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運動公社

發佈和討論有關運動與政治/社會/經濟的議題 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commune 網誌

體育

一位英國人在關島追尋的小國足球夢

一位英國人在關島追尋的小國足球夢
廣告

廣告

譯:運動公社

按:香港隊剛在東亞盃外圍賽與關島踢成零比零。但五年前,香港還曾經以十二比零大勝關島。現在香港隊卻連世界排名也不及關島,究竟誰是關島進步神速的主要推手?

「我在南安普頓長大,一切都很平淡無奇,我不想一直都這樣。我記得我在小時候躺在草地上,看著飛過頭頂的飛機,在想著他們會去哪裡。」Gary White說道。他的執教經歷卻一點也不普通,到目前為止,由當初的 Bognor Regis小鎮的業餘足球隊走到現在的關島,40歲的他已經有超過20年的執教經驗。目前,這位有豐富國家隊執教經驗的少帥正在太平洋北部興風作浪。

說到足球,身為亞足聯一員的關島也許不值一提,但在直至數年之前,他們絕對是不值一提,慘敗是他們的家常便飯,例如在2005年以0-21被北韓技術性擊倒。在此前,關島在2000年參加了至今唯一一次的世界杯外圍賽,並曾以0-16不敵塔吉克斯坦。

「關島是美屬領土。」Gary White說道:「我在2012年第一次來到這裡的時候,被人問到我入境的目的,我很自豪地告訴他們,我是新任關島國家足球隊主帥,對方竟然說我的身裁也不像是踢過NFL的球員。於是我在教練組裡訂下了一條規則,誰把橄欖球稱為足球就要被罰款,看來我在今年可以度過一個不錯的聖誕節了。」

關島國家隊也踢得不賴。作為一個人口不到20萬人的小島,關島無論在場上還是場下都是小國的楷模。「在我執教的這兩年內,我們的國際排名由第196位上升到第162位,高於泰國及香港。我們的目標是打入130名以內,並進一步提升。」

Gary White在21歲的時候就毅然放棄半職業的球員生涯,全情投入全職教練的工作。由於他在本土的機會有限,加上他有意外闖,出國工作是一個很合理的選擇。他在澳洲逗留過一段時間,教導年輕球員,並開辦了自己的足球學校。他在1998年得知一些小國的足協獲得國際足協的資助,以發展他們的足球及聘請外籍教練。

他立刻就到處尋找機會,六個星期後成為英屬維京群島的主帥。他認為這對於一位24歲的教練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起點,有機會去學習和實踐,即使犯錯也不會引人注目。對此,同樣在小國開始執教生涯的保亞斯肯定會表示贊同。之後,Gary White轉任巴哈馬主帥,一個比英屬維京群島大些的國家。

他在加勒比海度過了不俗的九年,接著在西雅圖為美國的青訓出力。他在2012年遇到在亞洲足壇甚具影響力的Richard Lai,並深得這位關島足協主席的賞識。Richard Lai利用國際足協的資助把場外的配套搞好,所缺的是一位合適的教練。

Gary White說道:「這裡的設施可以與世上任何一個地方媲美,但這裡沒有信念。他們在多年來都是大魚腩,只是想把失球的數字降低。我們找來了一些球員,他們在可以代表關島出戰的球員當中是最棒的。」

當中有不少人在美國各個級別的聯賽踢球。「向這些身在美國的球員推介關島並不容易,因為他們都能看到關島的往績,但至少現在我們的大部分球員都是職業球員了。」

「我們改變了他們對待足球和比賽的態度。我們可供選擇球員不多,他們必須踢好每場比賽,這會讓人精疲力竭,但我們幹得不錯。我見到一些教練有時會疏遠球員,但你必須要把他們視為活生生的人,並用這樣的態度對待他們。例如你在關島打一個電話到美國祝一位球員生日快樂這樣的蒜皮小事也可以有很大的作用,他們會因此而願意為關島踢球。」除了把關島足球的環境變得職業化,他還把國家隊與當地獨特的查莫羅文化(譯注:馬里亞納群島的土著被稱為查莫羅人)結合起來,他們在比賽之前會一起跳戰舞。「球隊和球迷都很喜歡,這既是一個標志,也是一種維繫關係的方式。」

他回憶到2014年在緬甸舉辦的亞洲挑戰杯對陣中華台北的那場比賽。中華台北面對一支以往可以輕松擊敗的對手竟然輸到0-3,他們開始不斷犯規,關島的替補席全員都「破紀錄地長期站在場邊」,支持在場上拼搏的球員。「數以千計的緬甸球迷在高呼『關島、關島、關島』,他們或許看到我們相互支持的氛圍。」

在執教關島的同時,Gary White也正在修讀在2011年開課的英足總精英教練課程,為期兩年。他是16位年齡不逾40歲、經過精挑細選被認為有潛質成為精英教練的學員之一,他們有可能是歐足聯A級教練執照考核得分最高的一批人。雖然不斷在工作與學習之間的路程往來預期要花260個小時,但他樂在其中。

「由於英格蘭足球的風格人所共知,人們都認為我會傾向簡單直接的足球,但他們不了解英格蘭足球的發展。與其他地方相比,我們一樣也有不少優秀的教練。這一代的教練了解現代足球,他們會挑戰那些舊有的思想。雖然還在培育這樣的教練,但我們是第一批畢業的教練。我學習到很多實用的東西,身為關島主帥,我可以不斷在球場上實踐我在課程上所學的知識。」

有這樣的資格和履歷,Gary White應該可以在國內外都獲得大量的機遇,至少他在當初以為是這樣。「現時有許多球員在退役後開始執教,我知道我的球員生涯不會給我帶來優勢,但我很早就開始執教,比任何人都要早。」

他的經驗和能力固然是無懈可擊,但只有出色的球員生涯才能掃平執教的障礙。「在英格蘭,球星的執教機會遠遠多過其他人,因為這裡的文化就是這樣。他們認為如果你在踢過無數場高水平的比賽,你就肯定會知道怎樣做,但做球員和做教練是兩回事。許多球會都不願意相信新人。我在有限的資源之下也可以干得有聲有色,但一家球會寧願聘請一位在另外兩家球會帶得不理想的教練,只因他是一位著名球員。球會需要有更好的管理層,他們才會作出新的嘗試。」

對於Gary White這樣的教練來說,英格蘭頂級聯賽的球隊或者不是他們可以在短期就可以接觸得到,但這是中期的目標。日本、韓國及中國的球隊更適合作為現時的目標。

「我想回去向人們證明我的能力。為何球會不願意提供這樣的機會?難道這樣做對球會及球迷會有壞影響?歸根究底我是英格蘭人,我想帶領自己的國家隊,而不是別人的國家隊。」

原文
作者:John Duerden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