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達寧

序言書室及實現會社書店老闆 網誌

社運

想衝,應該點衝?

想衝,應該點衝?
廣告

廣告

我唔知點去諗衝立會,但我唔想用陰謀論去話人鬼。ok,其實我有時覺得的確有派系將派系利益放得比運動的成敗前,但唔等如佢係鬼。好多時只係佢七,或佢對行動的想法同你差好遠。

我其實唔會從根本上反對衝,而係要問點衝。而家有種「凡衝的,都是尻的」的講法,我冇辦法認同。因為所有佔領運動,係所有,包括而家三區,都係衝出來。所有話衝會引發清場的講法我都唔buy,因為day 1就係衝,就係佔領。佢要因為你衝所以清場,day 1 就可以。

因為我認知未好全面,所以唔可以落明確判斷。但let's say,今次衝有尻的成份,如衝開左道門,自己又唔入去,或用假的消息叫人衝,仆左街走去屌大台,我都反對。但當佢係尻衝,我地係點鬧法?係鬧所有衝的人?定係針對佢尻的地方去鬧,然後期待或準備一個唔尻的衝會出現?

如果你out right反對衝,我覺得it begs the question that what you think is the best way to carry on the movement。並且,另一個問題,有冇各有各做的空間和倫理。就算今次係唔合倫理、係尻,我地都有責任講出一種規範係乜。一句會影響其他人,並不構成反對一個行動的充份理由。因為咁等如有行動都要問過晒人先做得,which is not what happening to all actions。例如攪藝術係唔使問人的。做到點要問人,係一個問題。

如果你唔係out right反對衝,咁就更加要問,點衝先唔尻。然後大家一齊去講下,點樣可以衝得好。指住人不斷話尻is not helping。我希望我地係去完善衝的策略與論述,而唔係因為衝個D人派系不同,而隨眾用你唔認同的價值去屌佢。

以下係其中一個倫理。我認為要求衝的人表名身份並不恰當,因為咁係會令佢地面對嚴峻的司法後果。作為戰友,冇可能咁做。如果係外國抗爭,有人放汽油彈,唔通會表明身份?然後走去舉報就係義舉?sorry,我真係接受唔到。你可以唔認同,但冇理由邀請警政去打壓呢個人。要嗎,係運動內屌臭佢。警政係敵人,係來打擊所有運動。同警察、國家機器仲friend過抗爭者,你真係doing it wrong。

最後重覆一次,呢個運動係佔領運動,本身就係靠衝先打返來。冇人去衝,唔會有自修室、垃圾分類、大台、唱歌。你唔衝,都請對衝寬容D。

各位認為要切割的朋友,我與你一樣,覺得昨晚係尻衝,係好白痴。亦非常唔妥熱血公民的所作所為。(我第一次開名,唔講派系,因為本土派唔係得熱血。唔應該鬧晒。)

但原來係要切割?在下寫個status,想叫人唔好反尻衝變左反衝,比我想像中多like。有左翼朋友話,個d實係熱粉。當然有好多啦。但個行動係未只得熱粉支持?其實運動中係有衝衝仔。你唔去正視,甚至讉責,佢地就會走去d尻衝團體。到時你就係自我實現預言,凡衝的都是熱狗。不過到時你會好唔開心,因為原來好多人比你逼左去熱血,你就會話香港右翼極端主義抬頭。

對尻衝友,唔好鬧咁盡啦。show some love。教佢地點衝啦。教識佢地乜野係衝的責任與倫理。要教第一件事就係唔切割,留住佢。

有人話尻衝者係鬼係壞份子,一定要趕走。sorry,趕唔走的。佢就係運動之中,千奇唔好低估願意尻衝的人口。你越唔想有尻衝,就越要陽光化佢。唔好當所有想衝尻衝的人係熱狗,呢樣係熱狗最樂見的。每次熱血大振,其實都係我地做左d野,令尻衝人尻衝左去做熱狗。佢地本來係有救的,分分仲係左翼。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