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周諾恆 jaco

社民連內務副主席 網誌

社運

唔係講應唔應該衝,係講點樣看待一個行動

唔係講應唔應該衝,係講點樣看待一個行動
廣告

廣告

攝:獨媒記者Gundam Lam

政治問題應該政治解決/討論
派系問題應該派系解決/討論
行動形式問題就應該從行動形式上去解決/討論
行動倫理,就應該從行動倫理去解決/討論

而,就算我對形勢既判斷係同衝既人唔同 (即係我唔覺得依家既形勢適合衝到咁既程度),我覺得好難話人地衝就係鳩衝的。畢竟有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有一千個行動者,也有一千個形勢判斷。

形勢判斷、行動選擇本身的不同,我認為是不能上升到道德層面去講衝就係鬼、有心搞散運動,又或者唔衝就係鬼就係拖後腿的。因為這些都不可能是絕對的、先驗的東西,只有在實際中辯證出來.如果當了自己的傾向係絕對真理,咁有一次人地比你更加衝/唔衝時,你又如何反駁人地呢?

而,我在反東北時,也曾對一些V仔講:其實你話你有不惜一切一定要停佢個會既決心,但我睇大家咁既人數同裝備,真係唔覺得有。而好老實講,我都未有咁既準備。我好希望自己有一日可以成為那些就算恐懼也咬著牙向敵陣殺去的人.但呢一刻,我仲係有保留有底線的。我只能夠承認呢一點,然後不斷地同自己做心理建設。升級,真係唔止 「媽,我今晚做左d野呀!」,係需要諗埋個行動本身點先真係「做到野」,而且會鼓勵到其他人的。

我絕不認為 「不惜一切的決心」等於 [我今次一定要付出性命]。咁叫赴死,唔係拼命。 但拚命者,係會裝備自己、有心理準備,同埋組織死士,為了目標,去冒著包括死亡在內既危險,去嘗試做一個行動。

如果,如果自己唔係咁樣,如果自己係有底線,咁有咩道德高地去話相對 (只是相對) 保守/溫和的人就是鬼/拖後腿呢?

但咁係唔代表唔可以批評的。因為,正所謂運動是大家的,咁任何人的行動 (weather衝or not衝),都係會影響到大家的.而如果影響到大家,就無得唔講倫理了。

因為,第一,既然運動係大家、行動會影響運動,衝/唔衝/乜柒都好,係要處理好 「運動」 的共識的.我講既共識,不代表全部人做同一件事,不代表要100%同意,甚至不代表全部人不反對-當個scale係千人萬人,無可能的.但有無最起碼的機制去溝通去提高民主成份?可能有d人話無,而且係因為 「大會」 壟斷。

咁,fine. 咁自己又有無嘗試過build up個機制?大會不代表你,你憑乜代表村民?(得啦想話我地打邊爐嗰d人唔使再講,我話左我無同其他村民溝通先係唔啱的)

第二,如果話大會已經壟斷到一個程度係你無可能去run任何民主機制只能另起爐灶,我都覺得OK。咁個爐灶呢?如果燒燶野、倒瀉野,邊個抹呢?人地點樣分辨邊個爐打邊個呢?

第三,如果又要無大會又話要各有各做,但另起嗰個爐灶又無識認,但個場又大家一條船,有鑊人地要揹,咁其他人係咪都有權去進行自己既行動,係咪都有權「以自己既行動去影響個運動既衝突程度」、你有你升級佢有佢維持現狀甚至降溫呢?點解想升溫既就係村民就代表民意,唔想升溫既人就唔係村民就唔係民意呢?點解咁「反共」既 "民主運動" (熟我既人會明我點解又要加星又要加引號) 既內部民主係咁 「人民民主專政」 既呢?

即係當日第一次衝龍和道,現場好多村民屌撚柒馬路上既人,「自發」組人鏈、推人上返行人路、大聲係咁屌,我都好撚嬲,都叫d人唔好咁樣對馬路上的人的.但個原因不是我認唔認同當晚出馬路 (而我係唔認同的),而係我覺得如果大家聲稱自己係同一個運動同一條船,相互之間不應有咁既暴力的.而且咁樣既操作,亦唔會有效,只會更加令唔同取向既人之間撕裂。

而同樣既邏輯,也應該 apply 在另一面的。你無可能問都唔問,就進行明顯地會令整個運動既人都會更加危險既行動的。

但另一個問題,蒙面,我係不同意蒙面本身就不道德、露面本身就光明正大過人的.我自己都有做過一d不露面的激烈行動的 (不過蒙面我就唔會入人群,單拖自動波或者三兩友搞撚掂。無事走得甩,有事自己揹.)。但當然我也不可能同意,蒙面才是醒目仔、露面只是佔領光環。我絕大部份時候都係傾向唔蒙面的。

點解呢?因為,咪又是,個形式/方法「抽空」地講,係無對錯的啊!

