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井悠

八十後網民,熱愛文字,旅遊,關注社會時事。業餘兼任獨立雜誌編輯。一個平凡人,偶爾也會投機,但靈魂自有高尚之處。 網誌

社運

老地方,他朝可會再相逢!

老地方,他朝可會再相逢!
廣告

廣告

學民在絕食宣言中提到「老地方見」,這個老地方就是陪伴我們超過兩個月的佔領區,雨傘運動由此揭開序幕。

這裡由9.28開始便掛滿了裝置藝術品,往後更有色彩斑斕的帳幕作為點綴,引經據典、充滿力量的標語,互助互愛的精神在此發酵,在冷漠的城市中築建起烏托邦的世界。人們在此分享、辯論、交流,每一次碰撞出的火花,讓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從此拉近。當在社會打拼感到疲倦,可以來到老地方相聚、宣泄,重新找回前進的能量。

然後,在短短兩個月以來,佔領區村民共同經歷了人生的起起跌跌。

9.28催淚彈之後,數十萬人齊聚金鐘雨傘廣場,聆聽雙學代表振奮人心的發言,高唱《海闊天空》。這一刻,以往只在電視機前看到的大規模社會運動降臨於我城,邁入「抗命」的時代,這是香港人最團結的一個晚上。由催淚彈之夜聲援學生爆發出旺角和銅鑼灣兩個佔領區,三個佔領區的命運從此緊緊相連。

10.3開始,旺角連日出現暴力事件,學聯因此單方面擱置與政府的對話,金鐘晚會再次聚集大量市民,在雨傘廣場高唱《撐起雨傘》,為運動打氣。

在零星暴力持續發生,各界勸退佔領者的周旋底下,政府與學生的對話終於展開。儘管早已預料將是一場徒勞無功的對話,但學生依然以一種真誠的態度,展現他們堅定的信念,贏得了眾多市民的掌聲。相反,政府官員畏首畏尾,只擺出了「民意報告」及「多方平台」的緩兵之計,且至今仍未見進一步的推動工作。

對話之後,政府無意主動解決政改分歧,「秉持」策略「不流血,不妥協」,任由運動「自由發展,自然死亡」,膠著狀態持續。同時,政府將警察與市民擺上對立面,企圖藉此解決政治問題。可惜,嚴重的形勢誤判導致更激烈的暴力。包括旺角的連番對峙,龍和道「七警暗角打獲」事件等等,都反映了長期的警民對峙,令警員的情緒達至臨界點,即使他們多次強調警隊已非常克制,卻難逃成為市民不滿的箭靶。歸根到底,這本應是政府的責任,相關官員實在難辭其咎。

警民對峙、法庭禁制令、呼籲退場、清場、清障......停滯不前。為了打破僵持的困局,學聯決定上京表達訴求,升級行動「圍堵政總」,但一一失敗告終。與此同時,醞釀已久的旺角清場行動終於降臨。有獨立攝影師記錄了旺角最後的一刻,鏡頭之下的旺角街頭十分震撼,每一位守護過旺角的英雄,都有著各自的故事,即使只是卑微的背影,都足夠令人 永記於心。今昔將要各散東西,而我們深知,告別旺角之後,迎來的將會是金鐘、銅鑼灣的相繼陷落。然而,有賴於旺角村民的無限創意,讓運動以「鳩鳴」的形式延續。金鐘,學聯將在一週內決定去留,禁制令亦勢在必行,而銅鑼灣,在平靜中安然度過至今,仿佛一個孤島,只是無法得知何時消失。

老地方逐漸消失,正如香港人的集體回憶,在高速的變化之下一點點腐爛,無論是政治經濟的變化還是大時代人心的變化。眼見當下唇亡齒寒,我們榮辱與共,學民選擇以弱小的身軀抵擋強權,呼喚世人再次堅定,呼喚「那些曾經滿腔熱血但累了、懶惰了、軟弱了的人」。成效如何,暫不知悉,卻堅守到最後。

雨傘運動就像一面照妖鏡,折射出人生百態。這裡就像是我們到第二個家,在此體驗到激情與希望,也看到了涼薄與冷漠。觸及人性黑暗的無底洞,我們會感到痛心與失望,但正如「夏殼村」最新的標語,我們「就算失望不能絕望」。

倘若終會在老地方散去,願我們謹記付出過的,流過的血淚,民主之火常在心中,他朝在民主道路上再次相遇,我們定能在老地方相逢!

井悠
2014.12.6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