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樹暉

民陣副召集人、警權組召集人,學聯前秘書長,嶺大哲學系畢業,大二開始讀社會學。大一上系會,大二學生會,大三學聯,大學生活就是上莊。閒時喜歡聽張懸和 Pink Floyd,最愛留在家中昏睡。 網誌

社運

關於糾察

關於糾察
廣告

廣告

今晚的「拆大台」、「解散糾察」行動最終化為一場討論會,有數點想跟各位分享:

一、 今晚的講話中,我並沒有斷言地認為糾察是必需的,但這兩個月來,和平佔中的糾察團隊的確有協助夏愨道的生活起居,是不是沒有糾察,村民就處理不了?當然不是,但事實上糾察的確與村民、防線守護者一起解決了問題,他們不是必須,但就如場區內的不同小組一樣,有其功能,至少糾察們在50多日來無日間段,7日24小時內提供協助;

二、最近大家所指的「糾察」其實是指什麼人?今日討論會上多次提及臂章問題,指臂章是權力(下段回應)和大會的象徵,不應用。的確,臂章是和平佔中團隊的意思,所以大家都有明確的識別,知道所指的「糾察」其實是什麼團體「糾察」,但過去數天的事,有關「打人」、「拆台」的人都不是和平佔中團隊的糾察隊。如把任何人自稱「糾察」而引起爭執的都歸納為和平佔中糾察隊,是不公的指控。事實上,有關「拆台」一事,今晚已有事主承認責任,「打人」一事也無證明;

三、有關權力問題,正如各區一樣,有不同的團體參與日常工作,糾察隊本由和平佔中所提供,也就是說,是和平佔中的工作團隊。糾察從不存在所謂權力,接受糾察隊的人都是基於對其背後團體的信任,正如各人都可以自組自己的工作人員一樣,醫護是、物資站是、防線是,或者各團體都是。如有人不支持該團體以至其工作人員,糾察難以發揮影響,也毋需糾察協助;

四、佔領初期,有糾察自行移動鐵馬,被群眾問責,事後糾察都承認做法不對,也改變方式,與各區佔領者協商,建立關係。事實上,不論是金鐘道一事,警方拆路障後,糾察與防線都會商討處理方式,至今日處理中信禁制區一帶的鐵馬都是尊重留守者為先,糾察都是配合角色;

五、「沒有大會」以至「沒有糾察」不是要否定任何團體的存在,而是大家對群眾有沒有信心的問題。每個人都有自我判斷信誰不信誰、衝或不衝的自由,各團體都在區內有各自的系統和方向,有自己的講台,大家也開拓自己的群眾,爭取不同人的支持,群眾可以判斷支持雙學、泛民向黨、熱血,但無需要否定他人的選擇,也不見得有什麼權力否定他人選擇,群眾可以否定「大台」而信自己或其他團體,但為什麼其他人不可以信任「大台」?;

六、承上,大家都有選擇的意志,為何最近衝擊的責任會由糾察承擔?事實上,龍和道最終都是佔過了、立會的玻璃也破了,糾察根本沒有限制大家選擇的結果,也沒有可能(人手短缺)更不用說要阻止。群眾已經在行動前後作出自己的選擇,要衝的可以叫人支援,為何有人想留的不能叫別人留?大家都有大家的理由,如大家能夠提供足夠而合理的理據,群眾自然會一起行動。不要假想糾察有能力控制群眾,請不要忽略群眾也有拒絕的能力;

七、經過今晚,大家一起討論過後,大家明白什麼「鬼」論都是大家缺乏理解之下、情緒爆發之下的產品,「鬼」是一種對真心認同行動需要升級的群眾的無理指控。如大家議事論事,希望大家都拿出同一個標準對待糾察,不要因為有人自稱「糾察」,或有意製造「糾察」的言論而標籤糾察成為「鬼」一樣的東西;

八、今日有人為糾察作交代,希望過去不同的行動向群眾也有清晰的交代,減少各人之間的猜疑。

九、各個佔領區的確有不同的生活方式、處事方法,無需比較,但請尊重,這是大家如何涯到第五十多日的成果和經驗。
共勉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