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行動升級失敗後有感

行動升級失敗後有感
廣告

廣告

一 明報所謂李先知的所謂內幕,蘋果亦煞有介事轉述,我的感想是:仆街。邊個老鬼呀?做咩躲在匿名寫手後面做「消息來源」呀?我很不同意陳日君、蔡子強不理解運動主體的堅持和判斷。但他們至少堂堂正正,而非背後放箭;在公眾論壇,不少老一輩人亦明言勸退學生。但他們絕不會騎劫群眾,說什麼雙學「利用」抗爭者的硬膠。有冇問過受傷者、被捕者?有冇問過拆大台、守大台的人?同運動脫節,不知道紛爭所在就咪柒啦,夠膽就上大台講。

我承認,運動中眾多年輕人充滿熱情,希望一蹴而就,只爭朝夕,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態,是離地。要改變現實,必先承認現實:天氣漸冷、運動延宕、群眾熱情漸退、佔領人數漸少,需要爭取民意,還有港府由中共撐腰,都要正視和解決,升級才有望成功。作為支持者我承認判斷錯誤:高估群眾追求初衷的意志;而且因「沒有大會,只有群眾」的誤導,行動欠組織和領導,人數不夠便難成功。

升級失敗後,中午記者會,記者質問運動是否趨向暴力,是否失控,市民是否不再支持運動,由雙學去啃;夜晚年輕人拆大台,憤慨運動拘泥和理非非,白捱警棍,要求更進一步行動,依然由雙學去啃──想點呀?我不抗拒革命,但革命一樣需要群眾支持;一樣需要道德,不能不擇手段,脫離群眾。共產黨,正是不擇手段的樣板。

但我們更不能因當前失敗主動撤退,否則將陷運動於萬劫不復。學生組織會晚節不保,在年輕人眼中威信盡失,再難領導以後運動;當年輕人不再視之為學運嚮導,不再視之為榮耀而加入,以後要麼被赤化;要麼被野心家種人,成為實現目標的包裝、馬前卒。

何況政權和建制派,會得意地說抗命不得人心,從而卸脫罪行,合理化鎮壓民運;中間的溫和市民,會對公民抗命和將來的運動失去信任;激進派系會宣布和理非非是失敗主義,更加偏執地鄙視同道,脫離群眾地自行其是,繼續如上的惡性循環。

所以有幾個學生,為了折衷路線之爭,為了挽救業己分裂和拖散的運動,決定犧牲自己,務求重拾中間市民的肯定,速戰速決,重燃運動(這樣的天氣下他們捱不了好久,很快會有危險)。

但有啲人依然要鬧。

二 我答應過佔中秘書,會留守到最後。我會履行承諾,佔領行動結束後,要麼被捕,要麼自首。我不知現在自首,是否適當的時候,但我希望三子保釋後,繼續陪學生到最後。

三 很多人提倡「鳩嗚」還擊,但我不同意。首先民眾對此的意見兩極,而且是一個玩警察居多,而不對政權有實際壓迫的行動。若我們真的要佔領一處,需要朋友在其他地方疲兵,分散警力,那麼鳩嗚就是很好很實際的行動。有說鳩嗚除了疲兵能打擊商業,迫政府讓步。其實兩者都很間接,需要相當人數持之以恆方見效果。現時所見鳩嗚多是因警察暴力泄憤,不覺群眾有長期鳩嗚的熱情。

四 雨傘運動尚有反敗為勝的希望。即使我們被清場,佔領區盡失。群眾的不服和憤怒,可以在更好的組織和回氣下,趁元旦大遊行十倍奉還。另一契機是是689又忍不住得意,想先於禁制令清場。沒有自知之明的他並不明白自己是徹底的仆街和負資產,做什麼都會激發民眾同仇敵慨,團結我方。到時可望群眾會重返金鐘,重聚力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