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井悠

八十後網民,熱愛文字,旅遊,關注社會時事。業餘兼任獨立雜誌編輯。一個平凡人,偶爾也會投機,但靈魂自有高尚之處。 網誌

社運

如果生命已經貶值,民主還有存在的價值嗎?

如果生命已經貶值,民主還有存在的價值嗎?
廣告

廣告

攝:獨媒記者Gundam Lam

昨夜圍攻政總一役,香港人又捱過去了。可笑的是,短短兩個多月,竟已用「戰役」來形容。

昨晚圍在電腦面前看網絡直播,彷彿又回到公民廣場的那一夜,那夜驚覺香港人可以如此勇往直前。唯一不同的卻是,昨夜的勇敢參雜了濃厚的血腥味,在每個人的心中揮之不去。可幸,我們又撐過去了。自「佔領」以來,經歷過「9.28」、「旺角暴力」、「旺角清場」等大大小小的「戰役」,但昨夜似乎很不同,雖然我只在螢光幕前觀望,卻是第一次對生命的威脅感同身受。

前線戰友的簡陋裝備,紙皮盾牌、眼罩、頭盔、口罩⋯⋯對抗警棍、胡椒噴霧、水炮⋯⋯何等懸殊的對決!最荒謬的是,他們從來沒想過和警察對抗,他們的矛頭其實是政府!每個生命在警察面前已不再彌足珍貴,「寧殺錯勿放過」的惡念開始蔓延。當生命已經貶值,民主還有存在的價值嗎?有人流血,有人被捕,有人沉默,有人勸籲,有人高呼,有人相互指責,我真的以為香港是中東戰場,隨時都會喪命。何其悲壯,不忍直視,令不在場的我感到悔疚!

當以為捱過凌晨就能度過,誰知清晨出現海富天橋突襲,金鐘差點失守。這令我想起很多同學講過「唇亡齒寒」,如果旺角失守,銅鑼灣和金鐘都會保不住,心酸的無力感湧上心頭。有官員認為這是雙學的最後一擊,我絕不認同。即使「戰場」不在金鐘或者銅鑼灣,只要信念不死,就可以蔓延至社區、學校、立法會、其他道路等等。

面對龐大的威權,生命何價,夢想何價,民主又何價?無言的憤怒!如果你覺得自己還是一個人,請一起撐住,不是為了什麼夢想和理念,只為守護生命!

井悠
2014.12.0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