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留下來佔領的人好激

留下來佔領的人好激
廣告

廣告

梁振英說留到最後佔領的人好激,所以清場時警或面對更大的武力反抗云云。

其實絕食好激,靜坐讀書撐絕食又好激,圍爐分享傾偈都係激,真係要幾激有幾激。

梁振英這種打開口牌撐警用更高武力/暴力清場的做法,確實嫌社會不夠亂。但值得留意的是,這種亂與不亂的話語權,仍在他口和他手中。他在製造著一種好亂的情景同時,也在泡製著他及警隊有能力駕馭這亂的優勢。如此,我們便不難理解為何至今旺角仍沒有宣布宵禁的需要。

與其說這是戰爭狀態,我更傾向說這是一個再沒戒嚴宵禁的管治新形勢。因為宣布宵禁,尚且讓我們看到政權與人民之間還有一點制衡,政權尚會承認自己能力有限。但在這個債務一筆清,清完便再掃貨的年代,去到盡便是維持管治之唯一意識。拒承認債務所象徵的限制感已不再有,反而推進愈負債愈強愈無王管的自由,這亦成就了不顧一切與及不講良知的暴政。

註:相片來自明報臉書報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