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學聯:下一戰在第二輪政改諮詢

學聯:下一戰在第二輪政改諮詢
廣告

廣告

20141206-20141207 學聯有關退場/撤離立場及未來戰役/行動之發言三則

20141206 學聯岑敖暉台上發言

在發言前,希望大家再一次給掌聲予絕食了108句鐘的之鋒,絕食了已經接近120句鐘的子悅,及我也見過他們已經很虛弱但仍然堅持下去的文謙及Gloria。希望大家多給予掌聲予這班願意為香港付出,願意用自己的身體去撼動這個政權的年輕人。幾位學民的同學打算用絕食去抗爭,其實只為了一個很卑微的訴求,為著一個很簡單的要求,就是希望梁振英,希望林鄭月娥,希望特區政府,可以對話。

僅僅是對話,僅僅是就著政改對話,不要再躲在防暴警察,不要再躲在胡椒噴霧,不要再躲在警棍後,堂堂正正地和學生和佔領的朋友對話。我們不是要他們自刎,不是要他們部腹,也不是要他們下台。好簡單,一個好卑微的訴求。只僅僅是對話。面對著幾位同學用身體去控訴,用絕食去提出這個卑微的要求,林鄭月娥,譚志源,全國政協陳永祺,等等的官員的言論是非常可恥及冷血。為何連對話,一班學生用絕食去要求對話,他們都要拒絕?簡簡單單去扑一個咪,簡簡單單在鏡頭前說兩句,就抹殺了這麼多同學的辛苦,這麼多同學這麼多天,在這麼寒冷的天氣仍然絕食的努力。

我們一定會繼續要求梁振英政權,要求林鄭月娥,不可以繼續躲在警隊後面,讓警員解決政治問題。因為這個政治問題,一定是不能夠靠警隊,靠警棍,靠曾偉雄,靠黎楝國去解決。而是必須由梁振英、或林鄭月娥、特區政府去解決。如果這個政府是這樣冥頑不靈,如果這個政府是這樣麻林不仁,即使它今次可以躲在警隊後面,躲在警棍後面,將佔領的朋友打至頭破血流,它未來依然會面對很嚴重的管理問題,或者是一波又一波的抗爭,一波又一波的反抗運動,都依然會為著政改,為著民主,為著我們追求了這麼久的民主政制而出現。我們會覺得,未來有幾個關鍵位置,未來,有幾場很重要的戰役要繼續打。

這是一場戰爭,是一場爭取民主的戰爭,而未來我們都必然會預計到有不同的戰役。第一個當然很關鍵的是林鄭月娥說明的,十二月底至一月初推出的第二輪階段的諮詢。第二輪階段諮詢,建制派的官員,包括縮在警棍後面的林鄭月娥,袁國強,和今日說出如斯冷血言論的譚志源,都必然會落社區,到香港不同的社區去宣傳這個假普選方案,叫香港人繼續袋住先。或建制派議員,無論是立法會議員,或區議員,都必然會利用他們的輿論機器,用他們的地區去繼續抹黑,繼續騙香港人袋住先。所以第二輪階段諮詢,我們覺得,會是行動的契機。行動未來必然不會隨著運動結束,必然會有更多的行動,而第一波,我們可以預見到,必然可以行動的,就是第二輪階段諮詢時,面對政府官員落區,或者建制派用輿論機器,必然要逼這班政府官員不能再躲在警隊後面,而是真真實實,確確切切地面對大家的壓力。他去社區論壇,我們就用行動,去逼迫(他們),去面對我們。我們用行動,去逼迫(他們面對)這麼多爭取真普選的市民,這麼多不要袋住先的市民,建制派官員去做宣傳,做輿論,做更多社區工作,這是我們覺得很重要的一點。

第二點亦是相當重要的一點,相信大家亦明白,就是政府做完一大輪門面功夫,做完所有假諮詢後,政府必然會推出一個政改方案,一個依照人大框架,一個梁振英口中有法理基礎的政改方案,會交上立法會表決。大家可以想像,屆時必然是一個行動的時機,一個抗爭的時機,一個抗爭很重要的一點,去逼迫立法會(否決)這個政改方案,繼而,像學民同學今次絕食逼迫政府一樣,否決政改方案後,重啟政改五部曲。希望大家有堅定的意志,和學生,包括是用很堅定的意志絕食了這麼久,都依然繼續,都依然要求政府對話的同學一起,繼續打這場很漫長的戰爭,這場,是我們香港人不能認輸,不會認輸,也有排打的仗。現在希望大家用掌聲,去歡迎,或鼓勵,絕食了很久,但都依然堅持,政府不理會,但都依然堅持的學民同學。


上傳:dhkchannel

20141206 學聯岑敖暉台下傳媒訪問

學聯沒打算在現階段退場。學聯成員經過和不同的村民或留守的朋友商討之後呢,決定不打算在現階段的情況下退場。至於關於第二輪階段諮詢,或者譚志源局長的講法,其實我相信和退場是沒有直接關係。雙學更加沒有和政府或譚志源協定,我們先退場,然後讓政府推出第二輪階段諮詢,這是絕對不是屬實的講法。因為大家都知道,第二輪階段諮詢是政府的門面功夫。而如果政府的第二輪階段諮詢,都依然都人大的三閘或人大的框架下進行,必然我們的方向是六月或四月表決政改方案時否決。因為我們相信在大人的三閘這麼重的框架下,所有諮詢或討論都必然得不到一個真正向前走一步的方案……

I believe that this is not an appropriate time to retreat from different occupation areas,including Admiralty and Causeway Bay. We know that there are some students from Scholarism,including Gloria and Man Him,and another student from Scholarism,they are still holding their hunger strike,so we sincerely urge CY Leung or Hong Kong government officials to conduct a political dialogue with them,to not to let our students suffer but do not have any response...

