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少一點犬儒,多一點關心

廣告
少一點犬儒,多一點關心

廣告

絕食有用嗎?

網上言論都不約而同地批評和質疑「絕食」。首先,我們要先了解何為「有用」,何謂「無用」。如果以實然性——爭取到真普選為區分,那麼你們所做的一切,到目前為止,都是「無用」。假如以應然性——目前情況下應否絕食,其實也好不了多少,你以為學民思潮的同學們不知道絕食這種較為次級的行為,效果更有限嗎?除了黃之鋒所說的軟硬兼施,依我觀之,最主要還是以維持市民對雨傘運動的關注為重心,令運動不會膠著。當然,絕食只是其中一條路,亦不是最好的路,但有更多更多的路等著我們走出來。


和理非非無用?

又是「有用」與「無用」的問題。除了「應然性」的討論,其實運動之所以到今時今日仍得以延續,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絕大多數示威者都恪守「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則,使這場違法的公民抗命,得到不少中間派市民的認同,並為各地傳媒所歌頌。

打破原則,未必不可,但積極考慮其可行性和限制則是必須,例如失去中間派的支持、「民意逆轉」等等。我堅信方法總比問題多。

當初政府不敢武力清場,並不是懼怕人民。選票源自選委會——親中人士壟斷,自然是天不怕地不怕(只怕中央)。還是經濟學的理論說得清楚,當界外成本(external cost)——道德和政治成本高於清楚所獲得的武力清場所獲得的利益(benefit),政府自然不會清場,但隨著高等法院發出禁制令,持續佔領對民生的影響,其合理性會愈來愈高、界外成本則愈來愈低,這,確實令人憂慮。

至於小弟之所以對「行動升級」有所保留,就是因為會把示威者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道德高地上扯下來,再一次減低政府清場的道德成本。但我重伸,持續的理性討論仍是必須的,例如我星期一在金鐘,看到警察上前拉著市民,攻擊市民,大批群眾隨即包圍並推開警察,營救市民,這也許是一個新的對抗方法。


網上孔明

批評無疑是必要的,正如黃之鋒所提到的「和而不同」。但最令人討厭的,是社交網站和討論區的冷嘲熱諷和不可一世。我敢斷言,他們跟藍絲帶的分別,除了政治立場不同,其實沒兩樣。謾罵侮辱不在話下,全盤否定別人的付出並劃清界線更令我心寒。心寒,這些「孔明」,「事後孔明」,看到問題就無限放大並全力的揮拳踢腳,不留情面地抨擊。對絕食者不屑一顧,對雙學嗤之以鼻,擺出一副唯我獨尊的姿態,實在令人嘔心。

總括

請大家保持理性和認清敵我。我同樣憎恨濫權的警察,但以暴亦暴從來都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邪惡的核心,是背後的主謀——曾偉雄、梁振英政府。

你可以批評雙學及其行動,但不是胡亂揮刀,但請提出更實質和周全建議,對於運動的失敗,應該是體諒和檢討,而不是單純情感上的抒發。

後記
星期一中午從金鐘回家前,沿途不斷聽到指罵雙學行動,指罵雙學的言論(當然還是侮辱警察為主);進入港鐵車廂後,頃刻,周圍乘客的臉上都沒有了表情。
距離「全民覺醒」,仍看不到盡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