應該要問的問題係:唔係 「影唔影響到人」,呢個係廢話,要問既係,「有幾影響到人?」你係呢邊咁做,是咪會俾左藉口政府搞鳩其他人呢?嗱我唔是話影響到人、沒有人地同意就「絕對地」不能做,但呢個係必須要在考慮之內的。

咁點解決呢?我會話,首先就要去衡量個影響,越影響到人,就越要溝通、協商的.其次,你個爐灶應該要可以被辨認,甚至應該主動、儘量令到人地可以分得開唔同既 parties,自己受返個政治後果.而且唔好忘記,如果你走得甩,始終都係露面既人幫你食左司法既後果。

一係,就俾心機,去搞d自己既行動,然後蒙面承認責任囉.好似人地恐怖份子咁。佢唔會自首唔會鳩坐等拉,但要認的。也唔好講 black bloc了,black bloc 有d係有組織、而出得黎也著哂黑色人地一睇就分到邊d係邊d唁係的.人家真的是要開片,真正想開片的人係唔會想咁多閒雜人等係度的.而就算開片,見到有D人番撚撚薯咁亂企、or 大隊軍警殺緊來大家要走時佢地唔識路、or 走得慢的人..........諸如此類,唔。是。自。己。走。先,而係先帶這些人離開,自己先走的。而且好多時d抗議各路線係明文or不明文地分了zone,呢度 black bloc 嗰度white bloc (唔打鬥,著住大量好似米車胎人咁既護具去衝)嗰度丟下紙飛機嗰度鳩坐既,而不是混入人地堆度升溫跟住自己閃先的。而 black bloc 都唔係完全無底線無江湖規矩的,接近無限制的打鬥,其實都唔會用槍,唔會 kick 跌警察後攞刀割佢喉的。點解呀?因為大家真係有底線囉。

咁所以絕大部份時間我都寧願露面的。咁當然,無論點分,都係嗰句,任何事都有後果,爭在邊個食。所以儘量,自己想避都好,諗埋點樣唔好自己唔食人地硬食.(同埋唔好唔記得,一場大型抗議一場布公眾參與既行動,點可能無人揸咪無人做MC?唔通take up呢d工作既就係佔領光環或者係傻仔?除非你話發起一個純black bloc行動啦。)

咁就算你話去到殺人既地步,都有底線的。你估買起條友,個刀手可唔可以順手殺人全家呢?就算打仗,大部份時間都有d基本規矩啦,大者就係唔會亂開戰、開戰規模亦唔係一打就全面戰爭、核彈更加係學毛主席話 jai 「雙方越多越不敢用」,細者化學武器、達姆彈禁用、禁止攻擊非戰鬥人員、不准攻擊醫同教堂,的。

至於對社會公眾觀感甚至後世反抗勢力發展既影響,太複雜,好難講得清,我會姑且當係形勢判斷咁去看待,無相當既共同討論基礎,好難從呢D討論中得到d乜。

但以往都屬於成日嗌升溫升溫既我,近年係經常會想起六七十年代紅色浪潮的各個左翼,講passion講組織力講戰鬥性,無一樣唔勁我地十萬倍,法國德國意大利美國日本等等竟然可以搞到有掟石有汽油彈甚至有AK;香港夠勁啦,反英抗暴。

咁又點?一個二個俾國家機器打謝哂,打到你D組織企唔返起身。升溫係一定要,但係個步伐係點?D方法係點?論述係乜?群眾組織係邊度?好多野要處理啊.大把當年既人坐監坐到今時今日都未出來。

衝立法院,台灣農民一早試過。1988年,520,五千農民 (WHICH當時台灣解嚴不久加上農民一般比較保守, 五千係非常誇張的動員力) 請願演變成大規模衝突,結果拉一百三十幾個,告九十幾個。而由於大量中堅組織者同農民被捕,組織工作後繼乏人,咁撚勁的農運就低迷了幾十年。

PS:呢個世界,反大台/反糾察/要衝,唔一定係 「熱狗」;撐大台/組人鏈/反對衝,亦唔一定係 「大會」。

2014年了,冷戰過左好耐了。連中共都唔一定成日話反對佢既就是美帝控制的了。唉,算啦我唔係寫文既材料+好眼訓。亂糟糟,發UP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