暫時和金鐘和銅鑼灣的村民,和不同的朋友商討後,現時我們的主要目標一定是逼梁振英政府回應絕食學生的訴求,因為我們見到絕食的朋友,包括之鋒,他絕食了108小時之後,其實身體已十分差,甚至大家都知道,另一位學民思潮的成員黃子悅,經過118小時的絕食之後,其實身體極度不適,甚至要送院治療。我們學聯也很希望政府不要再麻木不仁,不要這麼冷血,而要真正正面對這班用自己身體,用絕食這方式去作控訴(的學生)。他們的要求很卑微,只是要求學生可以和政府官員可以就政改對話。我們希望政府官員不要再躲在警察盾牌或警棍後面,而是直接面對學生就政改進行對話……

現階段,我相信,在場的朋友,的而且確對退場是否留到最後,有不同的考慮,包括警察來到後是否會將現場的物資或帳篷搬走,或是警察在完全清場之前會對物資或留守的朋友有安排或勸籲,我相信如何對待清場,學聯會與不同團體和村民作進一步商討才能有個確實的,面對清場或像旺角發生的禁制令,有(紅)帽子和警察協助執達主任去執行禁制令情況的對應方法… 我相信未來,政改運動必然不會在現階段結束。政改運動必然會繼續下去。有幾個時機是比較重要。第一個是第二輪階段諮詢,因為政府官員,包括林鄭月娥或梁振英,都只懂躲在警隊後面,只懂叫前線警務人員出來對付示威者,而不出來解決政治問題。

所以我相信第二輪階段諮詢,在面對不同官員,包括是政改三人組,譚志源、袁國強及林鄭月娥時,他們做地區諮詢或社區輪壇時,我們的進一步的行動是有其必要性,去讓官員直接面對這個民意或直接面對以行動爭取真普選的市民,所以我們覺得這是第一個行動的時機。至於行動的具體,我相信現階段未有太多可以透露的地方。第二個就是大家都知道,政改有五部曲,林鄭月娥或譚志源的說法是他們似乎會依照五部曲進行。所以緊接第二輪階段諮詢後,他們必然會推出政府的政改方案,交予立法會表決。所以這是另一個行動時機,先是逼迫立法會否決這個方案,繼而逼迫政府重啟政改五部曲,讓香港人能有真普選……

我相信譚志源或特區官員都希望可以“攝高枕頭”好好思考,為何一班這麼年輕的學生,一班甚至有中學生的學生,用身體作出控訴,用絕食這種可以對身體做成永久傷害的方法去作出控訴,為的只是一個很簡單的要求,要求政府對話的時候,他還是不回應,甚至用這麼冷血的言論去回應學生呢? 我相信,民意一定會反彈,一定會看到這班官員醜惡的嘴臉… 正如我開頭所說,經過幾日商討及溝通後,現階段我們沒打算退場……

There is understanding that the court or the plaintiff will carry on their injunction order on next week,perhaps next Wednesday,together with the police force,I believe that how we will react to the junction order or how we would react to the police,maybe clear the Harcourt Road or Admiralty occupation area,or Causeway Bay occupation area,we will have further discussion with different parties and different villagers from the occupation areas...

我相信幾日之內會公佈學聯對於禁制令或清場時的立場或做法。現在還有些位置要再商討。


(上傳:SocREC社會記錄協會@CHING)

20141207學聯岑敖暉傳媒訪問

必須要重申多一次,(學聯)沒打算撤離。經過幾日的商討及和村民溝通後,學聯的立場是沒打算在現階段的情況撤離。我們的立場是還有兩位學民思潮的成員依然堅持絕食,在這麼寒冷的天氣下,依然用身體去控訴,去希望特區政府回應他們一個很卑微的訴求,就是好簡單,正如之鋒所說,一個公開、沒前設,學生和政府官員的對話,就著政改問題去對話,為何政府連這麼一個簡單的要求都做不到呢?

如果政府,包括梁振英,執意不肯重啟政改五部曲,依然堅持要去做這個假的第二輪諮詢,和將來做完假的第二輪諮詢後,將一個完全不符合香港人期望的政改方案送上立法會而被否決方案的話,我相信未來這個政改運動,必然不會就雨傘運動的結束而停止,不會就著佔領行動結束而停止。將來,我相信不同的朋友,包括學界,都必然會有一波又一波的行動,去逼迫政府回應,包括第二輪諮詢去做不同的行動,包括政改方案出爐時,去施加更大的壓力予政府和立法會議員,去進行否決,繼而希望政府在政改方案被否決後,有空間或有覺悟,去重啟政改五部曲。


上傳:明報

廣告