓教師的困難。缺乏足夠師資,令中學的公民教育發展受阻,研究更指,有半數學校管理層,遇上教師拒絕擔任公民教育老師的情況,原因包括教育政策不清和缺乏課程資源。

在新高中學制通識教育科開展之後,上述的情況有明顯的改善,由於通識教育科作為四個核心科目之一,在新學制推展之時,已有數千教師曾接受相關的教師培訓。課程資源方面,無論教育局、考評局、政府部門及本地關注通識教育的團體,均致力開發學科資源。加上有本科有獨立的課時及相關的考評準則和要求,較之於學校個別處理的滲透式公民教育課程。教師可以有效地從知識、行為及態度三方面培育和評估學生的成長進度。

彌補公民教育的不足

至於最具爭議性的社會政治參與部分。在兩年多前,筆者援引《國際公民教育研究2009》撰文指出,「本地的公民教育絕非在『國民身份認同』一環上表現欠佳,而是學生欠缺『參與』」。參與當中包括在「校內的參與」及「校外的參與」,特別在社會政治參與的百分比,低於各參與調查國家的平均水平。由此可見,如果要提升公民教育的成效,需要鼓勵我們的學生,特別是高中生,從被動的聽課者、觀察者,轉化成能夠肩負社會責任的參與者。

事實上,在新高中通識教育科的教學和考評方面,師生均日漸重視社會政治參與等相關的議題。學生透過包括課堂、講座、實地考察、獨立專題探究等不同的方式,能夠長足地探討政治、法治、及公民參與等各種權利和義務。這方面的發展,正好彌補了香港學生在公民教育表現上的缺失。

讓教育專業自主

新高中通識教育科始終都是一個新的科目,在課程內容、教學支援和公開考試的評核三方面仍待進一步的討論和優化。在過程之中,更需要社會各界的積極參與。但假如部分人士以政治目標凌駕專業,無視學科對社會的重要性,忽視通識教育科作為公民教育課的功能,提出大量不合學理的建議,則對莘莘學子百害而無一利。何況課程剛定不久,若在短期內有重大改變,將加重教師對掌握課程和評估的負擔。最後引用教育局前日聲明作提醒:「希望各界勿將社會上一些『政治性』爭議滲入學校課程發展中,並尊重香港在課程發展和考核上的專業精神和機制。」

延伸閱讀
《基礎教育課程指引–各盡所能.發揮所長》(2002):從四個關鍵項目學會學習–分冊3A德育及公民教育

新修訂德育及公民教育課程架構

吳迅榮、梁恩榮:香港初中推行公民教育的現況

謝均才:中學社會科目和公民教育

洪昭隆:不及格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

教育局就通識科檢討發表聲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