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民間國民教育研討會

本會的使命:認清歷史,把握時事,反對一切挑撥陸港矛盾的言論,反對盲目排外,促進香港市民在「愛國愛港愛人民」的原則下團結起來。 https://www.facebook.com/HKCNEDG 網誌

政經

國研時評--與泛民劃清界線利大於弊

國研時評--與泛民劃清界線利大於弊
廣告

廣告

佔領運動發生至今已持續兩個月,局勢經過起初一星期比較激烈的衝突之後轉趨和緩,直至最近法院頒下禁制令,警方協助執達主任清場,再度刺激個別佔領人士主動衝擊立法會作出回答。與最初所不同的是,金鐘方面的組織者不再鼓吹暴力,反而對衝擊者予以譴責,而且表明不會向他們提供法律支援,事態表示組織者的策略已被迫作出重大調整。

佔領運動之所以能夠迅速發展為廣泛的群眾運動,當中涉及多方面的因素,除了中央及特區政府對待「普選」問題的態度之外,更深層的原因在於資本主義已發展到高度壟斷的階段,年青人試圖以政治手段改變為少數人利益服務的社會政策。以下我們嘗試就佔領兩個月以來港府與佔中組織者的策略,以及民意的變化作出歸納整理。

佔領運動的構成非一元化

9月28日之前泛民內部雖然存在意見分歧,但組織者大致仍有能力主導行動方向,進行了「622普選方案公投」、「71佔中預演」等造勢活動。8月31日全國人大的作出定案後,泛民舉行了「914黑布遊行」表示不滿,學聯及學民思潮則分別發起922大專學生及926中學生罷課實行總動員。而所謂「公民抗命」的口號實在可圈可點,因為既可解讀為消極不合作,也可被理解為否定現政權。

其實運動的構成從來就不是一元化的,經過近年「反對新界東北發展」的醞釀,「本土」思潮在學界快速膨脹,並鍛造出一批積極份子,本來泛民計劃利用他們帶動更多青年學生獻出「第一滴血」,迫使港府運用武力,然後以「港府鎮壓學生運動」這張悲情牌作為政治資本,配合國際社會就普選問題對北京施加壓力的,不過泛民的部署只成功了一半。

雖然運動在26至28日之間迅即演變為大規模警民衝擊,而且市民在警方的驅散行動後並沒有散去,不單在政府總部附近重新集結,而且擴散至旺角及銅鑼灣並架設路障,可是多數參與者根本不承認金鐘指揮部的領導,有人覺得泛民的策略不夠進取,也有人認為泛民企圖把運動局限在普選的框架內。

新興「本土」勢力左右大局

事態發展令組織者及泛民議員比政府更加狼狽,他們根本不打算挑戰資本主義社會的秩序,可是既無法控制運動方向,又不能批評參與者「越軌」,為免政治破產只好把大局繼續主持下去,同時打出「自己香港自己救」等標語迎合本土派的政治理念,部份參與者因而以「XX不代表我」不滿有人企圖騎劫運動,「佔中三子」到處受到冷待淪為了政治小丑。

換句話說,「本土派」在928之後已經「喧賓奪主」,他們的一個共通點是希望癱瘓現有的經濟秩序,不過左右翼各有不同取向,其右翼試圖繼續把佔領運動擴展至其他內地旅客集中的地區,不過只有在尖沙咀廣東道一帶有過短暫效果;而左翼則堅持和平集會反對各方使用暴力,並以支持小商戶反對大財團的策略爭取市民的同情,不過這種消極抵制大資本的策略效果亦欠理想。

與此同時,由於武力驅散造成了反效果,指揮部亦未有組織第二波衝擊,港府的策略轉為放任自流。其實當局也必然知道運動性質已發生轉變,不過為了縮小打擊面減低政治影響,於是繼續把發起人當作領袖,向他們喊話要求盡快結束非法佔領,否則要為所有後果承擔法律責任。

民意逆轉導致泛民急流勇退

隨着佔領曠日持久,本來支持運動的傳統民主派或寄予同情的中間派人士態度漸漸發生改變,估計他們或許抱有樂見有人出面挑戰官僚政權的心態,突襲式的行動但試無妨,但是未能一蹴而就的話社會經濟總不能長期陷於停頓,於是認為佔領者應該返回金鐘以免影響經濟民生,甚至乾脆反對佔領。

事態表明統稱為「泛民主派」的反對派陣營的內部裂痕已越見明顯,到十月中旬民意已不利於運動,警方開始清除各區路障收窄佔領範圍,學聯態度軟化並接受與政府對話。下旬「反佔中」陣營收集簽名進行反攻,而佔中發起人已開始為退場作部署,表示「『雨傘運動』不是『和平佔中』」,預備日後在法庭上玩弄文字遊戲與佔領人士撇清關係。

隨後泛民議員否決了辭職公投的意見,擔心因此喪失議席。另一邊廂,自由黨主席田北俊因為發表倒梁言論被撤銷「政協」職務。我們估計田北俊很可能不是一時衝動而失言,因為離棄泛民議員的傳統民主人士有可能因為田北俊溫和抗爭的表現而把選票投向自由黨,預期泛民勢力勢必重新洗牌。

佔領運動帶來啟發

參與佔領人士最近已提出「『佔中』從未發生」,「金鐘與銅旺是兩個政見不同的陣地」,以至「運動必需結合民生議題才有生命力」等判斷,這些見解在在顯示大家通過投身社會運動已初步探索到某些政治規律。不過總的來說,運動發展至今除了「真普選」以外一直缺乏明確的綱領,尤其未有照顧廣大基層市民的需要,而且泛民與港府的輿論策略均有意掩飾運動複雜的性質,以致市民往往只有通過主流媒體的資訊建立認識。

基於以上情況,研討會建議參與佔領人士考慮戰略退卻,與泛民這個包袱劃清界線將是利大於弊的。大家也無需過於在意一時之得失,寄望政客無私地爭取民主遠不如喚起勞動大眾改變現狀的願望來得實際,這是長期而宏大卻是改變社會的必要過程。具體而言,特首梁振英在訪問當中表示普選將導致政策向低下階層傾斜,有關言論無疑為大家帶來一個契機,因為管治者從反面點出了資本主義社會的實質,承認了現時的社會政策有利壟斷資本及富裕階層。

我們相信大家若然願意把普選問題放到次要位置,心平氣和地向親建制陣營的基層市民說理,甚至向他們虛心請教意見的話,假以時日必定能夠互相理解,到日後採取為社會廣泛認同的方式重新出發之時,必定是一場普羅大眾都願意參與的、真正意義上的民主啟蒙運動。
  
民間國民教育研討會
2014年11月28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