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政經

您怎樣勸退金鐘的戰士?

您怎樣勸退金鐘的戰士?
廣告

廣告

攝:獨媒記者Gundam Lam

對於以紙皮抗警棍,很多人會說沒有用,做來幹麼。但我不想答這個問題,那根本不是一個可以選擇的問題,而是一個必然的結局,建基於背後一連串的因果關係。我們都知道市民對中央、特區政府和假普選方案有極大的憤怒,而不是所有持極大憤怒的人都會像您或我一樣只留在心內或室內……那是必然有後果的。就像大陸也說已預算了其方案出籠後,香港會有事故發生。

有這樣的因,就有這些必然的果,而我看到的是現在走下去的必然,又或下一個果,就是會有第一個甚至第一群被警察扑死的「烈士」誕生,到其時衍生的民憤會是令社會有更多人抗爭還是更多人退縮,我不知道……很多人說要勸喻他們不要做傻事,但亦坦白說,當我看到身邊很多朋友呼籲往金鐘增援,我亦在思忖像這樣的勸喻是否仍然有意義……

具體點說,如果他會計量能爭取多少民心和成功率才行動,他本來就不用您勸了;如果他根本不會去計量,那您也勸不動他。當年日寇(甚至滿清)侵略香港,抵抗皇軍大概沒有多少成功率,也有人會說不要多事,順從皇軍便是了,但總仍有人不甘任日軍魚肉。今天的敵人則換成了中共,面對它的龐大勢力,任何抗爭都沒有成功率,台灣也可能早晚要投降,但仍總有人認為要竭盡最後一分力量去抵抗。試想想如果今天沒有人負隅頑抗,我們只會面對更多如譚惠珠、馬逢國、梁振英等說提委會過半選出候選人很符合民主,那是大多數嘛,甚至他們這些無恥行徑日後更會得寸進尺,情況大抵只會更壞,我們猶如被他們玩弄的小丑,已喪失任何尊嚴。

今天示威人士要用盡各種能力範圍以內的方法以示對這個政府不滿、不合作和不認受(我也在思考我的方法,但我不敢說我會有比他們更有效的方法),他們抱持的甚至是「毋自由,吾寧死」的精神,他們正用其熱血甚至生命來換取任何一丁點可能的尊嚴和自由,您又可以怎樣勸!您還可以說甚麼……這就是我思忖的事,也是大學校長所面臨的尷尬。他們軟弱無力的勸言,已顯得irrelevant。

在這裡,我也是利用僅餘的網絡自由,說說我所觀察到的角度,希望讓大家尤其反對佔中者更清楚掌握這背後的全局。踩一句衝擊的人談何容易……但「穿著他們的鞋」,我們又能體會到多少那冒死背後複雜的心情……

我不知道香港甚麼時候會變成大陸一樣,連Facebook也上不到,至少今天連記者也會無故被捕,網絡廿三條也經常蠢蠢欲動。事實上習總上台,對國內的言論自由打壓也是有增無減,維吾爾學者伊力哈木被判無期徒刑便是一例。大家現在要多珍惜,多珍重……不良勢力向來極龐大,我們極無力,但香港還是需要大家來維護……如果那仍有一分希望的話。

謝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