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笑熱膠

笑熱膠
廣告

廣告

9月12日學聯在旺角辦論壇,被人圍攻喝罵

今日凌晨有人撞爛立法會的玻璃,更有人號召拆金鐘大台。學聯批評這些人蒙面衝擊之後四散,不負責任。這是很客氣的講法了。當這些人喊出「是否民主運動無關重要,現在去衝就是一切」的時候,他們已經絕對不是你我的同路人。他們已經忘記初衷。有些朋友仍然以民主同路人視之,是太天真。

這些人有一套貌似激進的「理論」,對部分經驗不足的佔領者可能有吸引力,但只要稍加分析,就知道熱膠理論絕對荒謬。

熱膠,是指一眾貌似激進,專好抹黑/抹左/中傷污衊/父權主義/唯我獨尊的有形與無形團體。熱膠者,頭腦發熱,自以為真理在手,專好獵巫 – 羅織罪名打擊別人、抬高自己,經常阻止其他佔領者搞街頭討論。在關鍵時刻,更假扮激進衝擊,不過自己號召完畢就散水。他們尤好膠膠上口,愛罵別人左膠,包括學聯在內。既然他們頭腦如此發熱,又如此愛膠,不妨稱之為熱膠。在這次佔領運動,很多社運朋友都被他們攻擊過。

「你不代表我!」

「我有說過我代表你嗎?」
「你揸咪嗌口號就是想代表別人!你搞大台就是想代表我!」
「哪有這個道理?揸咪人人可揸,你也可以揸;你也可以自己在另一邊搞自己的大台。有多少聽眾,看你的本事。沒有人來聽你的,只能怪自己,豈能怪人。其次,只有具備政府公職而且職級很高的人,才可算代表著公民行使職權。我又不是這些人,所以我根本不想也不能代表你。」

「你反對衝十字路口,就是想散水,然後宣布階段性勝利!」

「反對某個具體行動,就等於想結束運動,這是什麼邏輯?對了,是中共邏輯,即是無限誇大,上綱上線。這種態度,像專制主義,一點不像民主派。其次,你把某個具體策略,當成最高原則,根本是笑話,一點常識都沒有。策略一定要隨機應變,沒有所謂永遠不變的策略。只有民主目標才是不變。但你們似乎對民主並不理解呢。」
「你地根本不敢衝,我地先敢衝,所以功勞歸我地。呢度係我地打生打死打出來,所以你地無權係度擺檔搞討論!」
「哈哈,笑死人!你地同共產黨同一個思維,就是打天下,坐天下。老兄,這是皇帝思想,不是民主思想。其次,你以為只有你抵抗過警察?你看看這裡,無數人都曾經擋過警棍和催淚彈。不要貪天之功為己功啊老兄。」
「總之你地隨時都想散水,然後宣布階段性勝利!」
「唉,什麼散水,我已經指出你根本是污衊。至於什麼階段性勝利,我不明白你說什麼,你是否認為,今次佔領行動只要不斷衝擊警察防線,就能一戰功成,得到真普選?」
「晤試過點知吖!」
「好啊,那你自己去試。但我們也有權試驗我們的方法,你無權妨礙別人的試驗。」

「你來插旗,是想騎劫運動!」

「插旗人人可插,互不侵犯。你鍾意可以插幾百支旗,沒理由來干涉我們。至於什麼騎劫的指控,你又不是我肚裡條蟲,怎能坐實我有這個企圖?這不是含血噴人嗎?這是民主嗎?」
「但係你地泛民就是想騎劫運動!」
「我又不是泛民代表,你同他們講,不要同我講。」
「我知道你地係咩人,你地就係泛民,隨時想出賣運動!你地曾經在X年X月某次行動叫人散水!」
「你在X年X月某次行動見過我嗎?你搞錯了,我根本不在那裡。我叫咩名?你連我咩名都不知道,卻來含血噴人,究竟什麼目的?」

