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誰能拿走你手上的選票?

廣告
誰能拿走你手上的選票?

廣告

十一月廿九日台灣的九合一選舉快到,將選出一萬多名地方公職人員,此刻很多選民心猿意馬,不知投票給誰,而候選人面對未明朗的選情,相信也會寢食難安,不知如何可以捉住選民的心,拿走選票。

選票是個人尊嚴的宣示

大約一百年前,英國一名婦女 Davison在賽馬場被馬撞倒後傷重不治,Davison是一名參與爭取女性投票權的推動者,她為了引起公眾注意,衝出賽道抗議。除了她以外,還有Emmeline等婦女們經常被關進牢獄,她們在獄中堅持絕食抗議不休,最後1918年英國終於容許年滿三十歲的女人投票;如果沒有Davison犧牲性命,英國婦女的投票權不知等到何時才能實現 。

今天,在台灣這個民主社會,凡有資格投票的公民,每個人都有相同的選舉和被選的權利,這是神聖不可侵的權利,是多麽理所當然,不管你是男是女、是台灣首富,或是無殼蝸牛的無房族,大家手上都是平等的一票。每張選票,就是行使個人獨立法人資格的表達,是個人尊嚴的宣示。如果為了一頓免費午餐、一個紅包,或是一些眼前某些利益而把自己神聖的一票押給政客或騙子,同時也將自己的尊嚴賤賣掉,人家英國人為這個權利不惜賠上性命,而我們卻白白把寶貴的權利糟蹋,拿來飼養政圈裡的猪狗,值得嗎?

選舉是為社會創造最大的利益公約數

社會是人類群體的整合,當中包含了不同的政治和利益族群,政府的責任是要盡力維護各方利益不受侵害,政策絕對不能向某一方面傾斜,所以每次選舉都是檢驗政府在這方面有否做好,交出成績,作為選民當然有支持不同黨派的自由,可是從公民平權的角度來看,投選的標的人物,他的政見最好不要只強調一黨利益或政策傾向某些族群的人身上,因為這樣的候選人或黨派,他們獲選後的施政只會劃地為牢,受害的當然是社會大眾。

看看日本最近二十年的慘況,因為大眾民意及政壇均向右翼傾斜,結果自小泉純一郎離任首相起,日本年年換首相成為國際笑話,導致政壇亂七八糟,間接令日本二十年來的經濟一直委靡不振,世界第二大經濟強國的地位不單只不保,經濟增長更落後於印度這個全球窮人數一數二多的國家。所謂前車可鑑,台灣的經濟已低迷了十多年,雖是時候要用選票去改變社會,但選民應該先冷靜下來看看所有候選人的政綱,以平衡社會公眾利益為大前題,來比拼一下誰的政治理念最能取得社會利益的最大公約數,看誰的政綱在政治、經濟或福利層面,讓大眾受損的程度減到最低,那麽我們的選票才投得有意義,有價值!

一個忠實的僕人比政治明星還重要

最後用俄羅斯的例子作為反面教材來說明一下,普京自2000年當了總統之後,一方面將議會監督權和地方權力削弱,重新實行政治中央集權,一方面大力加強昔日克格勃即今天稱為俄羅斯情報總局的職權,還用各種手段打擊潛在的對手,所以他在歷次選舉中均大獲全勝,三度登上總統的寶座,奠定了他在俄羅斯的「強人」地位。俄羅斯人過度依賴他,此舉證實了對俄羅斯的民主社會有害無益,把葉利欽當年推動的民主開倒車,像中國一樣不斷地打擊異見人士。

台灣的民眾同樣也太過依賴政府,幻想會出現一個政治強人來領導台灣人走出社會困境,結果一個貪污鋃鐺入獄,另一個則無能備受批評,其實健全的社會是不需要政治明星,要的是一個公平制度和一個誠實肯聽民意的政府,如果政府做事仍是一意孤行,我們干脆就用選票把他們甩掉,換個忠心一點的人來當我們的公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