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達寧

序言書室及實現會社書店老闆 網誌

社運

絕食感人以外有對象;暴動時代來臨,人何往?

絕食感人以外有對象;暴動時代來臨,人何往?
廣告

廣告

攝:Gundam Lam

(一)絕食

就絕食來講,我個人比較冷血,冇話感動心痛。亦冇話覺得一定要食包先有得抗爭,或者絕食係自殘不應為的考慮。講到尾一句,有用定冇用。不過呢個問題唔易答。至少我冇一定答案。

絕食係一種道德感召。用自殘身體表示真誠與決心。問題係做比邊個睇,係未會感動到佢地。係自己太殘之前,係未會有明顯效果。最大影響係,如果絕食一次無 效,就好難落台。除非準備自焚升級,如果唔係都好難收場。上次反國教多少都叫勝利,咁就成為今次繼續絕的基礎。當然亦唔可以係二打六絕,猶如七傷拳,自己 名聲唔夠去絕,冇人理就冇用。

要感動邊個?

如今之鋒幾乎係運動第一人,當然有足夠的名聲去絕。但佢想感動邊個?我都唔係好肯定。可以先從肯定唔係的人講起。第一唔係,當然係中共政權,佢宜得你死, 又點會介意你絕食餓親。其次係梁振英之流已徹底投誠的走狗,當然亦唔介意你死。另一方面,日日係街頭的義士,其實都已經夠晒投入,你再絕多幾下佢都唔會再 投入運動,因為已日日係街,冇得再多。

咁仲有乜人呢?首先,其實社會上仲有好多中間派。如果睇民調就知,仲有好多人無話支持邊個陣營。當然你可以話攪左咁耐,要歸都歸晒邊,仲有中立的話,呢批 人就係冷血份子,冇得救。但的確又仲有好多陰謀論話學生係被洗腦,收錢。你可能覺得好離譜,但真係有人信,至少用來做藉口比自己信,繼續犬儒。絕食自殘, 就係一種手段去破呢種陰謀論。佢都自殘到死,仲點陰你?收錢做野都有個限度掛?唔係話所有人都會回心轉意,但至少係行動上比一種力量。Touch wood 之鋒有乜事,我可以同家中長輩講,之鋒係真心架,冇可能係為私利。呢種論述隨之鋒越來越虛弱,甚至進出醫院,可以更有效咁回應犬儒者的陰謀論。

另一方面,其實仲有好多支持運動,但始終唔係好落場的朋友。佢地會上facebook,掛黃絲profile pic,但未必會日日上街。而且其中有好多和理非非,唔接受行動升級。絕食又係要對住呢班人。其實絕食算係一種道德高地,用自我犧牲去逼使他人自己比較一下自己的付出夠不夠。基本上本土派成人鬧人付出不夠。In a way係對的,但鬧人係唔會令被鬧者多付出。真正的方法係要要道德去感召佢地。絕食就係一個方法,自殘就係最純粹的象徵。其實香港人真係好犬儒,你有少少利益,佢就覺得出來係益左人。魚蛋邏輯的堅實超乎想像。有時你會奇怪點解香港人咁受年輕人感動。其實係倒轉,香港人超犬儒,乜人都唔信。但學生絕食,就冇得再陰謀論,於是終於要感動。(所以本土派幾時出一個絕食的年輕領袖,其實都可以感動好多人。不過呢樣同要感動中共一樣咁難。)

其實有數你計,差不多20%的人支持持續佔領,但最近上街的人始終不及9.28之後的十萬人計,可知民氣已減弱。問題係,點先可以谷返個十萬廿萬人出來,而唔係得個一兩萬?我認為絕食真正的對象,其實就係9.28當時上街的廿萬人。試想,果有十萬兵馬圍政總,龍和、特辦早已拿下。但就係冇。所以行動要升級,就一定要再聚民氣。一定要當初因催淚彈而上街的人民再出現,才有升級的可能。

當然,來到呢度,你可以懷疑,絕食真係得咩?真係可以谷人出來?坦白講,我都唔知。因為,講多次,我比較冷血,唔係幾知d人點先會感動。但總有的,總有哪些朋友,覺得之鋒可以咁犧牲,點解我唔做多少少?

