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達寧

序言書室及實現會社書店老闆 網誌

社運

從私刑到法治

從私刑到法治
廣告

廣告

見到有人製圖,話欺負市民,禍及家人。我當然反對,因為道德及法律的歸罪和刑罰,應只及一人之自主。延及身邊人,是極權主義誅連的技倆。心存正氣者不為。(其實族群情緒也是同一回事。)

這一刻,我可以作道德的呼籲,勸說大家。但同一時間,亦明白有義憤。義憤是人類道德行為的動力,本於追求正義的理念,讓正義透過行動實踐於現實,要平衡天地間之不平事。

其中一個辦法就是要傷害施暴者。肉搜、電話騷擾,就是用主觀的手段去定罪並實行刑罰,簡稱私刑。很長時間,人類只有私刑。但到了某一個時期,待國家機器出現,就有了法律。法律,有其客觀一面,如果走向公共,就是公法。要平衡世間之不平,私刑以外,就是訴諸公法。這就是法治的源頭。

一個人,在法律面前有罪無罪,不是主觀的意願,而是有一套程序去決定,追求的是公開,透明,讓所有人都擺事實,講道理。這其實就是公共。所以法總有其公共一面。就算是極權國家,如果是公開審訊,還是要做足戲,因為凡公開讓人看的,就要被所有人的理性去評斷。

法律、公法的出現,是人類的進步,因為對人的傷害不可隨便出現,非得要經過公共的檢視才可實行。但這是不是說私刑就一定不對?

古代俠者以武犯禁,私下懲罰奸惡,其實就是私刑。但俠受人敬重,因為古時國家機器的法,根本不公義,讓貪官惡人逍遙法外。這才是俠之受歡迎,有人支持的基礎。所以俠是國家秩序的敵人,也是法治的敵人。但要對付俠的方法,不是去誅殺俠,而是建立真正公正的法。那就是現代意義下的法治。

道德呼籲還是要做的,所以請各位守著禍不及妻兒的守則。但更重要的是我們要重建一套公正的法律法治,才可以令民間任俠都信服,然後回公共有秩序的世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