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路加飛

繼承了路加的率直,天生有加菲的慵懶,做事有路飛的傻勁。 大學文學院廢青一名,我要真普選。 網誌

生活

《選戰》另類救港的政治啟示

《選戰》另類救港的政治啟示
廣告

廣告

看《選戰》,不能不說其取材背景與極大香港政治現實的相似度,雖然加入了政黨能參與特首選舉的異數,但整體而言仍無礙觀眾對劇情合理性的認同,最起碼參照民建聯與民主黨的「振民黨」與「民自黨」的黨內內鬥已叫觀眾的戲癮難止,拍案叫絕。要細談《選戰》中的人物,那便不能不談劇中兩個關鍵男主角韋文軒和張癸龍。

韋文軒(潘燦良飾),具體出鏡戲份甚少(截至第三集),但卻是故事中整個靈魂人物。不少觀眾在第一集已好奇為何一個支持公民提名的民主理念的無黨派候選人韋文軒,持著「公平」的選舉口號,能在2017年出閘出選、甚至在一人一票下當選特首。劇情描繪如果他真的當選特首,他是全香港七百萬人在現時政治困局的希望,在故事中有著猶如傳說中光環的存在。

這樣聽起上來有點像剛上任台北市長的柯P柯文哲。

但要知道香港與台灣是兩個世界,在香港如無中央祝福或支持,在現有商界、親中政界壟斷的小圈子選委會取得足夠提名票出閘可謂難過登天,更遑論當選。而在韋文軒當選特首隨即身亡後,香港仍然陷於官商勾結,小圈子選舉的困局中,故此其妻葉晴五年後同樣打著「公平」口號出選,開展故事。隨著劇情也娓娓道出韋文軒的背景來歷。第二集開始透露原來他是振民黨原副主席,也是前行政會議成員。這樣看來他有這麼強大的政商人脈支持便顯得合情合理,女主角葉晴在五年後仍能有商界人士出錢及提名票支持可謂全受其先夫之惠。劇情講述富豪卓天凡因受韋文軒以其職份而幫了一個大忙(有理由相信就是第三集所言韋以其行會成員身份洩密以換取卓天凡等富翁給予的三十二張提名票),而選擇在中共全封殺下匿名助選葉晴。可見這個韋文軒確實不簡單。

張癸龍(王宗堯飾),本劇男主角,形象放蕩不恭,但卻是本劇中最深明政治為何物的可怕人物,也是葉晴參與這場選戰的最主要推手。當葉晴還是代表罷工的碼頭工人抗爭陷於膠著而苦於無計可施時,張癸龍甫出場已代葉晴與碼頭公司談判好,以自身振民黨的要員的身份(時任振民黨參選人陸偉陶競選辦政策主任、振民黨主席宋漫山的心腹),以立法會最大黨振民黨會考慮在興建新碼頭公司的方案上投反對票為誘,迫令碼頭公司為保障利潤不會被分薄而答應工人的抗爭要求,讓葉晴取得抗爭勝利的光環。表面上是人民抗爭勝利,實質是背後的政治利益交易。張癸龍更道出「政治就是一場交易,你要有東西令人和你交易,別人才會肯交易」的警世名言。作為實用主義者的張癸龍,不拘泥於意義與手段的美學,在往後他能為自己/葉晴選舉爭取最大利益的東西,不管是以機密文件勒索富商、欺哄葉晴、與宋漫山互相利用等,他都會選擇去做。張癸龍就是讓我們看到一個活在政治世界的人的真實模樣。

從這兩個圍住葉晴這個代表理想主義的男人中,《選戰》其實告訴了我們如果要在這不公平又不義的遊戲中生存,一些殘酷而現實的啟示:

要改變社會,必先積聚資本;
要建立資本,必需要一段長時間的忍耐和潛伏;
而這種資本建立的手段,往往就是理想主義不能接受的反面。

張癸龍和韋文軒要有著自己的影響力,依附做最大建制黨振民黨的代表,積聚夠一定政治資本後,才能自己走想走的路。張癸龍聲言為部署葉晴在碼頭公司談判取得勝利後參選特首的計劃足足也部署了一年,而韋文軒的特首之路可想而知。當葉晴聽到記者指韋文軒曾為自己私利選特首而洩密時,完全不能接受自己理想正義的丈夫竟然會這樣做,葉晴自己也因為一直相信著丈夫的公平無私而不顧自身利益去幫受欺壓的工人,張癸龍屢勸無效後,只能說出韋文軒當年只說要做人民的公僕,並非聖人。第三集強烈描繪了葉晴內心的強烈掙扎。

如果套回現今的政治環境,運動固然浪漫與理想,但最終確實成效能走到如何?

何時應著重理想、何時要更強調結果?

如果葉晴從來沒有韋文軒及張癸龍的幫助,她能走到幾遠?

同樣,甘心做韋文軒與張癸龍的人,他們能橫眉冷對千夫指地走下去?
他們能一直「勿忘初衷」嗎?

最大的疑問是,當人民要對付大惡(專政、濫權)時,除了要以次的惡[The Lesser Evil]的手段(攀附權勢、政治交易、以暴制暴等),就別無他法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