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劍青

本土研究社成員,經營民間地理思想,關注城市空間問題。 網誌

政經

香港人,今夜你感覺到主權的痛覺嗎?

香港人,今夜你感覺到主權的痛覺嗎?
廣告

廣告

攝:獨媒記者 Gundam

50年前,中國大陸開始向港供東江水,目的不只是要主宰基本生存條件,而是要讓香港人感覺到國家就在你體內流動,血濃於水。

40年前,港英政權經過六七暴動,開始大規模興建新市鎮的生活空間,香港人被由上而下地賦予一種非政治化的新本土身份,目的不只是解決人口增加問題,而是殖民者要你進入在這種無意識的生存空間,才能有效施以殖民管治。

30年前,香港人沒有份決定自己的命運,迷迷糊糊被兩個帝國簽訂了主權移交的事實。其後,曾有人倡議過「民主回歸」,有人主張過獨立,有人移民,有人則投靠未來主子,但完全無阻主權向人民行使其權力意志。

20年以來,香港資本流向中國大陸的高峰,香港第一波的中港融合或勾結,目的不只是互惠互利,而是國家開始向你建立一套「不分你和我」的新經濟關係。

於是,過去10年間,透過CEPA、區域規劃、統戰與滲透,主權要在暗地裡全方位改造香港為中國其中一個城市。但每當他的教育、規劃、金融計劃被市民揭發,它的做法就愈變粗暴,愈益明目張膽。主權計劃步步進逼,同時卻節節敗退。

到近年,看大帽山監聽塔、中環軍事碼頭,佔中前日復日的軍演,目的不是恢復香港的國家軍事功能,而是直接威嚇香港人,主權到了今天,已經無處不在。

香港人經常被認定無歷史意識,每次運動都強調是一次公民覺醒,但又彷彿未有醒來。今夜,市民在政總一棍一棍地被警棍毆下去,除了血濺龍和道,你又可否體會到香港歷史的層次與質感,那主權力量的時空接疊,是何等複雜、抑壓與痛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