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LalaLau

劉璧嘉,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系畢業,中大學生報老鬼。曾任民間團體幹事。現就讀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文學碩士,也是文史哲二手書店{實現會社}的小店員。夢想是全世界向左轉。 網誌

社運

你衝,無辜的人就被打!我就是那些無辜的人!(但我愛你)

你衝,無辜的人就被打!我就是那些無辜的人!(但我愛你)
廣告

廣告

攝:獨媒記者 Gundam Lam

現在是2014年11月26日凌晨。小妹正在山東街彌敦道交界。就在兩個小時前,我就在這裡被警察用警棍打背和噴催淚水。

事情就一如很多人所說,有人亂衝,於是無辜的人(例如我這類學生)就會被打。然後大家就會衝出來鬧那些亂衝的人,說:「因為你們鳩衝,所以害得無辜的人(例如我)被打。亂衝的人是仆街。」儘管我就是那些無辜的人,但我並不打算順應著種言論去指控那些衝的人。反而,我要澄清,讓我遭遇暴力的不是示威者,而是警察。警察才是真仆街。

是咁的,就在晚上十點的時候,警方在山東街佈防。幾排警察手持警棍盾牌的凶神惡煞地站在路中央。於是大批市民大叫「開路」,並築成盾牌陣,以預防警察的衝擊。大概十一時正,警察突然推出流動指揮台。鑑於今午才有警察在指揮台上亂射催淚水,後方於是有人大叫:「小心流動台啊!」然後後排就有人叫:「我們叫『一、二』就向前衝,好不好!」。搞笑的是,前排的人有至少一半都是說不好,但後排似乎是百分百的叫好。而在我還未來得及反應過來說好還是不好,後排的人就已經「一二一二」的推前,而我這些站得比較前的,就在避都避不開的情況下被打了一頓。

在被打和被射以後,其實我已經打算退出戰線,前往醫療站。但可怕的是:我發現我根本走不了,後面的人繼續往前推,前面的人受了傷卻被夾在中間永恆輪迴,被打被噴被撞。

但,不,我不打算罵那些往前衝的人。其實他們就是很想前來支援我們,幫我們擋開那些警察。卻不知道,其實就是因為他們好心想要上前支援,反而阻擋了緊急救援通道,讓我們繼續被警察打。而人的思考因為總是過分直線,一旦被打就只會記得有誰讓他們走不了,而不會思考背後的根本原因(例如策略的失敗和警察的暴力)。

「亂衝」的人,雖然你們「害」我被警察打,但我永遠站在你們的一邊。但既然每次這些衝擊都有想退的人(例如受了傷的人)被焗打,而又無法真正擊退警察。我們又是否要思考更佳的策略呢?一個讓我們可以衝得更醒目,更勇武,又不至於被人說成是鳩的衝擊?

本人最近研究過不少土耳其勞動節左翼暴動的短片。Istanbul和旺角的地理格局相似,就是有不少橫街小巷。他們的戰略很少是會和警察做近距離衝擊。他們多會疏散至少幾米的距離,然後扔小石和燃燒彈。這樣不但更加有效嚇退警察,扔的人也有更多的時間撤離,減少被抓風險。這種拉開距離的放大更可以減少過分擁擠而造成的「有人被焗打」的場面。無論如何,也要永遠記住,槍口一致對外:造成無辜的人被打的,造成內部衝突的,造成一切悲劇的,是警察,而不是「衝」的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