至於好多日日係街上的朋友,應該就係最多覺得絕來無用,晒氣。不過,正因為你唔使再比佢感動出來,你先會咁諗。有時you don't feel a thing,唔等如佢冇用。不過今次係未真係會聚到民氣,我都唔知。講到呢度,我都係有d佩服之鋒盡人事,聽天命的風骨。

感動以外

不過未住,原來仲有一班人,係絕食對象,就係泛民。有朋友問而家進退兩難,仲求升級?呢個論調同泛民幾似。不過泛民更直白,明講再攪落去會影響選情。講到呢度,你先知道原來之鋒係要防止泛民要撤,所以站上道德高地,拒絕泛民逼宮。畢竟有著絕食的大義,有人民支持,就不容易被撤退派拖散。

(二)暴動時代與謀略

不過撤退派的質疑始終存在,就係唔撤又可點?但到左某個位,已唔係進退問題。而家退,激進派都會繼續。ppl dun go home, coz there is nowhere to go. 問題好簡單,年輕人已睇穿現時體制已冇希望,明白香港的政制唔改變,民生都唔使諗。(參看《後雨傘運動:告別政治冷感的年代》作者﹕鄭煒、袁瑋熙)

兩種民主派

坦白講,好快大家的階級性格就會顯露,因為香港好快走向暴動社會,與大陸睇齊。民主派都會分成兩派。一派覺得有得退,係因為佢地係制度中仲有利益,認為退左可以慢慢返社區攪,呢D就係所謂中產。暫且叫深耕派。另一派認為退無可退,因為佢地真正感到香港社會只會越來越差,所謂的法律、秩序,到左某個地步,只係用來壓逼佢地的工具。唔好以為佢地係低學歷廢青,更多係高學歷但生活艱難的一群。後者只會一直要求行動升級,直至壓迫體制結束。暫且叫持續派。

整體群眾問題消失,暴動時代來臨

有人以策略視野去問,究竟學生唔退,升級用武力抗爭可以點?背後其實有一個整體社會的想像。即係你攪一場運動,唔可以自己不斷升級,唔理廣大市民意願,因為咁會失去市民支持,孤立自己。現階段,至少有雙學,仍然有呢個社運想像。好多唔可以亂衝,要堅持非暴力,其實唔係其人真係好信非暴力,而係將呢個形象當成維持運動支持度的工具。但隨警政的暴力升級,頭破血流的畫面不斷出現,非暴力以維持形象的好,就會被實質在前線被打的壞消磨。一方面警方形象越差,可增加市民用武力的正當性;同時亦有反擊以抗前線暴力的必要,唔係下下冒生命危險比人打頭都唔係辦法。

資產階級應該慶幸仲有黃之鋒,某程度上堅持有秩序的抗爭。黃之鋒退下,就係暴力抗爭登場之時。因為雙學仲有魄力(野心?)去維持整個社運的團結。但如果冇左雙學,持續派將不顧整體社會形象去武力升級。因為呢班人,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身。

你可能話,咁即係暴動?我唔會支持!但我想講呢個唔係支唔支持的問題,而是政治經濟局勢下的必然發展。只要有幾萬個或幾千個持續派,不顧社會整體觀感去升級,對既有社會秩序都可以構成徹底破壞。中產至資產階級將永無寧日,香港金融中心地位隨時毀於一旦。

暴動人口不減反增

呢個時候會有人諗起日本赤軍,其激進行為,如綁架、殺人,如何令日本社運自七十年代始一沉不起,激進派連溫和派全告終結。但我想講,當時日本社會正值經濟急速發展,今日所知的超級消費主義興起,將反抗意志完全吸乾。而呢件事,唔會係香港發生。因為現時的中共,完全冇讓利的打算。日本青年面對七八十年代的榮境與經濟改善,不可能係香港發生。現時所見的官商勾結只會變本加厲,民生繼續惡化。治安會越來越差,向上流動的只剩警察與建制。可想像,更多人會看到法律與秩序的虛妄,資本主義賴以維持的虛假意識逐漸消解。與日赤的時代不同,全球資本主義的衰敗,將為暴動提供不絕的低層人口。燦爛的一座金融城市或者會上終結。

何去何從?

坦白講,面對呢個走勢,我係憂心忡忡。但持續派的不顧後果,及暴動時代的出現,並不是所謂的理性社運可以控制。因為被壓迫者的怒吼,係非暴力社運失敗後並唔會消失,只會以直接的暴力,向所有壓迫的秩序反撲,沒完沒了。

當然另一個可能係中共為保香港金融中心地位,竟然認受與英美共治,容許香港民主代。事實上暴動都未必唔work,歷史上好多民主化歷程中都有暴動。上次香港暴動,都逼使港英改弦易轍,邁向現代化管治。不過亦真係有法治一去不反的例子啦。說到底,如果唔係革命,現政權有最大的主導權去決定事態的發展。

願香港人民保佑香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