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警執法,不赤裸但直接

警執法,不赤裸但直接
廣告

廣告

「用劍?唔駛嘅,用黑旋風就得!」這句廣告宣傳,用來幫忙形容過去兩三天發生在旺角的事,適合不過。

香港搞治安,真的不需動用到解放軍,因警察原來已煉成為「黑旋風」。

一、

11月25日,警方在旺角借介入協助執達吏清理亞皆老街路障之名,實為清場和驅趕佔領和聚集的市民而行動。期間警方向公眾展示了新的帶釘狀手套和高台噴射式催淚水劑兩種新「玩意」外,還有集合一小隊後便向市民追打狂毆的策略。手段不光是為要驅散示威人士,而是包含了許許多多借勢的施暴。

從第一天借勢由協助執達吏,最後變相在朗豪坊上海街至渡船街一整帶示警,處處暗街開打,到昨天11月26日,更加快速地介入執達吏的清空彌敦道南北行線,之後在附近的西洋菜街新填地街不斷進行暴力驅趕。如此範圍、如此行動,實非清障礙物般簡單。出現於多處及多次警察向市民用警棍追打和亂打,包含了口頭恫嚇及無故攻擊,令到市民一次又一次驚訝究竟發生甚麼事?一下子,我們只能說,警察瘋了!

二、

若稍作觀察,警察動用暴力時都總是有一個合法的名目作頭盔保護的,是次協助執達吏清執行禁制令是一例。當人群因被驅離佔領路段後集結在上海街、新填地街、西洋菜街等,又可以因為市民構成非法集結,而又再有行動升級的理由。要知道,今天的市民就是不像佔領前那樣怕警察,這就像小孩子成長了一點,知道道理,便懂得單靠打靠嚇背後其實就是沒道理只有權威的表現。這種權威其實就是由法去支持著,是一種「為了」維持社會秩序的意識。試想想我們對警察的社會功能便可理解。

一般市民都會認為警察是維持社會秩序、保護市民財產的。正是這樣平實中性的理解,我們在面對今天變成了黑旋風的警隊不知可否。再以父母作喻,當我們對父母的理解是,父母含莘如苦養我育我教我;一旦遇到父母對子女施行家庭暴力的時候,我們便無所適從。理性和感性上,我們都不會反過來認為全部警察及全部父母都是大壞蛋,但至少,對於「警察總是盡忠職守總是對的」,「天下無不是的父母」這些說法與認知,今天我們都需要再三思考。

其實警察在執行職務時,雖說應公正不倚,但為何我們就此便要接受,他們真能切實做到?應然非等同實然,為何一個個警察發狂地揮棍亂打是一種被禁止但同時也必然是不可能發生的行為?甚者,為何我們會認為警察最終必定會受到法律的制裁?(當下發生於美國槍擊黑人青少布朗的白人警員不獲起訴並非特例,雖然情況要較香港的有所不同)這一切與其說是警察癲了,為何不能藉此認清楚,這就是人性的真相呢?換言之,我們從近日的事件中,可以重新看到,在所謂合乎文明的法規想像中,原來我們已把人性的可能之惡排除出對人性常態的理解中。又或倒過來說,我們會否一直以那點「癲了」去支撐起對正常的理解與操作?

三、

警察根本不是癲了,警察的暴行是根源於它的社會角色與功能。他既在護法(law preserving),又在立法(law making)。Walter Benjamin曾就此作出了解說,他指出警察一方面是在執行法律,以維繫社會的秩序;但亦因為「社會秩序理由」(security reasons),他在執行法律時又在不斷以條例或通則的完善執法行動,藉此行使「立法權」。這「立法權」也就是一種power making。因此,一切都可以翻譯為為了有效維持社會安定,所以要更大的權力,可以話叫你行就行、企就企,要更多的裝備,要受到市民的體諒,要獲得社會的份外尊重,甚至要更豐厚的超時補水!

無疑,警察都是人,但這些人在立法與護法的社會功能下賦予了特殊的身份地位。簡言之,他們是在功能組別以外的另一特權階層。當我們在立法會上拉布,直接及間接挑戰(暫時還談不上威脅)他們的特權,他們便要以惡言相向,全面封殺民主派所代表的市民在議會內的聲音。在旺角街道上,警員肆意向市民以警棍毆打,出言侮辱歧視少數族裔市民,向中學生查身份證以展示其淫威等,也正是持既得利益特權者的人性當受到挑戰時所有的正常且不庸不過的反應。

當下,我們從主流或網絡媒體中看到的警察根本就是黑旋風,以快打慢,以量制勝,市民一下子避走不及便吃棍和催淚水;同時,我們對黑旋風之暴力若回不了氣認清楚,大概也只能無力和無奈地期望警察覺悟、回頭是岸依法辦事。殊不知,警與法之關係,本來就是擁有特權性質,而且刻下也沒有客觀條件讓我們看到,警察中會出現一種大規模良善人性正能量的反撲,令他們放棄特權。

四、

回應黑旋風警暴,我有以下道德感召的非暴力建議:

一、促請泛民議員不要再想壞腦子提出那些佔夠六十四天便散的低智建議,今天晚上便拉大隊到旺角,站在坐在市民與黑旋風的中間作市民的保護緩衝。周五財委會是三堆一爐撥款的決戰日,在人群中,你們才能吸收到能量,開通腦子和勇氣去想到如何在議會內抗爭。

二、市民此刻不宜退,面對警暴要比黑社會更令人擔憂這城市的未來。唯有人民自救,市民自行監察才是唯一的出路。所以可以的話,呼籲更多市民響應特首最新號召,到旺角行街,幫襯小店,守望相助。

三、見義勇為,挺身而出,對警暴說不。大家發揮多點創意,不要只說黑警。我不知鳩嗚是否好的新叫喊,但我想,要嗚的也不應是示威者。街頭是創意之地,一齊諗有新意又好玩的口號及非暴力抗爭模式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