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程思傳

生活,就是每日努力的寫字。經營網誌《偽文誌》(https://chingszechuen01.wordpress.com/),在Facebook另有貼文的小地頭(https://www.facebook.com/chingszechuen)。 網誌

社運

他們針對的,不是佔路的示威者,而是與政府意見不一的人

他們針對的,不是佔路的示威者,而是與政府意見不一的人
廣告

廣告

攝:獨媒記者Gundam Lam

早上,旺角清場第二波。不久,就傳出黃之鋒岑敖暉等人被捕的消息,網上一片愕然。

自九二八,在沒有什麼期望下,終究對這個政府完全失望。這陣子的平靜,也許令人盲目,覺得膠著,繼續下去是困局。很多曾經支持學生的人叫退場,因為日子夠了,訴求被聽見了,再拖就影響他人。但,什麼叫日子夠了?什麼叫訴求被聽見?如果當日即或你不在現場,卻曾為政府放催淚彈,有過一絲的質疑,為什麼今日你會輕易地叫學生退場,而不是叫政府交代?甚至,最近的民調顯示梁振英的評分回升,為什麼大家總是如此輕易放過當權的錯失,容讓他們一次又一次犯錯,卻又不多加追問?

昨天,六千警力在旺角協助執達吏清場一役,彷彿九二八重臨。當然,這一刻,大家不再詫異,對胡椒噴霧也見怪不怪,只是有系統地分配裝備。入夜之後,警察站在高台放催淚水劑,再一次噴向人民;電視台工程人員拿著採訪梯,忽然被警察拉後制服,轉身以襲警被捕;巴士駛進佔領區,前方即或站著過千的示威者,警察依然叫司機向前駛。種種的事情,都叫我們不需要再為他們拿任何一個藉口。

不要因為眼前的衝擊,就完全批評示威者,因為他們只是雞蛋,與全副裝備的警察對峙,靠的是身軀;同樣,不要再因眼前看似的平靜,而著示威者退場,因為有些問題由此至終未被正視,遑論解決。

也許,這一刻,你依然不同意佔領,不要緊的,但千萬不要助長警察濫用武力對付示威者。因為,警察這一刻看似對付佔路的示威者,但其實他們只是對付一些與政府意見不同的人。亦即是說,如果有一天,你的意見與政府不一,你去爭取,同樣會遭著同這樣的後果。

可能你不信,覺得沒有可能,但你回望北方,有多人因為追查一些沒有什麼可以爭論的是非,如豆腐渣工程、三聚青氨奶粉,卻換來多少嚴刑,你就知道在那國家中,沒有什麼不可能。

當然,你仍會說,香港與上面不同。但,當你看到警察如何打記者,就如上面的城管,很多荒謬的事情一一發生,就不要說沒有可能--在某些角落,nothing is impossible。

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chingszechuen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