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革命就是這樣開始的

革命就是這樣開始的
廣告

廣告

蔡子強批評學生不肯退場,是在乎頭上的光環,對我而言好弔詭。

昨晚我看著學聯成員制止其他抗爭者,取用地盤的磚石做路障,對方亦譏刺學聯「需要光環」。

即使在最危急,憤慨的時候,我和一些人都堅持勸喊大家別扔水樽、頭盔。但沒有用,很多人止不住憤怒。

我聽過他們一點想法,也許無關憤怒,而是他們根本認為應該這樣做。昨夜先由香蕉奶唱歌,標誌晚會開始。身後的人立即不屑說「屌你老母而家仲唱歌」。攻克龍和道,亦聽到他們說:你要搞咁「高級」嘅運動(意指他們反感的「和理非非」),就唔好叫我地幫手衝。

我們輸了,要認。但我認為非戰之罪。首先因初衷未竟,亦因群眾壓力,雙學必須考驗運動到如今的動員能力。是次動員聯合了金旺的力量,人數比上回龍和之役多一倍,遺憾還遠遠未夠。因為警察有「合法打人權」,我們必須要在人數上有絕對壓倒優勢,行動才有望成功。容我事後孔明,最初收錯風,以為行動是進室內建築,我一度欣喜,因為較對我方有利。

我不介意輸,但當我們輸了後,又有人又再不滿雙學沒有繼續行動還擊,圍內吵架,要求繼續衝,甚至升級到使用武力。我們儘管是自己人,但有些基礎價值卻南轅北轍,使雙學無法羈緳群眾,甚至群眾亦難以維繫群眾,這才是最大問題。

此前立會之役,既因斷網,亦為團結,我沒有分享一些經歷:打破玻璃後,喊咪者不斷喊數人已進入立會,生死未卜,大家為保護他們要留下。後來才知他們的確進過去,但很快出來。

這不是重點。我聽到支行動的年輕人談話,談到此事,以為他們會批判。但不是。

他們坦然說:革命就是這樣開始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