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井悠

八十後網民,熱愛文字,旅遊,關注社會時事。業餘兼任獨立雜誌編輯。一個平凡人,偶爾也會投機,但靈魂自有高尚之處。 網誌

社運

佔領運動啓示錄

佔領運動啓示錄
廣告

廣告

佔領運動持續兩個多月,誰也無法預計眼前的結局。

三子自首,學民絕食,學聯承認升級行動的失敗,泛民做出聲明不再升級行動,以免發生暴力。佔領運動似乎已經四分五裂,各種暴力、仇恨、對抗衍生,佔領區每天應付這些問題已經疲於奔命,何嘗再有精力思考如何延續民主運動。

是時候靜心思考了,思考的內容應涵蓋本次運動的「方方面面」,包括檢討運動的好壞,退場問題,運動的延續等等。

「從管理角度檢討運動好壞」

回顧整場佔領運動,做得最優秀的是理念。學生的勇氣成功喚醒了不少香港人,帶出命運自主的信念,並且成功建立「和平非暴力抗爭」的國際形象,同時,亦激發了香港青年人的藝術創意。

然而,運動伊始勢頭大好的局面後逐漸走向破落,除了客觀條件限制之外,實在十分需要檢討。筆者認為,運動最大的特色在於沒有大會,但最大的不足同樣在於沒有大會。雖然各個代表多次表示,運動是群眾自發,可以不要大會,但沒有大會就缺乏了溝通和號召的平台,於是難以將自發的群眾串聯起來,形成無堅不摧的力量。

其次,運動缺乏完整的策略分析。縱觀整場運動,佔領者一直處於劣勢,只能靠政府犯錯或者施放暴力力挽狂瀾,但這樣的情況具有潛在的危險性,一旦運動原則不能再堅守,就會演變成暴力。因此,三子、雙學、泛民等組成的平台責無旁貸,他們理應透過商討及咨詢,制定目標明確、部署完善的策略。如果未能達成一致,寧願擱置也切勿輕舉妄動,否則不但徒勞無功,還可能釀成更大的撕裂與悲劇。

運動演變至今,相信追求民主的決心已經深深植根在香港,只是,如何將理念付諸實踐,確實需要管理智慧。

「退場問題」

「是否退場」是從運動開始一星期後就提出的問題,我們亦很清楚,由於群眾不受任何組織控制,因此無法由任何人提出退場,學生代表亦多次提到退場的責任在於政府。但令人失望的是,政府沒有履行這個責任,反而利用清場挑起警民衝突。三子今天自首,其實是製造退場的下台階,阻止事情進一步惡化。筆者認為,由人道的角度看待,自首確實有一定的必要性,如果連最基本的生命都被漠視,何來真正的民主!

成年人的立場已經擺出,接下來就是學生的態度了。筆者認為學民絕食儘管未必能扭轉形勢,但至少能感化港人,以決明志,他們暫不退場也屬正常。學聯的態度則有點不清晰,暫時無法揣摩他們的取向,但從圍堵政總次日的訪問中推測,他們開始探討「退場」問題,而且金鐘禁制令似乎勢在必行,證明未來「退場」呼聲愈發高漲。

「運動的延續」

理念的延續是未來的方向。「社區民主」一定是重中之重,如何有效推行,需要社會各個團體緊密配合。三子已表明有組織答應資助有意在社區推動民主教育的人士或團體,相信這是一個不錯的參考方向。

再者,將民主理念在校園教育中擴大影響力。成年人已形成固有思維,要改變他們並非朝夕之事。但學生卻不一樣,他們容易接受新事物,並在熏陶中形成良好的價值觀,他們是香港未來新生的民主力量,絕不能抹殺他們獨立思考的能力。因此,各位導師任重道遠,期望更多真正有良知和底線的教師能夠堅守教育陣地,能夠參與其中!

補充一點,「公民抗命」在香港始終缺乏豐富的經驗,導致實踐過程存在不足。但預計未來將是漫長的「抗命時代」,建議在日後的民主推動工作中增加該項宣傳,細化「公民抗命」的原則、歷史發展、法律責任、行動實踐等等,讓更多的香港人擁有全面的認知。

最後想說,面對如此強大的高牆,香港人其實已經贏了,不要輕視自己的力量。但與此同時,亦不能過度自我,被仇恨蒙蔽了雙眼,變成《動物農莊》裡面的豬群,樹立敵我矛盾,否定和推倒一切。這樣將會十分危險,即使建立了新世界,亦會淪為與當初一樣的世界。

香港人,理性,清醒,並且加油!

井悠
2014.12.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