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一位警察朋友的故事

一位警察朋友的故事
廣告

廣告

圖:獨媒記者 Gundam

今天和大家分享一個警察故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事情發生在1973年左右,有一名年輕人,剛剛從一間出名的『飛仔書院』畢業,而會考成績也算是理想,這位年青人更有機會練武,是一位合氣道高手,在畢業的那一年投身警界,因為這是他的弘願。

當時,警察的貪污仍然盛行,而從他口中更知道很多貪污的事情,例如,那一個區為鑽石區,那一區是金山區等。而這位年輕人因為不是為了薪金而走入警隊,他個人是不喜歡貪污,希望『清者自清』。而他的第一個警署,是油麻地警署,他告之廣明,這是金山區,原來源於油麻地有一間酒樓稱為『金山樓』,因此,就取名為『金山區』。

當時,一個警員的薪金是660圓左右,而每一個星期的大數大約是100圓左右,而自己的『必分』就自己落袋,不需要交數。但這位青年人真的不知天高地厚,他在『必分』沒有要那些人的錢,而當第一次收到大數時,他更將信封交翻比『後生』,話唔要,個『後生』點處理,佢唔知同唔理。到第二個星期,他又見到信封在他的『落架』。他更大聲地說:『都話左唔要呢D錢架啦』。因為換衫的時候,很多其他人都在一起,因而驚動了揸數『孭渣』,並召見。而這位青年人更向長官表白心聲。揸數的並無講多兩句。

不到一個星期,這位青年人獲得通知,晉升為『雜差』,但被調到沙頭角,坪輋差館,為這個差館的便衣主管。當年,我都有去坪輋探過佢,當年的交通十分麻煩,當時,我就乘巴士到粉嶺,佢就開架警車來接我。回想起,好似拍戲一樣,成間差館就只有三名『雜差』,返一日,就放兩日,每人一更,即是每日都有一個『雜差』當值。

由於這位青年人有一位親戚是警司級,很有名的,因為我都見過同一齊食過飯,姓名就不便公開,不知不覺,這位青年人就得到這位親友的幫忙,從坪輋調到葵涌警署,而當時剛好是這間警署好像是新開張。更可以繼續做『雜差』,而這個時候,雖然沒有貪污的風氣,但也流行『斜牌愛差人』,當時,這位青年人更和一位『舞小姐』同居,是不是『咬老軟』就不得而知。

話說有一日,這位警察朋友返到差館,得到長官接見,並通知他,下一個月,他就獲得晉升為『朱粒』,見習幫板,而需要返學堂『跑九仔』。這個當然係一個天大喜訊,由於我這位朋友在那個時代算是有學問,因為很多警務督察都是中學畢業,而我這位朋友也是中學畢業而擁有不太差的學業成績,加上工作表現極之優秀,所以,就得到晉升的機會。

之前我講過,這位朋友和一位『舞小姐』同居,因為我這位朋友覺得,升了幫板就不能夠再維持這樣的生活,便和這位『舞小姐』,提出分手。而提分手的那天晚上,他們是到了油麻地一間公寓過夜,主要就是這位女士的工作地區。當這位女士聽了這個消息之後,更落街買了兩枝大啤同我這位朋友慶祝,而表現異常冷靜。由於我朋友翌日要返工,大家喝過啤酒,便抱頭睡覺。

翌日早上起來,床邊的女士不在,而朋友便在床頭櫃的櫃桶內取回槍枝準備返工,怎知道,槍枝不見了,朋友就發慌了,當時沒有手提電話,只有傳呼機,他便打電話傳呼這位女士,沒有覆機。但上班時間都到了,那個年代和現在不同,不會覺得很大件事,而我這位朋友就立刻跑到油麻地差館報案,當他到達油麻地差館時,他就覺得不妙,因為已經有長官正在恭候。

原來,在當日早上,有一名女子打999報警,並告之有一枝類似槍的東西在一個垃圾桶內,而這個垃圾桶是在公寓的附近,而警方更將槍枝帶到油麻地差館處理。這件事的過程我不想詳細描述,較為幸運的就是他有一位有背景的親戚,更替他向警察部求情。幫板夢就幻滅,只能保住這份職業,而要『扯紅旗』10年,十年內都不能升級。更從『雜差』調回軍裝部工作。

經過十年的奮鬥,他便在『扯紅旗』滿的那一年就獲得晉升為『沙展』,而他是『紅膊頭』,更在指定的年資後獲得晉升為『士沙』,警署警長,他的努力一點也沒有白費,更被調到黃竹坑警察學堂做教官。由於做幫板是他的畢生願望,在他工作了大約20年左右,也有機會獲得委任為『有潛質人員計劃』,也不負他的弘願,成為一位警務督察退休,他的年紀比我細,所以,我退休不久,就聽到他也退休了。

大家不要質疑我寫這個故事,因為人物是有的,算是真人真事。當然,有一些細節我是不能寫得太清楚,而這位朋友的經歷,是他親口對我詳述。若果故事發生在今天,他一定不能繼續做警察,更有可能惹上官非。還有就是,他沒有怪那位女士,因為他覺得自己是負心漢,而沒想到她會這樣做。而經過那件事件後,這位女士都失了蹤,我朋友沒有交代這位女士的結果。

註解:

『飛仔書院』,當時有好幾間很出名的私立晝院,被稱之為飛仔書院,包括有,新法書院,格智書院,威靈頓書院,模範書院等,不能盡錄;

『必份』,是警員的巡邏地域和路線;

『後生』,並不是政府編制,是負責幫警員擦鞋,搞制服,貪污時期還幫手收數,派發大數信封等,一些『後生』後來重做埋警察;

『孭渣』,職位和現在的警署警長同級,便衣的更稱之為探長。因為那個年代,這些長官是孭住一條紅色的彩帶,和現時選舉的近似,所以,又稱之為新郎哥。

『雜差』,便衣探員。24小時帶備左輪。

『朱粒』,是一種黑社會的背語,朱就是一,因此稱之為朱粒,職位是見習警務督察;

『跑九仔』,意思是,在學堂接受九個月的見習督察的訓練;

『扯紅旗』,內部紀律處分的一種懲處,意思是期間是不被考慮任何的晉升機會;

『紅膊頭』,是識英文的員佐級人員,那些年是有一畢過的獎勵;

『有潛質計劃人員』,是一些工作表現優越,而得到上級的推薦,更具備認可學歷,就會從這個計劃晉升為督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