「沒有大會,只有群眾!」

「有沒有大會,難道你一人說了算?難道不應該由群眾來決定?」
「沒有大會,只有群眾!」(通常他們只懂得重覆又重覆….)
「難道群眾和大會必然對立?為什麼?」
「沒有大會,只有群眾!」
「為什麼群眾不可以召開大會?你阻止群眾開大會,豈不是專制?」
「大會只讓自己人發言,呢個唔係民主!」(好在終於不再重覆)
「對啊,但這說明我們應該改進大會,讓大會有台下發言,而不是不要大會。主流泛民的大會,的確有弊病,就是沒有群眾的聲音。其實外國的佔領運動,也往往舉行大會,不只有台下發言,甚至還請群眾參與民主決策,發展出一套投票手語,例如高舉雙手搖動,表示贊成,放下雙手搖動,表示反對。這就是群眾大會。你抄下這個網址,學學人家怎樣做到群眾和大會兩全其美吧:
http://www.seedsforchange.org.uk/handsig.pdf
「沒有大會,只有群眾!」
「再見!」

「你地係左膠!」

「塑膠我聽過,未聽過有一種膠叫左膠。我也沒興趣跟你討論什麼膠。」
「左膠就係好似你地你D人,成日搞街頭小組討論,又晤見你地去衝!左膠住嗮!」
「乜唔可以討論完去衝咩?」
「你地左膠就係大中華膠,想為蝗蟲出頭,一D唔愛香港,只愛大中華!記住香港優先!」
「不愛香港就不會在這裡了。但是你這種口吻,表面上同中共對立,其實是一樣的,就是同樣拿個什麼愛字,當作大棒,到處打人。這不是愛,而是恨。愛是由衷的感情,不能也不該拿來當作政治義務。封建時代的忠孝觀念才是這樣;或者極端民族主義才是這樣。民主不是這樣的,這樣其實是反民主。民主就是多元,就是互相尊重;但是你出口傷人,動輒罵大陸人民蝗蟲。大陸很多貪官,但也有李旺陽!也有一百多大陸民運人士因為支持香港雨傘運動而被捕!難道這樣的人是蝗蟲嗎?」
「總之香港人沒必要聲援大陸人爭民主!」
「這個可以慢慢談。不如你也來發表意見,我們平心靜氣來個討論,也讓在場群眾一塊討論,人人五分鐘發言時間,你也解釋一下為何大陸人是蝗蟲?」
「唔X得閒同你地講!」(因為凡是試過出來講的人,要麽就是重覆所有污衊說話,要麽就是啞口無言)
「那就再見。不過奉勸一句:你們的行為一點沒有民主風範,反而只像頭腦發熱的蠻牛…」
「你唔好甘寸!」
「哎呀,對不起牛牛,不應該拿牛牛跟你們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些熱膠的思維特點,就是一切絕對化:衝擊絕對好,後撤絕對壞;沒有大台絕對好,有大台絕對壞;沒有街頭討論絕對好,有就絕對壞。不過這套理論只是用來罵你,對他們自己是完全沒有約束力的。他們要後撤就後撤,他們要自己搞討論就搞討論,因為…他們的真理標準只有一個,就是以我劃線,我做的一切都對,別人做的一切都錯。那麼,所謂別人是誰呢?你以為是中共或者梁振英政府?不。雨傘運動所有其他團體,才是主要敵人。有趣的是,講到政治立場,公開的或暗裡的,同是熱膠,可以南轅北轍,有些像極右本土,有些像重慘維穩黨,有些,唉,什麼都不像。當然極右本土是主要的,但我也見過有些熱膠,攻擊人的時候就扮激進本土派,自己同普通市民聊的時候就大講中共好好好。無論如何,熱膠立場儘管不一定相同,其頭腦發熱則一,其兇惡橫蠻、誓滅其他團體亦一,所以戲稱之為熱膠。或云,你不理他們就是了。過去很多人就是這種態度,但是,民主派如果道理講不清,只會令不明真相、剛剛政治化的青年人覺得你理虧,並因此成為熱膠追隨者。

2014年11月19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