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金鐘道上班的白領

一名最普通的中環白領,人生最勇武的是曾用拖鞋打死蟑螂。928著實哭了一整個晚上。然後第二天上班,上司第一句話是:你今天穿了大家樂的制服嗎? 網誌

社運

遍地開花之二三事

遍地開花之二三事
廣告

廣告

發聲等如存在

像筆者這種大學時因為通識要求,讀過幾本 JS Mill 、Hayek、Friedman、Rawls的假番書妹,這幾年其實一直都看不順眼政府政策。只是作為一名家教良好的離地中產,一直都恪守「莫管他人瓦上霜」的做人宗旨,沒有出聲。有時自己或身邊的同事說上一兩句,那些大家長式的前輩就會訓示一輪「國家發展是硬道理」。大家長也不是為了討好誰,我的確相信他是真心相信國家、相信政府。但是長期之下,似乎公司,甚至整個社會的民情,就是支持政府,沒有別的聲音。

9/29一天,我穿了一身黃色上班。我發現原來我的行業裏,很多同事及朋友都是同路人。幾次的金鐘午餐後,我們將討論帶回公司的休息區。一開始大家長都會重覆他的論點,但我們都算團結,幾次之後,大家長都算了。然後我們發現,其實公司遠較之前想像開放。東主根本不重視我們一群中層以及再小一輩的政治取態。反而一直是我們自我設限、自我滅聲,才令另一邊的聲音顯得特別響。

只要發聲,黃絲帶就一直存在。小羅福斯總統就說過:「除卻恐懼,我們別無恐懼!」(We have nothing to fear but fear itself.)

地區工作

這兩個月以來,筆者基本上在中環洗樓,跟超過一百位中環人討論雨傘運動。筆者當然相信冰桶登記,所以這是筆者討論的切入點。筆者自己的感覺是,其實大部份人能同意的事情很多,但是很多人的想法,都幫助筆者想得更深入。筆者開始收集區議會、立法會選舉的資料,亦是受這無論次的討論所啟發。

我鼓勵大家多跟別人交談。現在各區都有洗樓隊。就算只能參與三個晚上,一定會對各位有所啟發。有了經驗後,各位甚至可能有興趣,在各自的地區繼續落區,令運動真正遍地開花。其中一組洗樓隊,在獨立媒體網寫了好幾篇,洗樓後的心情筆記。詳情請到大專政改關注組的profile page。

先戰區會、再戰立會

筆者相信,我們的政治路線圖,是應動員選民登記、再部署區會、以及立會之戰。這個意念,是筆者自發洗樓後的結論。我們一眾禁足型黃營的想法是,如果不能到佔領區,我們還能做什麼?結論竟然是很多事情我們都沒有做盡!商業世界的訓練是:「奧運銀牌,只是最成功的失敗者。」所以在合法合理的框架內,一定要做到最盡,否則輸個馬鼻,還是輸了整單生意。商業世界是沒有安慰奬的。

所以當發現區議會有76席、立法會有最少2席是可競爭而沒有泛民出戰,受商業訓練的我們都覺得不可思議。英國三大黨(保守黨、工黨、自民黨)之所以為大黨,其中一個承諾就是每次大選,三大黨在所有的選區都會派人出戰。有些選區,如蘇格蘭對保守黨,勝算基本為零,但仍然會派人出戰。當中的原因很多,足夠寫另一篇文章。但是基本上,訓練新兵、牽制敵兵、長遠植根,都已經是好原因。

溫和泛民vs本土

黃營裏面有路線之爭,本是自然不過之事。英國保守黨,鬥了廿多年,還在為親歐、疑歐不停爭論。難道建制派又是鐵版一塊嗎?傳統左派、商界、公務員系統、到這幾年新興的最左派,他們之間的爭論亦從不間斷。他們比泛民有利的地方,是在所謂的大是大非議題上,保持一致。

筆者的一位老教授,就常常說,最保護自己的做法,是將部份的支持,給多自己稍為更激進的一群。有兄弟姐妹的讀者都知道,如果姐姐玩到凌晨兩點才回家,那麼妹妹玩到凌晨十二點才回家,父母也不能罵妹妹罵得太厲害。政治光譜,永遠是由一左一右,兩邊最邀進的兩點所定義。

當然,有一些基本規則,是需要大家認同的;所謂最激進,亦往往要有現實考慮。但在這些大規則的前題下,光譜愈闊,則對我們愈有利。下一次區會、立會,筆者期待會出現新面孔。政況光譜,會否再度擴闊,則在乎我們這一兩年如何發聲。

筆者無意在本文討論自己對個別政黨的看法,但如果讀者覺得現有所有政黨都不代表你,那麼你更有責任發聲。因為只有當你的聲音夠響,才會有政治人物願意代表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